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五章 见面礼

    皇宫,年幼的天子在暖阁里嬉戏,因为有“暖气”的缘故,暖阁里温暖如春,天子不需要穿着臃肿的御寒衣物,活动起来很方便。

    他骑着竹马,挥舞着木剑追逐玩伴,坐在一旁的太后看着儿子如此活泼,心中高兴,但那一丝丝忧虑却挥之不去。

    儿子每日都在问她,问姑姑为何还没入宫,她一直在敷衍,因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大长公主死了,暴病身亡,但大长公主一直健健康康的,所以此事实际上内有隐情,太后不敢深想,她唯一的亲人就是儿子,可也许再过不久,儿子就要没了。

    她原本只是官奴婢,因为样貌不错,得驾临安陆的天子临幸,有了身孕,诞下皇子,一飞冲天,成了太后,锦衣玉食,生活无忧。

    但现在,她和儿子是无依无靠的孤儿寡母,待得丞相作出决定,她儿子就要禅位,母子俩搬出皇宫。

    如果届时还能够母子相依,自然是好的,但问题是禅位的皇帝,不得好死。

    她本没什么见识,身边人也不会跟她说这些,但与大长公主相处时,对方时不时露出的忧伤之色,让她慢慢明白这个残酷的事实。

    想着想着,太后有些走神,忽然听得脚步声起,却是一名宦官入暖阁向她禀报,说豳王入宫觐见天子,如今已到暖阁外。

    豳王坐镇千里之外的扬州广陵,怎么就突然入宫了?

    太后觉得有些奇怪,她在深宫,消息闭塞,不知道宇文温已经奉命抵达长安,但丝毫不敢怠慢,因为豳王是丞相的弟弟。

    她将儿子揽到身边,迎接豳王的到来。

    一人出现在门口,正是身着便服的宇文温,不过紧跟着进来的还有一名宦官,手上端着托盘。

    托盘里,放着一个玉碗。

    太后见状心中一惊:豳王何故让人端着碗进来?

    宇文温向太后和天子行礼,寒暄了几句后,开口问天子:“陛下,微臣为陛下准备了甜品,还请陛下尝尝。”

    “好呀!”

    天子毕竟是幼童,和寻常孩童无异,见着颇为陌生的“冰王”给他带来了甜品,自然高兴得很。

    而太后,已经吓得面如白纸。

    此情此情,豳王明摆着是来毒杀她儿子。

    她想拉着儿子,却见豳王一瞥,吓得浑身发抖、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那宦官端着碗跪下,递到儿子嘴边。

    身边宫女见状一个个低下头,不忍直视。

    见着儿子张开嘴喝甜品,太后捂住嘴,泪如泉涌,心如刀绞:老天,为何要把我母子赶尽杀绝啊!

    “好甜啊。。。太甜了。。。。”

    天子喝了几口之后,抹着嘴抱怨着,宇文温见状,征得天子同意,接过那玉碗,凑到嘴边,尝了一口。

    这一口,让太后和左右宫女看得都呆了:这不是毒药么,怎么豳王要服毒自尽?

    “嗯,是甜了些。”宇文温把碗放回托盘,向宦官说:“寡人不是交代过,莫要放太多糖,这是怎么回事?”

    “啊,大王,奴婢知错了。。。”

    “那以后记着些,退下。”

    宦官赶紧应诺,端着托盘退下。

    太后看着眼前这一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原来豳王给她儿子喝的,真的只是甜品。

    宇文温弯下腰,将双手摊开,对着天子说:“陛下请看,微臣手中,并无一物,对吧?”

    “嗯。”

    “请陛下仔细看,莫要看走眼了。”

    “嗯。”天子认真的看着,目不转睛,只见宇文温手掌上下翻腾,忽然手中就多出个拨浪鼓来。

    “啊呀,是变戏法!”

    天子兴奋的喊着,接过做工精致的拨浪鼓,不断摇着,宇文温见着小家伙很高兴,问道:“陛下,这是微臣的见面礼,不知陛下喜欢么?“

    “喜欢!”

    “那,让微臣陪着陛下玩耍,好么。”

    “好!”

    天子很高兴,他觉得这位“冰王”真有意思,和姑姑一样,和蔼可亲。

    但姑姑每当天色变黑时总是要出宫,年幼的天子担心“冰王”也会如此,赶紧问:“冰王,你一会要出宫么?”

