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六章 来了

    “大王,世子派人来报,说已在灞桥驿接到了豳王,如今正入城,往府里来。”

    “知道了,若无事,先退下吧。”

    “是。”

    待得仆人退下,坐在一旁的杞王妃李氏,颇为高兴的说着:“豳王这一到,想来长安城里会消停些。”

    “嗯,你先去准备准备,一会的家宴,可不能出纰漏。”

    听得宇文明这么说,李氏点点头,她看着夫君,心中有些不安,思索片刻,问道:“大王,是不是再让医生来看看,这伤。。。。”

    “没事的,放心吧。”

    李氏见着宇文明一副轻松的模样,欲言又止,夫君那日遇刺,侥幸捡回来一条命,对外声称并无大碍,实际上。。。。

    伤势真的不算严重。

    那日遇刺,被侍卫们救下的宇文明身上多处受伤,却都是皮外伤,那特制的马车车厢,奇迹般的挡住了两次大爆炸。

    宇文明虽然放出消息,对外宣称自己并无大碍,但却终日卧榻,让人有一种明明伤势严重却装作不严重的误会。

    李氏不是傻瓜,知道这是宇文明在引蛇出洞,只是她不知道“蛇”是谁,所以心中不安。

    躺在榻上的宇文明,以要休息为由,让李氏和侍女退下,待得房内无人,他下了榻,在房内走动着,活动双臂,舒展筋骨。

    终日卧榻装病,宇文明睡得全身上下都不舒服,装病了那么多日,终于快要到头了。

    那日他遇袭,碰到了前后两场大爆炸,第一次爆炸发生时,他坐在坚固的马车里,逃过一劫,但第二次大爆炸接踵而至,将他乘坐的马车吞噬。

    马车当时倾覆,宇文明在车厢里滚了几滚,撞得鼻青脸肿、昏头转向,迷迷糊糊之中,是赶来的侍卫们将他从车厢里拉出来。

    至于自己是如何回到王府,宇文明都记不清楚了。

    但对自己遇袭的一幕幕,却刻骨铭心。

    想到这里,宇文明激动起来,此次行刺的幕后主使,他虽然没有证据,但综合总总迹象可以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他的亲弟弟、豳王宇文温,丧心病狂弑兄。

    亲历大爆炸的宇文明,知道这种匪夷所思的爆炸非正常人能够弄出来,也只有极其擅长军械制造的宇文温,才有可能做到这一点。

    这不是他胡思乱想,是根据蛛丝马迹推断出来的结论。

    爆炸前,街道上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宇文明知道,正常情况下没有谁能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凭空弄出大风来,然而,宇文温可能做得到。

    宇文明用过宇文温给他的护身利器“鸣蝉”,这玩意一头是竹哨,另一头据说是“气罐”,里面存着气。

    一旦拨动“鸣蝉”的机括,气罐里的气蜂拥而出吹响竹哨,能发出刺耳的声音,让猝不及防的人下意识捂住耳朵,或者瞬间发愣。

    所以,宇文明觉得,如果宇文温弄出大号的气罐,就能做出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的效果,但他想不明白,那大爆炸是如何发生的。

    事后现场勘查,发现不太像是轰天雷爆炸所致,但当时的爆炸动静很大,整条街似乎都被火光笼罩,身处其中的宇文明有切身体会。

    然而,爆炸的杀伤力不怎么样。

    具体来说,是对坐在马车里的宇文明没什么杀伤力,不但没有夺命,甚至没有让他身负重伤。

    无论是第一次爆炸,还是第二次爆炸,都是这样。

    那猛烈的爆炸,被坚固的马车车厢挡在外面,宇文明身上的伤,都是第二次爆炸时马车倾覆时受的碰伤。

    但没有车厢做保护的侍卫们,就没那么好运了,数百人的队伍,绝大部分人在这次袭击中受到波及,宇文明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爆炸。

