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五十章 心悸

    夜,尉迟炽繁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她只要一睡着,就会做噩梦,梦到自己醉酒之后被人侵犯,瞬间坠入深渊。

    这噩梦太过于真实,总会让她惊醒,然后摸摸身上,发现好端端穿着衣裤,这才放下心来。

    那日腊祭,她在筵席上喝醉了,被宫女搀着到侧殿小憩,迷迷糊糊之间有人将她衣裙脱去,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宇文温,但很快想起来宇文温在广陵。

    惊慌之下,她一个屈膝击中对方裆部,却觉得不对劲,随后她看清这人的样貌,原来是相识的波斯胡姬阿涅斯。

    阿涅斯是来为她宽衣,以便她能更好休息,尉迟炽繁为自己的误会尴尬不已,而杞王妃李氏随后到来,正好为她化解了尴尬。

    没过多久,筵席结束,尉迟炽繁出宫回到王府,当时脑袋有些昏沉沉,于是很快便入睡,次日一早,带着儿子启程回广陵。

    半路上,尉迟炽繁越想越觉得那日之事有些蹊跷:阿涅斯即便是在帮她宽衣,为何要坐上来?

    脱去外衣、长裙,这说得过去,可阿涅斯后来在她身上摸摸索索,更像是要把她的内衣裤都脱了。

    当时,尉迟炽繁酒劲还没散去,所以有些迷迷糊糊,脑子不是很灵光,事后再仔细回忆,越琢磨越觉得奇怪。

    她和阿涅斯关系不错,但也不至于要让阿涅斯来为自己宽衣,实际上对方可以让宫女来,自己不需要亲自动手。

    而阿涅斯为她宽衣的时候,身边没有一个宫女,按说这些宫女,至少有一个人该跟着阿涅斯进来。

    尉迟炽繁越想越觉得奇怪,然而那日她迷迷糊糊的,没有多问,次日离开长安,也不可能掉头回去问个清楚,所以,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却有些许疑惑萦绕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阿涅斯没理由害她性命,或许是为了让她躺着舒服些,却因为力气不够,只能以跨坐的姿势,来帮她调整位置。

    想着想着,尉迟炽繁心中下了结论。

    这件事,她曾想过是不是要和宇文温提一下,不过想想这搞不好是多此一举,平白无故让宇文温操心,毕竟夫君有多疑的毛病,东想西想弄出什么事来就不好了。

    更别说为了这件事,用掉几只信鸽有些不划算,毕竟车队携带的信鸽是要在紧急关头派上用场的。

    所以,尉迟炽繁没有讲这件事告诉远在广陵的宇文温,她看看昏暗的油灯,又看看窗外,紧了紧被褥,继续睡觉。

    驿站的条件当然比不上王府,别的不说,“暖气”是肯定没有的,儿子渐渐长大,尉迟炽繁不可能和儿子睡在一起,所以此时此刻,是孤枕难眠。

    想来,夫君身边必然有人相伴。

    尉迟炽繁有些默然,不过心情很快就好起来,男人纳妾很正常,而宇文温对她的情意一直不变,所以,她实际上没什么好担心的。

    想着再过十余日就能见到宇文温,尉迟炽繁心中期盼不已。

    然而一阵莫名的心悸,让尉迟炽繁惊得坐起身,感受着“扑通扑通”的心跳,她有些惊疑不定。

    穿好衣物转到隔壁,见着宇文维城和宇文维翰睡得正香,她转回寝室,坐在榻边思索着。

    她担心是自己的亲人出事,以至于心意相通,自己感受到了。

    父母和弟弟已经隐姓埋名、避走他乡,真要出了事,尉迟炽繁也鞭长莫及,而她想着想着,不由得想到了宇文温。

    但宇文温如今并未外出征战,在广陵好好的,又能出什么事?

