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二章 孤儿寡母

    房间内,宇文化及呆呆坐着,头上缠着白布,其上隐隐现出血红,一脸灰败,似乎还没有方才的惨剧中恢复过来,李允信见着他这般模样,开始问话。

    “说吧,你为何会出现杞王寝室里。”

    “啊?下官,下官是奉了大王之命,在寝室等候。”

    “等什么?”

    “呃。。。大王命下官护卫左右,以防不测。”

    以防不测?大王果然对豳王起杀意了!

    李允信如是想,和身边同僚交换了一下眼色,略过这个问题,继续问:“后来呢,发生了何事?”

    这一问,让宇文化及失神,他似乎想起了什么恐怖的情景,好一会才开口:“下官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他们。。。。”

    按宇文化及所说,当时在寝室里,一切都很正常,不知何故,他忽然觉得脑袋有些疼,随后头昏脑涨,又见着杞王和两名仆人有了异常表现。

    手舞足蹈,口中呢喃着,却听不见说的是什么。

    忽然间,他看见一名仆人扭动身躯,后背开裂,长出一对血淋淋的手臂,骨多肉少,手指如刀。

    而嘴角开裂,开口一直延伸到耳根,张开血盆大口,足以一口吞下人的头颅,狞笑着向他走来。

    宇文化及当时就吓坏了,随手抄起个凭几和对方搏斗,结果招架不住。

    眼见着要被对方吃掉,宇文化及顾不得那么多,向门口跑去,却被那怪物一甩手抽中,抽得他向后凌空飞去,随后脑袋重重撞到硬物上,失去知觉。

    醒来时,已经在这房间内。

    李允信看着鼻青脸肿的宇文化及,看着对方脑袋上包扎的白布,点点头:“原来如此,你,暂且在此休息。”

    “上官,不知丞相。。。呃,下官领命。”

    李允信和同僚走出房间,于无人之处低声交谈起来。

    现场,他们已经仔细查看过,杞王宇文明和两名仆人,似乎陷入了乱斗。

    也就是说,三个人之间是相互砍杀,而不是两名仆人袭击宇文明,或者是一名仆人暴起,宇文明和另一名仆人抵抗。

    三个人,相互砍杀。

    综合宇文化及所说,李允信觉得,出现这种情况,就是寝室内四人因为某种原因出现了幻觉,各自把对方当做妖怪,于是拔刀互砍。

    这是唯一的合理解释,而之所以会如此,必然是有人下药。

    也许是有人往食物或汤水里下药,亦或是将药粉混入香药,在香炉里燃烧成烟雾,让杞王等人不知不觉中吸入后发作。

    无论是哪一种下药方式,都意味着杞王府里有心怀不轨的人潜伏。

    那么如果不及时将凶手揪出来,杞王妃和世子也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这只是其一,其二,幕后主使,到底是谁?

    如果是豳王,那么对方会不会有后手,一旦己方“不识抬举”,接下来会不会又发生诡异的人命事件?

    如果幕后主使不是豳王,那么杞王府正面要应付豳王这个棘手的人物,后背还得提防那幕后主使捅刀子,前门是虎,后门是狼,稍有不慎,满盘皆输。

    想到这里,李允信忧心忡忡,和同僚商议片刻,决定立刻面见杞王妃及世子,陈述利害关系。

    杞王薨,世子刚成年,不一定能镇住局面,而本该辅佐世子的豳王,如今却有了心结,不仅如此,还摆明态度,让相府佐官做选择。

    丞相之位,是让世子坐,还是让他来坐。

    这个问题,本来不是问题,因为世子已经成年,继任丞相不无不可,只要有佐官辅助,总归是能稳住局势的。

    但这意味着要解决宇文温,无论是软禁也好,杀掉也罢,都不能让宇文温离开长安。

    但如此一来,宇文温的部下,必然会以豳王世子宇文维城为主,起兵复仇。

    对方,很可能已经装备了威力巨大的兵器,一旦交战,朝廷兵马不一定挡得住。

    即便挡得住,也是鹤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

    到时候,宇文氏的江山,就真的完了。

    李允信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他自己当然不愿看到这种结果,说实话,对于宇文明任用的许多官员来说,宇文温实际上不算是外人。

