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怕什么?

    风尘仆仆的豳王宇文温,在杞王世子宇文理的带领下走进杞王府,时隔大半年,再度做客。

    年初的时候,宇文温带着王妃、儿子到杞王府做客,所以对王府毫不陌生。

    而王府中人,纷纷向到访的豳王行礼,他们之中,许多人是当年杞国公府的“老人”,可以说是看着二郎君宇文温长大的,所以对于如今已是豳王的二郎君行礼,是发自内心的问候。

    宇文温缓步走着,面色平静,看着一张张真挚的笑脸,频频点头示意,没有半点长途跋涉之后神情疲惫的样子。

    他见着几位文武官员迎上前,于是和对方寒暄起来。

    这几位都是杞王的心腹,作为丞相府的僚佐官员,辅佐丞相处理政务,如今也在府里,想来是为了公事而来。

    其中一人,是白发苍苍的李允信,李允信作为宇文家故吏,数十年前在宇文导帐下任事,后来追随宇文导长子、大郎君宇文广,待得宇文广去世,又追随二郎君宇文亮。

    宇文亮去世,李允信便成了宇文明的左臂右膀,宇文明遇刺负伤,李允信肩负起丞相府的日常运作重任,自然要经常往来王府和相府之间。

    一番寒暄之后,宇文温跟着宇文理径直往宇文明的寝室而去,半路上,又遇到了一名老熟人:宇文骥。

    宇文骥是宇文十五之父,为故杞王宇文亮的部曲,宇文明继杞王位后,宇文骥和其他部曲一样,效忠新家主。

    宇文骥和李允信一样,是看着宇文温长大的,更别说他唯一的儿子宇文十五,从小就跟着宇文温,父子俩侍奉宇文家两代人,忠心自然是不用多说。

    宇文骥如今虽然已有任用,但时常抽空到杞王府,看看杞王有何吩咐,此时见着宇文温来了,宇文骥行礼:“二郎君。”

    能喊宇文温“二郎君”的人,也就只有宇文骥这样“老宅出来的人”才有资格,而也只有宇文骥,才有资格得宇文温多交谈几句的待遇。

    别的不说,此时宇文十五跟在宇文温身边,宇文温怎么着都得让宇文十五在别人面前有面子,于是和宇文骥交谈起来。

    从入府起一直跟着宇文温的几名随从,全身披挂,是为“甲士”,此时站在一旁,默不作声。

    让宇文温带着甲士入府直达内院,这是宇文明给予弟弟的特别待遇,以示兄弟俩亲密无间,当然,宇文温也依样画葫芦,杞王到他府里时,同样也能带着甲士登堂入室。

    但这也只是个特别待遇而已,随行的甲士,不可能真的如影随形、当两兄弟交谈时大大咧咧站在身边。

    宇文理知道宇文骥身份特殊些,所以见着宇文骥和宇文温交谈,他也不急。

    远处,一名仆人看着这一幕,转身离开,来到寝室,向躺在榻上的宇文明汇报,说豳王就要到了。

    宇文明躺在榻上,听完后说:“知道了,退下。”

    “是。”

    待得仆人离开,房内再无别人,宇文明从榻上坐起来,他身着便服,却内穿环锁铠,为的是以防不测。

    此时此刻,宇文温大概也是如此穿着。

    宇文明如是想,忽然开口:“你,准备好了么?”

    他似乎是和空气说话,在只有一人的房间里,这样的行为显得有些诡异。

    “丞相,下、下官准备好了。”

    忽然一个声音从卧榻旁的屏风后传来,显得十分突兀,宇文明听出了话语之中的颤抖,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怕什么?”

    一旁屏风后陆续转出三名男子,当中一人,是司士宇文化及,他来到宇文明面前,擦着额头上冒出的冷汗,强做镇静说道:“丞相,下官只有些紧张。。。”

    “你在害怕。”宇文明看着明显有些发抖的宇文化及,心中有些鄙夷,“有何好怕的?”

    “不,丞相,下官,不怕。。。不怕。。。。”

    “宇文司士,你要记住一点,豳王,是不会放过你的。”

    “是,是。。。”宇文化及虽然不住说“是”,但额头上冒出冷汗,说明他此时确实很紧张。

    宇文明见着临阵怯场的宇文化及,心中有些失望,摆了摆手,宇文化及见状有些紧张:“那。。丞相,一会。。。。”

    “不必了,你抖成这般,牙齿打架的声音,寡人都听见了。”

    “下官惶恐。。。。”

    “退下!”

    “啊?这。。。。下官若是现在出去,怕是会被豳王看见。。。。”

    宇文明闻言一愣,看着宇文化及,哼了一声:“你,找块布咬着!”

    “是,是。。。。。”

    宇文明看着宇文化及满头大汗的样子,心中无奈:废物,真是个废物。

    他是看明白了,宇文化及怕死,那么这样的人,即便平日里嘴上说得再好听,紧要关头是指望不上的,就如战国时的秦舞阳那样,只会误事。

    战国末年,燕国太子丹派荆轲刺杀秦王,以秦舞阳为荆轲副手,秦舞阳少年时就杀过人,胆气足,结果入了秦宫、见到秦王嬴政后,秦舞阳竟然吓得腿软。

    荆轲只能独自行刺,最后功亏一篑。

    现在,宇文温人还没来,宇文化及就抖成那样,牙齿打架的声音,在房间里可以隐约听到,宇文明觉得到时候必然误事。

    当然,实际上不会,因为宇文明已经做好安排,待得宇文温进了院子,还没入房,他只需发个信号,那么早就埋伏好的甲士便会冲出来,把宇文温拿下。

    带着宇文温入院的宇文理,会被宇文明安排的仆人提前借故隔开、护住,届时,宇文温甚至都没机会入房间。

    宇文明如此安排,是要提防暗器繁多的弟弟狗急跳墙,伤到他或者儿子,而之所以在寝室屏风后布置三个人,纯粹是为了以防万一。

    提防宇文温及随从突入室内对他不利,届时至少还有后手能够防范。

    亦或是提防宇文温入院时,宇文理无法脱身,以至于对方得以入室,来到他面前。

    至于这三个人之中为何有宇文化及,是因为宇文明需要一个借口,万一出了意外,他的布置都失败了,面对发飙的宇文温,他可以把宇文化及推出去,到时候双方都有一个台阶下。

    宇文化及想要投靠他,就得冒这个风险,顺便做打手,一举两得。

    宇文明让两个绝对可靠的心腹仆人,以及跟宇文温有仇的宇文化及埋伏在屏风后,防止不测,必要时能玩命,如今看来,宇文化及不堪重用。

    此次事了,打发你到外地当个刺史算了!

    宇文明如是想,就在这时,“当啷一声”响起,宇文化及身上掉下一物,宛若笔筒,宇文明定睛一看,冷汗瞬间就冒出来了。

    这是宇文化及藏在身上的“便携式轰天雷”,拉弦点火,近距离爆炸,不一定杀得了人,却能把人炸得昏头转向,算是防身之用。

    就在刚才,宇文明可是千交代万嘱咐,让宇文化及拿着这玩意时小心小心再小心,结果居然就这么掉下来,掉在他面前。

    还好没有爆炸,否则不光他自己被炸中,还会惊动即将进来的宇文温,宇文明想到这里,真是杀人的心都有了,瞪着宇文化及,目光如刀。

    手忙脚乱的宇文化及赶紧请罪:“丞相,下官一时失手。。。”

    “收起来,马上藏好!!”

    “是,是!”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