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六十章 呵呵

    院外,宇文温看着李允信等一众王府、相府佐官,面色不善,他开始发动进攻,要把事情的主导权牢牢把握住,也就是开始“带节奏”。

    “是谁,鼓动杞王安排甲士,在院子外好整以暇?!”

    “是谁,要让我兄弟二人自相残杀,他好来个渔翁得利!”

    宇文温高声质问着,杀气腾腾,在场之人没一个吭声,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方才杞王遇刺,所处寝室发出打斗声,而刚好入院的豳王,闻讯要往寝室冲,却被突然窜出的甲士挡住,当时场面就很尴尬。

    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有那么多甲士藏在院子两侧?

    这种事情,佐官们无法向豳王解释。

    这些甲士,是在护卫杞王,还是等着一声令下,冲出来抓人?

    这种问题,只有杞王才能回答,而杞王已经遇害,其他人根本就没办法说。

    宇文温见着没人吭声,看看自己面前沉默不语的李允信,话锋一转:“有一事,虽然过去十五年,但寡人依旧记得清清楚楚。”

    “那年,大象二年初,宣帝崩,太子年幼,所以需要有人辅佐,稳定人心,按说,该宗室辅政。”

    “然而,宗室被排挤在外,是外戚杨坚掌握大权!”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宇文温说到这里,音调提高:“现在,是不是有人又想再来一次!!”

    然后他几乎是向着在场之人咆哮着,“这些甲士,是你,是你,还是你!怂恿大王布下的?你们想做什么?!”

    “蛊惑杞王动手,杀了寡人,再杀杞王,如此一来,就可以借辅佐世子之名,暗中将其架空,然后趁机掌权了,是吧?”

    “好一个一箭双雕,好一个。。。。”

    听到这里,李允信打断宇文温的话:“豳王!这甲士只是大王布置来护卫寝室,并无他意!”

    想要成为第二个杨坚,这个罪名谁都担不起,李允信知道宇文温这么一说,任谁都不敢当面阻止他出来“主持大局”,然而。。。。

    事情不是那么简单,宇文温在中枢没有根基,真要出来主持大局,短时间内还得用相府的原班人马,如果现在把话说绝了,没有事都会弄出事。

    李允信不想让宇文温再这么放狠话,事情的来龙去脉,他清楚,但如今,真的不能再让宇文温质问下去。

    然而他的努力没有用,因为宇文温依旧继续咬着不放:“李公!若不是有人鼓动大王,那么,就是大王设下甲士?”

    “莫非,怀疑先前的刺杀,是寡人派人干的,对吧?”

    “那方才若是甲士一拥而上,接下来,是要杀寡人,还是要把寡人流放万里之外?”

    “不,大王素来信任豳王!”李允信拼命否认,他觉得宇文温再这么说下去,会让世子都很尴尬,所以他极力辩解:“大王绝无此意!豳王莫要胡思乱想!”

    “那是什么?寡人奉杞王之命赶赴京城,刚入城,到了王府,就有甲士等着,是你。。。”

    宇文温杀气腾腾盯着李允信,然后看向其他人:“是你,还是你,要把寡人除之而后快”

    “做梦!寡人不会坐以待毙,没、有、人,能学杨坚,谋朝篡位!!“

    宇文温说完,看向自己的随从,大喝一声:”放信号!”

    那随从闻言应了一声,就要往怀里掏东西,李允信赶紧扯住对方,随后转头看向宇文:“豳王!莫要如此!!这都是误会。。。。”

    宇文温红着眼喊放信号,吓得其他相府佐官上前苦苦劝解,然而面对宇文温的继续追问,没人知道该怎么说,因为大家真的事前不知道有甲士候在院外两侧。

    除了李允信。

    而实际上,他还是今日到了王府,才得宇文明透露,知道对方要等宇文温入王府后,趁其不备抓人。

    原因,是宇文明判断宇文温策划行刺自己,罪不可恕。

    宇文明之前遇刺,虽然没有人证物证可以指证谁是幕后真凶,但许多人暗中猜测豳王宇文温是幕后主使,李允信也倾向于这个猜测,但不愿意深想。

    而他知道,宇文明不可能不怀疑。

    所以宇文明今日要动手,不算意外。

    兄弟阋墙,这不是李允信想看到的结果,但他无可奈何,因为在两兄弟之间,李允信只能选择一边,也就是站在宇文明这边。

    所以,李允信只能眼睁睁看着宇文温入府,眼睁睁看着宇文温往宇文明寝室而去,眼见着兄弟相残的惨剧就要发生,却。。。

    惨剧发生了,却是宇文明遇害,这样一来,全都乱了。

    宇文明要动手,李允信不确定他是否还安排了其他人对付宇文温,如今宇文明身亡,若宇文温也死了,局势必然瞬间恶化,因为世子宇文理根本就压不住场面。

    宇文理虽然已经成年,但历练得不够,没有带兵打仗的丰富经验,不会用兵,虽然之前有击退突厥大军的功劳,但实际上等同于白捡,无法真正压服那些勋贵。

    更别说压住豳王,因为就连宇文明,都未必有十足把握压住宇文温。

    现在,看着暴怒的宇文温,李允信知道自己必须站出来,说几句话,让对方冷静一些,无论如何,都不能意气用事,免得为人所乘、坐收渔翁之利。

    他抓着宇文温的手臂说道:“豳王!如今大王薨,还请豳王出来主持大局!”

    话音刚落,宇文温反问:“李公,这句话说的,有世子在,有王妃在,还有诸位在,何时轮到寡人来主持大局?”

    “不不,豳王,莫要意气用事,如今。。。。”

    “如今?如今人人都说杞王上次遇刺,幕后主使是寡人,现在,杞王薨,寡人马上就出来主持大局?呵呵。。。”

    宇文温说到这里笑起来,看着李允信:“李公,是要把寡人放在炉火上烤么?”

    他看着诸位官员,虽然看不透这些人中所想,却能猜到对方心里大概会倾向于何种选择。

    杞王薨,而世子宇文理已经二十有余,成年了,不仅理所当然继杞王位,还理所当然继任丞相一职。

    即便宇文理没经过多少历练,当了丞相肯定镇不住场面,但对于相府、王府的一众佐官来说,拥立少主宇文理才是正道,只有这样,少主才会更依赖他们。

    至于让他宇文温来“主持大局”,呵呵。。。

    大家都是千年狐狸精,就不要玩什么聊斋了。

    宇文温不是傻瓜,好歹有丰富的见识,古往今来,执政集团的官员们放着好控制的幼主不立,会立一个有主见、有能力、有自己亲信的成年人?

    谁会这么傻?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