    毕竟两人都是老杞王的儿子,在大家眼中,一个是大郎君,一个是二郎君。

    宇文温出来主持大局(继任丞相),必然能稳住局面,但也意味着宇文理至此和权力无缘,甚至。。。。

    想到这里,李允信叹了口气,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因为宇文温可不是办事磨磨蹭蹭的性子。

    。。。。。。

    书房内,眼眶发红的杞王妃李氏,以及同样眼眶发红的杞王世子宇文理,正听取相府长史李允信的陈情,母子俩尚未从杞王宇文明遇害的巨大悲痛之中恢复过来。

    方才李允信和同僚们已经审问过幸存者宇文化及,随后向母子俩汇报了杞王遇害的大概内情,现在,是李允信单独向孤儿寡母说明一些特别的情况。

    宇文明遇害,世子宇文理理所当然继杞王位,而丞相之位,由宇文理来继任也是理所当然,这是诸佐官们的共识,但是。。。。

    届时,宇文理要如何和豳王宇文温相处?

    豳王宇文温,长期远离中枢,在长安也没什么根基,纯粹从权力斗争角度来说,宇文温抢不了丞相之位,然而,对方可以另起炉灶,甚至分庭抗礼。

    宇文温的能力,朝野上下有目共睹,这位上马治军、下马治民,无论处理兵事还是民事,表现都很出色,身边又有一群追随者,一旦和丞相之位失之交臂,宇文温必然不甘于臣服。

    那时,该么办?

    李允信,是在向孤儿寡母分析一个残酷的未来,宇文温,是连宇文明都无法有效压制的人物,宇文理,能压制住么?

    宇文温驰骋沙场十余年,战功赫赫未尝败绩,号称不败,这样一个藩王,年轻的丞相宇文理,能压制住么?

    面对李允信的提问,宇文理无话可说,他本人和叔叔宇文温关系不错,但也知道,自己的能力和对方相比,差太远了。

    论声望、论政绩,宇文理根本就比不过宇文温。

    那些忠于宇文明的官员,也未必忠于宇文理。

    而最关键的是,宇文理继任丞相,宇文温必然另起炉灶,届时,许多如今郁郁不得志的文武官员,肯定会簇拥到宇文温身边,以求博取个锦绣前程。

    届时,内战无法避免。

    打仗,李氏和宇文理这对孤儿寡母,如何击败如号称不败的宇文温?

    “所以,可学宣帝杀齐王宪故事,将豳王诛杀,以除后患!”

    李允信斩钉截铁说道,李氏和宇文理一听,有些回不过神。

    “王妃,豳王如今尚在王府,如要动手,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这。。李公,这。。。。”李氏不知该怎么回答,刚死了夫君,如今又要对小叔子动手,她即便想不了太远的事情,也知道如此一来,必然激起一阵腥风血雨。

    这时,宇文理抬起头,看着李允信:“李长史,如此一来,皇朝,就再无宗室匡扶了。。。。”

    “大象二年初,宣帝崩,若齐王宪尚在,怎会让杨逆得逞。。。。”

    见着宇文理能想到这一点,李允信很宽慰,但他却不知接下来该怎么说得更明白些,因为相府的官员们,实际上已经由最初的支持宇文理继任丞相,转而保持中立。

    李允信刚才和李氏说大家都支持宇文理继任丞相,实际上是说谎,他不忍心让这孤儿寡母觉得心寒。

    李允信侍奉宇文家三代人,如今也只能由他来挑开话题:“诚如世子所说,这是进退两难的局面,所以,还请王妃,世子深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