    “不,微臣就留在宫里,陪着陛下玩耍,好么?”

    “好!”

    门外,手按佩刀的杨济,见着宇文温哄得天子笑逐颜开,和一旁的宇文十五交换了一下眼神,不由得松了口气。

    杨济没想到,宇文温的兄弟之争竟然是以这种方式结束,现在,宇文温成功了,顺利入宫控制天子,那么接下来,他们就要掌握禁军。

    但这还不够,要想压服人心,必须得有一份见面礼才行!

    。。。。。。

    清晨,宫门外熙熙攘攘,即将上朝的文武官员三五成群,聚在一起议论着时事,而如今大家的议题都很统一,那就是丞相、杞王薨。

    就在豳王抵达长安的当天,杞王薨于王府,因为之前杞王遇刺负伤,所以,得知此消息的人们不觉意外。

    杞王和豳王,是宗室的两大支柱,如今倒了一根,另一根及时顶上,这意味着局势不会太过恶化。

    也意味着,大司空韦世康,运气极佳。

    韦世康和豳王宇文温是儿女亲家,如今杞王薨,据说留下遗命,让豳王继丞相之位,让相府佐官继续辅佐,这就意味着豳王将成为执政,那么作为亲家的韦世康,必然水涨船高。

    虽然韦世康一贯来都洁身自好,其子韦福奖虽是豳王女婿,却一直未得如愿入仕,但在旁人看来,这是迟早的事,而京兆韦氏,算是从低谷里彻底走出来了。

    京兆韦氏,在大象二年时的变乱之中,族人大多站在杨坚这边,而韦世康的叔叔韦孝宽,还是讨伐尉迟迥的行军元帅,京兆韦氏因为这一立场,在隋国时地位很高。

    却伴随着杨隋的覆灭而一落千丈。

    隋国灭亡,如果不是当时的杞王宇文亮有意拉拢,后来又另立朝廷和邺城朝廷对抗,诸如京兆韦氏这样站错位置的世家大族,没那么快恢复起来。

    而韦世康因为和宇文温结成儿女亲家,尤为当时的杞王宇文亮所看重,现在,儿女亲家即将成为执政,韦世康必然官运亨通,连带着京兆韦氏的子弟,前程也跟着好起来。

    作为舆论热门人物的韦世康,此时一如既往淡定,同僚们不断向他打听消息,他都一笑了之。

    不远处,卸任徐州总管杨素,看着议论纷纷的官员,只道世事难料,他没想到宇文明、宇文温兄弟俩,会是以这样的方式收尾。

    没有兄弟阋墙。

    年前,杨素从徐州彭城回到长安述职,结果发生杞王遇刺的事件,当时的动静很大,在私第里看书的杨素都听到了。

    对于刺杀一事的幕后主使,众说纷纭,但私下里许多人都认为,豳王宇文温的嫌疑最大,不只是因为动机,也因为那场爆炸太过诡异,几乎不是凡人能弄出来的。

    也只有一向以善制军械闻名的豳王,才有可能施展如此诡异的手段行刺。

    但没人有证据,能证明是豳王所为,所以,一切都只是猜测。

    杨素当年在宇文温麾下作战,一起守过悬瓠,所以对于这位藩王的“神通”有着最直接的认识,他自然认为宇文温的嫌疑最大,而两兄弟恐怕马上要决裂。

    结果还没决裂,杞王薨,豳王顺理成章接过大权。

    那日杞王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因为王府诸人的口风很严,根据各种零星消息汇总,只知道杞王遇刺后对外声称伤势并无大碍,事实上伤势严重。

    好不容易撑到豳王入京,交代了后事,便溘然长逝,豳王随后立刻入宫,陪伴天子。

    杞王薨,消息已经传开,如今杞王府一片缟素,但朝会却依旧进行,看来是即将继任丞相的豳王要和文武官员见一下面,杨素琢磨着,今日宇文温肯定会给百官一个“惊喜”。

    长期远离中枢的豳王,要想坐稳丞相这个位置不是不行,但在那之前,必然要立威,才能服众。

    无论是杀鸡吓猴,还是敲山震虎,必须要给文武百官一个“见面礼”,杨素觉得豳王如果没有得意忘形、过于自信,必然会走这一步。

    所以,见面礼若有,会是什么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