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一章 罪证

    积雪的地面,划出两道痕迹,阿涅斯被两名男子拽着手臂拖行,披头散发,面向下,耷拉着脑袋。

    她被人敲了一棍,已经头昏眼花,此时此刻,任人宰割。

    身手再灵活的猫,在猎犬的围追堵截下,依旧难逃厄运,而指挥猎犬的猎人,笑眯眯的看着猎犬把猎物拖回来。

    波斯胡姬阿涅斯,是大长公主(千金公主)身边侍女,亦仆亦友,此人替千金公主在外奔走,做了许多见不得光之事,只要将其抓获,便能获得千金公主勾结突厥的罪证。

    丞相拿到了罪证,就能将那不知好歹的千金公主绳之以法,届时,立下功劳的人,自然有赏赐。

    宇文化及不稀罕赏赐,只希望能得丞相进一步信任,他看着手下拖着那胡姬过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你们呐,怎么如此粗暴?一点都不知怜香惜玉?”

    一名拖着阿涅斯的男子闻言笑道:“郎主,小的粗人一个,哪里如郎主般怜香惜玉。”

    宇文化及冷笑一声,看看披头散发的阿涅斯,看着那半边美得让人几乎窒息的面容,又看看另一边面颊上触目惊心的刀疤,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

    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上前,看着被制服的阿涅斯,默不作声。

    几名随从见着这男子,不知不觉有些敬畏,这可是郎主请来的游侠儿,身手了得,一个人赤手空拳能打五个,十分厉害,比他们强到不知哪里去了,

    如果刚才不是这位一棍子抡过去,那波斯胡姬怕是就要逃之夭夭。

    宇文化及向着自己请来的游侠儿点点头,随后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摊开后,纸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内容全是阿涅斯的口供。

    没错,提前写好的口供,就等着抓到人走个过场,按个手印。

    这份阿涅斯的口供,“自述”她是如何受千金公主指使,在年初时和突厥使者接触,暗地里和对方勾结,约定待得秋冬之际突厥大军南下,兵临长安城外,千金公主再作为内应,打开城门。

    如此罪大恶极的行为,一旦公之于众,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宇文化及是信了。

    他把这罪证交给丞相,丞相就能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收拾千金公主,让别人挑不出毛病来。

    实际上这是多此一举,因为以丞相的权势,弄死千金公主就和弄死一只蚂蚁那样容易,结果非得弄个罪证,折腾手下跑腿,真是无话可说。

    不过宇文化及猜测这可能是丞相在考校他,看看他办事的能力如何,所以为了让丞相满意,务求“人赃俱获”。

    两个男子将披头散发的阿涅斯架起来,又有一人去抓她的手,扯着大拇指去按准备好的印油,然后在口供上按手印。

    恢复了些许意识的阿涅斯誓死不从,她嘴里被人塞了破布所以说不出话,拼命挣扎,却接连挨了几个耳光,宇文化及见着她如此不配合,嗤笑一声,示意随从上前,伸出手。

    那随从有些摸不着头脑:“郎主,这是?”

    “你来按手印。”

    “啊?可是,小的不是。。。。”

    宇文化及有些不耐烦:“叫你按就按,嗦!”

    那随从很快明白了宇文化及的意思,自己伸出手,沾了印油,在口供上按了手印。

    走个过场而已,反正人抓到了,不需要那么认真,画押,谁管那手印是谁的?

    收好口供,宇文化及大步向外走去,随从谄笑着跟上来:“郎主,这胡姬关到大牢狱里,怕是暴殄天物了。。。那就可惜了,嘿嘿。”

    “嗯?你想说什么?”宇文化及话说到一半停下,见着几个手下笑眯眯的样子,眼睛里仿佛有火光闪烁,于是明白了:“嗯,等。。。。过几日,就赏给你们吧。”

    “谢,谢郎主!”

    几个随从兴奋不已,这胡姬阿涅斯虽然半边脸毁了容,但只要挡着那边脸,另半边脸可是能让人兴奋不已。

    这胡姬身材不错,四肢有力,想来“活”也好,可比那些寻常货色要棒,大家都等着郎主玩腻之后,自己来沾沾光。

    “郎主,不知这小娘子要先安置。。。关到何处?”

    宇文化及思索片刻,示意那游侠儿上前:“你带路,带他们去那个地方,小心看着,莫要让人又跑了。”

    “是,世子。”

