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三章 孤儿寡母 续

    杞王府内某小院,面色焦虑的杨济,正和一脸淡定的宇文温交谈,宇文十五及其他侍卫分散院内各处,小心警戒,神情紧张。

    杨济压低声音问:“大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温把玩着几枚铜钱,平静回答:“无可奉告。”

    “大王!!事态紧急,不赶紧入宫陪伴天子左右,却在此数钱,莫非以为手里有钱,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宇文温闻言将手中铜钱一拢,转过脸,看着杨济,‘邪魅’一笑:“没错,有钱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杨济闻言语塞,意识到自己又要被宇文温“带节奏”了。

    他已经知道杞王遇害的事情,于是话锋一转:“大王!现在要么入宫,要么赶紧离开杞王府,为何不进不退?”

    “寡人,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宇文温同样话锋一转,他可不想玩“真心话大冒险”,不想被杨济带节奏,“只是连累了你。。你一家,都在长安呐。”

    见着宇文温依旧绕圈子,杨济急了,看看四周,又问:“那么,让下官做恶人!”

    “去去去,做恶人轮得到你?”

    宇文温将铜钱收好,拍拍对方肩膀,欣慰的说:“你居然独自跑来杞王府找死,寡人很欣慰。”

    “大王。。。”

    杨济刚要说下去,被宇文温抬手打断:“你,不该来,寡人事前没通知,你就该知道,寡人。。。。不想连累太多的人。”

    “大王说的哪里话,大王冒的风险,比下官大多了。”

    杨济很紧张,因为这里是杞王府,而他得知宇文温入城后直接来杞王府,心中忐忑,所以带着几个随从来杞王府,以作外援。

    但若真的出事,他和几个随从不过是杯水车薪,但杨济担心宇文温出事,只能冒险而来。

    “出事?出事了,寡人妻儿尚在广陵,日后供起牌位,寡人年年都有冷猪肉吃,你呢,掺和进来,一旦失败就是全家死绝,日后连个祭拜的人都没有。“

    说到这里,宇文温唏嘘不已:“哎,惨呐。。。。。”

    “大王!何故说如此不吉利。。。莫非!”杨济忽然有些激动,他见宇文温还有心思开玩笑,觉得对方必然胸有成竹,“莫非大王还有奇兵?”

    “奇兵,什么奇兵?”宇文温听了之后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冒险留在这里恐吓孤儿寡母,不是狂妄自大,而是因为留有后手,但说到什么奇兵,真的没有。

    有的话,早就尘埃落定了。

    杨济不知道宇文温具体有何安排,但他对宇文温是很佩服的,认为对方很狡诈。。。。足智多谋,所以,一定是提前挖好了一条入宫的地道。

    宇文温本人在杞王府“推心置腹”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却暗地里派一支奇兵经地道入宫,控制天子。

    有天子在手,宇文温只要振臂一呼,大把平日不得志的文武官员蜂拥响应,届时,局面就稳了。

    宇文温听到这里,惊喜的看着杨济:“稳了?不错嘛,那么请问地道在何处?你赶紧前方带路?”

    “大王,没。。。没地道?”杨济吃惊的看着宇文温,宇文温双手一摊:“什么地道,长安新城刚落成没几年,哪里来得及挖地道?”

    “呃。。。。。”

    杨济无语,他这才发现宇文温此次真的是冒险,情急之下脱口而出:“大王,局势何以糜烂如此,以至于要铤而走险!”

    “一言难尽呐。”宇文温摆摆手,不打算说出真相。

    弑兄,可不是件光彩的事情,他不可能满世界宣扬自己的“战绩”,这种污点,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所以,宇文温是动用了自己最核心的秘密力量动手,为的是将秘密锁在最小的范围内。

    杨济见着宇文温不说,知道问也白问,但他得了对方透露,说已经和相府长史李允信“摊牌”。

    “一半一半的概率,不低了。”

    宇文温又拍拍杨济的肩膀,看着对方:“要是赌输了,就杀出一条血路,逃得出去便好,逃不出去。。。。”

    说到这里,宇文温看向杨济的眼光变得怜悯起来:“逃不出去,寡人死了,每年还有儿子供奉的冷猪肉吃,你,惨呐。。。。。”

    脚步声起,在院门警戒的宇文十五匆匆而来,身后跟着一人,是杞王妃的侍女。

    她见着宇文温,行礼后说道:“豳王,奴婢主母有请。”

    宇文温闻言眉毛一挑,向院外走去,宇文十五紧随其后,杨济想跟上去,却识相的止步:杞王妃可没请他过去。

    宇文十五不一样,是宇文温的家奴出身,自幼就做伴当,可以作为仆人随行,他就不行。

    走过一名侍卫身边,宇文温向其做了个手势,随后大踏步向前走。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他敢在这里冒险,自然有把握,并且留有杀手锏,只是效果十分凶残,稍有不慎就是同归于尽。

    自己这一死,雄心壮志化作浮云,留下孤儿寡母,在乱世之中面对惊涛骇浪。

    儿子年幼丧父,妻妾年轻丧夫。

    他辛苦经营十余载,有了不小的根基,临了临了,却要只身犯险去恐吓孤儿寡母。。。

    想到这里,他只叹自己之前太犹豫。

    宇文温看向前方,目光变得坚定,他位高权重,于是不知不觉沉迷于权力斗争游戏,以至于成了自己当年鄙夷的那个人。

    那个人,就是赵王宇文招。

    天元皇帝崩,赵王宇文招本来有机会和执政的外戚杨坚同归于尽,以自己的牺牲,换得家族平安,但宇文招退缩了。

    这一退,就是血流成河,不仅全家倒霉,全族都倒霉。

    而他,“刚来”不久就面临绝境,于是选择了拼命,拼出一条生路。

    当年的赵王宇文招,家大业大,妻妾儿女成群,也许正是因为如此,顾虑多,关键时刻犹豫了,想着用相对温和的权力游戏,来和杨坚对抗。

    但机会稍纵即逝,再也没有了。

    如今的豳王宇文温,家大业大,妻妾儿女成群,所以之前也犹豫了,认为只要靠着相对温和的权力游戏,就能稳稳笑到最后。

    然而该面对的还是躲不掉。

    暗杀也罢,政变也好,亦或是沙场对阵,弑兄是必然结局,早作早完事,结果拖到现在。

    看着前方院子,看着院门处站列成排的甲士,宇文温毫不畏惧,大步向前走,身边,仅有宇文十五一人。

    他不需要顾虑什么,也没什么好顾虑的,昏君要强占他老婆,他就敢弑君;杨坚迟早要搞大屠杀,他就敢行刺。

    连弑君这种罪大恶极的事都做了,区区欺负孤儿寡母这种小事,又算得了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