    爆炸发生时,士兵们大部分都并未被当场炸死,脸部、脖子、手臂却严重烧伤、脱皮,虽然当时没有性命之忧,但大面积烧伤的伤口随后溃烂,让许多伤者在痛不欲生之中辞世。

    就像父亲当年一样。

    想到父亲,宇文明不由得双拳紧握。

    父亲临终前,嘱咐他要和弟弟一起守住江山,宇文明一直很努力,却没想到亲弟弟竟然向他下毒手。

    事已至此,兄弟之情已经不复存在,宇文明知道自己无法再履行对父亲的承诺,不能再养虎为患。

    当年,父亲临终前的殷殷嘱托,他一直谨记在心,所以即便忌惮弟弟的威胁,却一直以较为缓和的手段来徐徐图之,结果对方居然如此决绝。

    宇文明没有想到这一天来得如此之快,而弟弟的做法是这么简单粗暴,伤心之余,无穷无尽的怒火在心中熊熊燃烧。

    即便没有证据,宇文明也认定是宇文温策划了这场刺杀,对方先动手了,那就别怪他无情。

    宇文温安排的刺客,能提前预知他的出行路线,然后设下埋伏,这就说明王府里有宇文温的耳目,宇文明无法在短时间里找出细作,就只能暗地里策划、布置。

    他往广陵飞鸽传书,告诉弟弟自己遇刺身负重伤,快要熬不住了,让对方赶紧来长安。

    然后他就抓人。

    直接抓人是不行的,宇文明不认为弟弟会傻乎乎毫无防备来长安,即便长安是自己的地盘,但宇文明很担心宇文温发起疯来,会使出什么凶残的手段。

    所以他要下圈套,让这头猛虎入陷阱。

    宇文明精心设下的圈套,终于等来了猎物,为了骗过宇文温,宇文明瞒着许多人,甚至连自己的儿子宇文理都骗了。

    宇文明知道宇文理历练得不够,藏不住事,肯定无法骗过诡计多端的宇文温,但又要让宇文理去接对方,以降低对方的戒心。

    所以,宇文明只能让儿子如宇文温那样,也以为自己伤势严重,没多久可活。

    让儿子冒险,就这一次,就这一次便足够了。

    把宇文温抓了,其党羽即便叛乱,也不过是垂死挣扎,宇文明对此坚信不疑,他只需要软硬兼施,就能分化宇文温的余党,把事态平息。

    宇文明已经准备就绪,现在,宇文温终于来了。

    。。。。。。

    杞王府前院,宇文十五正和熟人们谈笑风生,现场气氛颇为活跃,因为宇文十五虽然是豳王的人,但实际上和“老宅”的人很熟。

    老宅,就是当年的杞国公府。

    宇文温为故杞王宇文亮的次子,而宇文十五,自幼便跟着二郎君,虽然二郎君后来过继,但一主一仆时常回“老宅”,宇文十五自然和“老宅”的仆人们很熟。

    时光流逝,杞国公府变成了杞王府,仆人们多有提拔,甚至外出带兵或者当官,但大家始终是杞王府的人。

    老郎主去世,大郎君成了一家之主,虽然府里人员有些变动,但“老人们”大多还在,所以宇文十五每次到杞王府,都能和熟人们聊得热火朝天。

    当然,宇文十五今日来杞王府不是单纯为了叙旧,毕竟他作为京官,随时都有机会到杞王府走走,向杞王夫妇请安,看看杞王有何吩咐,今日在此,是因为他的郎主、豳王宇文温就要到了。

    先前,杞王遇刺,虽然性命无忧,但为保万全,杞王还是召远在广陵的豳王入京,宇文十五是知道这件事的。

    他却不敢去想杞王遇刺一事,是否和郎主有关。

    杞王遭遇的刺杀,刺客使出的手段十分凶残,把整条街都炸了,可官府事后检查现场,据说没发现有埋设轰天雷的痕迹。

    宇文十五觉得世间恐怕只有郎主才有如此手段,但他事前没有收到郎主的任何消息,事后郎主也只是问他长安城的情况如何,没有多说什么。

    所以宇文十五觉得,郎主应该和此事无关,若郎主真要动手,按说不会不让他知道。

    亦或是不信任他,所以不说。

    这一猜测,让宇文十五十分惶恐,心中惴惴,却不知该怎么办。

    当然,也许郎主真的不是幕后主使,所以宇文十五不敢胡思乱想,就等今日宇文温到杞王府走一遭之后的结果如何。

    宇文十五觉得,如果郎主要翻脸,真的策划并实施刺杀,那么杞王没死,还让其入京,郎主肯定心中提防,不会轻易出发,甚至直接在广陵起兵。

    而杞王若是认为郎主是行刺事件的幕后主使,必然不会让世子亲自去灞桥驿相迎。

    因为杞王对世子寄予厚望,绝不会让世子冒着被挟持为人质的风险行事。

    所以,一定是我想多了。

    宇文十五如是想,就在这时,王府正门外等着的仆人,看着街道另一头,兴奋的低声喊着:“来了,来了,世子和豳王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