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四章 不速之客

    夜,私第,杨济独坐院内小亭,闭着眼侧耳聆听四周动静,然而他听了许久,听不到什么特别的声音,长安的夜一如既往宁静。

    没有不速之客出现。

    杨济睁开眼,看看面前火盆,盆内火焰有些消退,杨济拿起一根木棍拨了拨,继续安坐胡床,感受着寒风,琢磨昨日发生之事。

    昨日上午,丞相的车队遇袭,据说现场一片狼藉,护卫们伤亡惨重,而刺客,亦当场身亡。

    至于丞相,似乎只是受了轻伤。

    这是一场未遂的刺杀,丞相本人安然无恙,官府正在全城大索,据说已经有了眉目,不日便能将幕后主使绳之以法。

    但杨济不这么认为,因为他判断事情不像是外界所传那样简单。

    首先,谁是此次行刺事件的幕后主使?

    按照谁最受益谁就最有嫌疑的逻辑来推断,莫非幕后主使是豳王宇文温么?

    杨济不敢确定,因为如果宇文温决定动手,即便事前不说,事后应该给个数,但都没有。

    当然,也许宇文温另有考虑,为了尽可能保密,不通知他也很正常。

    但杨济从岭表返回中原时,宇文温曾经给他写过密信,在信中大概交了个底,那就是先经营数年再说。

    所以杨济觉得正常情况下,宇文温不至于这么急不可耐,除非发生了什么变故。

    杨济在长安,宇文温在广陵,所以杨济不清楚宇文温那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亦或是长安这边出了什么事。

    然而长安这边一切如常,豳王妃刚带着世子、庶长子启程没几日,豳王有可能会趁着妻儿离开,就铤而走险发动刺杀么?

    杨济不太确定,他没有办法确认,但联想到一件事,那就是大长公主忽然暴病身亡。

    之前突厥入寇,是因为都蓝可汗认为大长公主就是千金公主宇文氏,而有传言称,是大长公主故意放出风声,使得突厥都蓝可汗有了借口南下。

    现在,据说朝廷已经找到了大长公主勾结突厥的罪证,所以大长公主“暴病身亡”,很可能是被赐死的委婉说法。

    那么,也许大长公主蓄养有死士,这些死士为了给大长公主报仇,便铤而走险,刺杀丞相。

    以此推论,倒也有些道理,但杨济总觉得不太可能,因为今日丞相遇刺的动静太大了,巨大的爆炸声震撼了整个长安,以大长公主的处境,似乎不太可能弄到那么多轰天雷。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次刺杀,很可能是一场暴风雨来临的前奏,身处风暴中心的杨济,只能提高警惕,以便及时作出应对。

    宇文温远在广陵,虽然对方在长安必然安插有耳目,但终究是身处千里之外,如果对方有需要,杨济已经做好了准备。

    有传言称,说丞相已经派人去扬州,命扬州总管、豳王宇文温火速入京,这消息不知真假,但可想而知,待得豳王真的入京,长安怕是要不得安宁了。

    无论是刺杀还是政变,亦或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宇文温一旦有了动作,杨济就毫不犹豫追随,即便因此而身处险境也不在乎。

    众所周知,他是豳王的人,所以一旦长安发生巨变,杨济必然成为宇文温敌对者的眼中钉,必先除之而后快。

    杨济不怕死,只是一想到妻儿可能会被自己拖累,就有些愧疚,他起身走出小亭,抬头看看飘雪的天空,伫立无语。

    长安的夜,宁静而安详,那么何时会有不速之客,将这宁静的夜晚打破呢?

    房间内,冼氏隔着窗户看向院子,看着伫立不动的夫君,脸上满是忧虑之色。

    。。。。。。

    傍晚,期思,淮水南岸,水路驿内,豳王妃尉迟炽繁面带寒霜,板着脸看着儿子,宇文维翰、宇文维城见着母亲发火,只能老老实实吃饭。

    自从乘船走水路之后,尉迟炽繁和儿子的旅行速度加快了许多,日夜兼程,向着广陵而去,距离越来越近。

    母子仨在船上可以休息、用膳,却依旧能继续前进,,眼见着肯定能在除夕入城,母子仨自然很高兴。

    但乘船有个缺点,就是摇摇晃晃容易让人晕船,尉迟炽繁没有晕船,可宇文维翰、宇文维城如今过了新鲜劲,已经开始觉得有些不适,在船上成日里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难得有机会上岸休息片刻,他们只想着玩耍,不想吃饭,结果母亲一板脸,就蔫了。

    “六点半以前,必须吃完饭!七点钟出发!”

    “是。。。。”

    “不要发呆,吃饭。”

    “是。。。。”

    尉迟炽繁看看座钟,又看看埋头吃饭的儿子们,松了口气。

    要想及时抵达广陵,一路上就得昼夜兼程,船夫可以轮流休息、轮流驾船,但船队必须一直前进,如今是在淮水上夜航,河道比汝水要宽,速度也要快些。

    夜里行船,当然有些危险,而更危险的是沿途出没的水寇,不过王府卫队训练有素,沿途官府也派出兵马沿河巡视,足以确保船队的安全,所以这个问题不是很突出。

    唯一要注意的就是途径水陆驿时要按时出发,不能误了行程。

    正思索间,管事翠云入梅禀报,说外面有官员求见,尉迟炽繁闻言觉得有些奇怪。

    翠云没说来人的官职,实际上尉迟炽繁可以婉拒,因为堂堂豳王妃可不是乐坊小娘子,随便来个人,就能点名让她出去见一面。

    若是换成别人来报,尉迟炽繁必然一口回绝,不过翠云是她的亲信,想来事出有因,见着对方欲言又止的样子,尉迟炽繁决定出去看看。

    看看是谁有那么大的脸面,要让王妃出来寒暄。

    转过几个拐角,迟迟不见人影,尉迟炽繁心中有些不快,觉得这不速之客是不是太摆谱了。

    河南道织造司在期思有纺织工场,如今规模十分庞大,雇佣了大量纺织工,连带着让相关产业也兴盛起来,期思的户数逐年骤增,官,也多起来。

    但官再多,品秩也大不过总管,尉迟炽繁身为王妃,是外命妇中的最高一级品秩,即便是豫州总管在她面前都不能摆官威,更别说什么芝麻小官了。

    跨过一处院门,眼前豁然开朗,院子里动火通明,一人伫立院中,待得尉迟炽繁看清那人样貌,不由得捂住嘴,停下脚步。

    灯火阑珊中,宇文温看着她,微微一笑,展开双臂。

    那一瞬间,巨大的幸福,将尉迟炽繁的胸膛塞满,然后溢出来,势不可挡。

    “二郎!”

    “三娘!”

    惊喜的呼声中,分别大半年的夫妇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喜极而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