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四章 现实

    “豳王,那些甲士,是我担心大王安全,特地安排的,你莫要多想。。。。”

    “阿理年轻,历练少,很多事情还不懂,还得你这做叔叔的多帮着些。。。。”

    “我们母子孤儿寡母的,容易受人欺负,只能靠着你来遮风挡雨了。。。。”

    书房里,李氏絮絮叨叨说着,宇文温默默听着,宇文理默默坐着,李允信等官员坐在一旁,不发一言。

    刚成未亡人的李氏,尚未从丧夫的巨大悲痛之中恢复过来,如今接见小叔子宇文温,不是为了商量丧事,而是为了善后。

    她说来说去说那么多,最主要的意思,就是请宇文温这个长辈辅佐侄子宇文理。

    辅佐宇文理,坐稳丞相的位置。

    对此,宇文温觉得有些诧异。

    他已经把话跟李允信等相府佐官说得很明显了,两条路,要么跟他走,或者跟着宇文明走,如今嫂子李氏求他辅佐侄子,这算什么?

    李允信没把他的意思说明白?还是佐官们已经打定主意支持世子,然后请李氏来个先礼后兵?

    那么,明年今日,我就可以吃冷猪肉了?

    宇文温如是想,看着嫂子,心思活络开来。

    当然,他不是丧心病狂对嫂子起了邪念,而是在想自己要如何做个恶人。

    此刻,李允信等人在场,却不发一言,宛若旁观者,这种态度很微妙,宇文温判断,李允信等人的立场已经松动,虽然现在看起来是在保持中立,但实际上已经表明了态度。

    恶人,没人想做,毕竟宇文明刚去世,他若是想坐丞相的位置,那就自己出头,当欺负孤儿寡母的恶人。

    现在,看着几乎是在哀求自己的李氏,宇文温忽然有些恍惚。

    可怜天下父母心,哪有父母不为自己儿子着想,不把家业给儿子反倒给族亲?

    即便知道自己儿子未必守得住家业,做父母的依旧为了那一点点渺茫的希望,极力争取。

    换位思考,宇文温觉得如果是他“薨”了,尉迟炽繁也不会甘心把他创下的基业,就这么让给别人,而让自己的儿子落了个空。

    李氏不想翻脸,又不想让儿子受委屈,所以想来个折中,让宇文温做周公旦(姬旦),辅佐周武王(姬发)之子周成王姬诵。

    然而这是不现实的,争江山,没有折中一说。

    “嫂嫂。”宇文温开口打断了李氏的絮絮叨叨,见着大家都看着自己,继续说:“我在建康时,听说一件事。。。”

    他既然称呼李氏为“嫂嫂”,自称就没用“寡人”,而他所说的事,是陈国的一件往事。

    那年,陈帝陈蒨身体不好,见着太子陈伯宗年幼柔弱,又见弟弟、安成王陈顼尾大不掉,心中忧虑,于是出言试探,说太子不堪重任,打算日后来个兄终弟及。

    陈顼闻言赶紧跪地、痛哭流涕,坚决推辞。

    又有大臣为陈顼说情,说将来太子继位,安成王必定如周公辅政那样尽心尽力。

    后来陈蒨崩,陈伯宗继位,没多久,陈顼就夺了侄子的皇位,陈伯宗死于非命。

    李氏听到这里,面色一变,她虽然是女子,但不蠢,听得出宇文温的言外之意。

    宇文温的意思已经很直接了,他不会虚情假意推辞或者做承诺,而是直接了当要丞相之位,不给,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结果,但李氏还是心存侥幸,她看向李允信等人,希望大家出来“说句公道话”,然而没人吭声。

    除了李允信,其他人都在回避她的目光,这让李氏心中咯噔一下,悲从心中来。

    这种时候不表态,看上去是钟离,但实际上就已经表态了。

    大王刚走,你们,你们。。。。

    李氏心如刀绞,而沉默不语的宇文理也意识到情况不对,在座诸位本来应该帮腔,结果一个个如同哑巴那样,他看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忽然觉得自己好像不认得这些人了。

    年轻的宇文理,终于体会到残酷的现实:叔叔如此强势,没人敢对抗,他和母亲,是没有人帮的孤儿寡母。

    父亲和叔叔,是他敬仰的两座高山,他一直努力着,想要成为比这两座山还要高的山,而现在,父亲不在了,叔叔,却成了他的对手。

    一个无法战胜的对手。

    “嫂子,我,可以担住兄长留下的这副重担。”宇文温开门见山,见着李氏愣愣的看着自己,随即手捂着嘴,他看向宇文理。

    “阿理呢,你自己说。”

    宇文理闻言抬头看着宇文温,双手紧握成拳,没有回避叔叔的目光,片刻后倔强的说道:“我也能!”

    一旁的李允信看着这叔侄交谈,面色一黯,心里不是滋味,其他几位官员亦是如此。

    “阿理一直很努力,本事也越来越大,这么有志气,叔叔很高兴。”宇文温点点头,随后话锋一转:”但比不过叔叔!你说呢!”

    “我。。我。。。。”端坐的宇文理抓着膝盖,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李氏见状泣不成声。

    此情此景,确实让人心酸,刚死了夫君的未亡人,被小叔子欺负,却无人相帮。

    但,这就是现实。

    一朝天子一朝臣,先帝的心腹,新君未必信任,而忠于先帝的心腹们,未必忠于继位的新君。

    皇家是这样,寻常大户人家也是这样,宇文理继任丞相,自己有自己的班底,迟早会站稳脚跟,重用心腹,让老人们靠边站。

    反正日后都是要靠边站,那么何苦玩命呢?

    而宇文温用新式武器恐吓加强势表态,让大家二选一,这些人选择保持中立,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宁折不弯的忠臣义士终究是少数,识时务才是官场常态,这也是宇文温敢冒险的依仗之一,如今看来,他是对的。

    “你,还不够强。”宇文温说完,起身,又说:“所以,什么也保护不了!”

    他没时间磨蹭,要尽快把天子控制住,既然李允信等人默认他发难,那就意味着火候差不多。

    “嫂嫂还请节哀,我要入宫陪伴天子,先行告退。”宇文温说完,向李氏行了礼,转身,看着李允信:“李公,可否派人前方带路?”

    李允信和同僚交换了一下眼神,又看看凄凄惨惨的孤儿寡母,叹了口气,默默点头。

    宇文温走出书房,正要走下台阶,听到身后房内传来哭声。

    哭声有两个,一男一女。

    他继续下台阶,向外走去。

    在权力斗争面前,孤儿寡母注定要受欺负,对此,宇文温忽然有些感伤。

    他不希望将来有一天,尉迟炽繁和宇文维城,会面临这样的局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