    。。。。。。

    太平公主府,千金公主(对外称太平公主)有些坐立不安,今日一早阿涅斯出门办事,这一去就再没踪影,直到现在也没回来,这让她有些焦虑。

    阿涅斯这段时间一直在外奔波,为了给她办事,冒着很大的风险,千金公主知道这一点,所以很怕阿涅斯出事。

    自从弟弟宇文乾铿遇害后,她就只有阿涅斯可以依靠,两人是生死之交的好友,情同姐妹,而千金公主无法承受再失去一个亲人的后果。

    然而,她不得不依靠阿涅斯来收尾,先前的一番精心策划悉数落空,奸相必然会怀疑她,所以千金公主要尽可能把蛛丝马迹藏起来,不让对方找到证据。

    千金公主不好亲自出马,就只能依靠最可靠的阿涅斯,而阿涅斯这段时间一直被人跟踪,却都有惊无险,这让千金公主颇为放心。

    但现在,阿涅斯迟迟不归,让千金公主后悔起来。

    她后悔让阿涅斯卷进这件事,对方是无辜的,而此时却是阿涅斯在冒险奔走,自己独坐府中,安安稳稳。

    正心急之际,忽然外面传来喧嚣声,千金公主觉得奇怪,正要去前院一探究竟,却见一群人闯了进来,府里仆人想要阻拦,被其粗暴推开。

    “大胆!尔等狂徒,竟敢擅闯。。。。”

    千金公主话还没说完,便被当先一人打断:“大长公主,下官有礼了。”

    千金公主闻言定睛一看,这人原来是宇文化及,奸相的一条狗。

    见着千金公主对自己怒目而视,宇文化及不以为意,问道:“大长公主,请问那波斯胡姬阿涅斯,可是公主的侍女?”

    千金公主闻言一愣,心跳不已,强作镇静回答:“不是。”

    不等宇文化及发话,她再说:“阿涅斯是吾妹。”

    “是么?”宇文化及笑起来,笑得很开心,随后拿出一张纸,对着千金公主展开:“大长公主,波斯胡姬阿涅斯,供述你勾结突厥,意图祸乱中原。。”

    “口供,丞相已经看过了,如今,丞相命下官问公主,是也不是?”

    千金公主听了之后只觉天旋地转,勉强站稳,她面色惨白,随即扑向宇文化及:“尔等把她如何了,尔等把她如何了!”

    她知道阿涅斯绝对不会供出她来,而对方拿出了所谓的口供,那就意味着阿涅斯落入对方手中,饱受折磨。

    最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想到阿涅斯被酷刑折磨得不成人样,千金公主心如刀绞,想要去扯宇文化及,却被其随从制住。

    府里的仆人见状想要上前救人,却被宇文化及一瞪:“大长公主病了,本官奉丞相之命送药,谁敢阻拦!”

    话中有话,吓得一众仆人、侍女瑟瑟发抖,不得已纷纷退出院外。

    宇文化及看着千金公主,又看向身边随从:“来啊,把药给大长公主端上来!”

    那随从放下提着的食盒,打开后,拿出一个壶,一个碗,随即将壶中之物倒在碗里,端了上来。

    千金公主看着这一切,看着那碗汤水,心中明白自己的人生走到了尽头。

    她就要死了,不但没能为弟弟报仇,还连累了可怜的阿涅斯。

    “你们放了她,这事与她无关。”这是千金公主的最后请求,她希望给阿涅斯争取一条生路。

    宇文化及冷笑着:“大长公主,阿涅斯好得很,无需操心,请喝药。”

    千金公主看着宇文化及,看着这个昔日为弟弟所信任的心腹,良久之后忽然笑起来:“你,还有良心么?”

    “大长公主说的什么话,良心,下官当然有了。”

    “哈哈哈哈。。。。。”

    千金公主笑起来,笑得眼泪溢出眼眶,弟弟在时,把宇文化及当做心腹,信任有加,宇文化及成日里想办法讨好天子,宛如一条最忠心的狗。

    可弟弟遇害时,宇文化及指鹿为马不说,转身就投了新主人,成了奸相宇文明的一条狗。

    世态炎凉不奇怪,人之常情,可宇文化及这样的做派,让千金公主齿冷,如此忘恩负义的小人,居然没有报应,真是老天瞎了眼。

    “大长公主,药快凉了。”

    宇文化及面无表情的提醒,千金公主没有回答,接过那碗药,往嘴边送。

    忽然间,她将碗向宇文化及扔去,被对方躲开。

    “忘恩负义的。。。。。呜呜呜。。。。”

    想要破口大骂的千金公主,被人紧紧挟持,面颊被人捏着,嘴巴大张,却说不出话。

    宇文化及和随行官员交换了一下眼神,然后从随从手中接过装着毒药的铜壶。

    他走上前,看着不住挣扎却无力挣脱的千金公主,笑了笑,然后将壶口往对方嘴里塞,然后倾倒。

    “咳咳咳。。。。呜呜呜呜呜。。。。。”

    千金公主挣扎着,却无力反抗对方给自己灌药,嘴角流出些许黑色液体,面露痛苦表情,眼睛圆瞪,随后瞳孔渐渐消散,面色发白,身体开始抽搐。

    不一会,耷拉着脑袋,没了动静。

    她被人放到地面,宇文化及怕对方还有气,凑上去,伸手在鼻子处试了一会,随后笑道:“没气了。”

    一旁的官员,作为丞相派来的“监工”,全程目睹宇文化及强行给千金公主灌药,见着尘埃已定,却对宇文化及如此卖力的行径有些鄙夷:先帝如此待你,你却。。。。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