    尉迟炽繁躺下,缩在被子里,回味着那阵心悸,渐渐倦意上涌,眼见着即将睡着,却被又一轮心悸给惊醒。

    她再次坐起身,摸着胸脯,冷汗直冒。

    。。。。。。

    咣当一声,一个水壶跌落地面,幸亏这铜制的水壶没有盛水,落到地上打了几个转便停下了。

    阿涅斯看了看这水壶,又看了看那失手的年轻宦官,没有什么表情,继续向前走。

    她方才陪着天子玩耍,换了一身男装,扮作打虎的好汉,此时因为急着出宫,没换成女装,故而走在路上,就是一个英俊潇洒的俏郎君。

    年轻宦官愣愣看着阿涅斯离去的背影,有些魂不守舍,一旁的同伴见状拍拍他的肩膀:“怎么的,不捡起来,莫非皮痒了?”

    “啊。。。捡、捡。。。。”

    年轻宦官弯腰去捡水壶,看上去没什么异常,然而心中却乱成一团,因为面前这女扮男装的胡姬,让他想起了腊祭那日的一幕。

    豳王妃躺在榻上,衣裙已被脱去,一个男子压在王妃身上,王妃先是“啊”了一声,然后那男子哆嗦起来。

    年轻宦官据此判定王妃失身,于是将消息传了出去,最后必然传到豳王那里。

    可现在,他发现那日的男子,似乎和眼前这男装胡姬很像,极大可能是同一个人,而这胡姬似乎和豳王妃很熟,所以。。。

    也许那日,是他想差了。

    虽然不知道那日这胡姬为何女扮男装,为何会压在王妃身上,但显然可见,王妃不可能失身,也正是因为如此,杞王妃入殿之后,并未发生什么事。

    豳王妃好端端的,身边又不是男子,杞王妃哪里会大惊小怪?

    想到这里,年轻宦官冷汗都冒出来了,他知道自己发出去的消息被豳王收到后,对方会气得不行,而实际上,很可能事情并没有发生。

    那么,他很可能是想多了。

    此时天空乌云密布,一阵心悸,让年轻宦官微微颤抖,他掉头就要往宫门跑,想要出宫传消息,却被同伴扯住:“哎哎哎,愈发过分了啊!事还没做完,就想溜?”

    。。。。。。

    沙沙的脚步声中,阿涅斯快步前进,她没有回头看,却知道身后跟着几个人,这对于她来说没什么,因为这段日子她身后总是有“尾巴”,今日若没有,反倒不习惯了。

    今日阳光明媚,她从公主府出来没多久,就被人跟上,却不慌不忙带着对方兜圈子。

    如今在街巷里绕来绕去,很快便将身后的尾巴甩开,但她不敢大意,继续绕了几个圈子,确认真的甩掉了“尾巴”,才松了口气。

    她小心翼翼的走进一处街巷,在约定的接头地点——一处小院外停下,学着猫叫,三长一短。

    院内也响起猫叫,三短三长,随后院门开启,露出一条门缝。

    阿涅斯闪了进去,和开门的一名胡姬交谈起来:“东西呢?”

    “在房里,我去取来。”

    那胡姬走进房间,阿涅斯则环顾四周,观察起环境。

    这是她的习惯,每到一处地方,会注意周边情况,以便发生意外时,能尽可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不一会,那胡姬从房里走出来,手里提着个包裹,阿涅斯拿出一袋碎银,正要和对方交易,却见包裹落地。

    “哎呀。”

    那胡姬低声惊呼,随即弯腰去捡,阿涅斯看着对方捡包裹,忽然觉得一阵心悸。

    电光火石间,阿涅斯猛地一闪,只见面前一道白雾擦肩而过——那胡姬向她撒石灰粉。

    躲过一劫的阿涅斯,手中多了一把利刃,她扭动着身躯旋转着,却见寒光一闪,夹带着血光,扑上来的胡姬被她一刀划破手臂,痛苦的捂着伤口蹲下。

    身手灵活的阿涅斯没有迟疑,立刻往院门处冲去,身后房间里冲出数人,高声喊叫着。

    但她没有走院门,而是纵身一跃,手足并用,直接攀上了院门旁的院墙。

    院外,几个男子手握木棍、布袋守在院门两侧,见着她突然出现在墙头,竟一下子没回过神。

    阿涅斯沿着墙头向前跑了几步,如履平地,随即跳下地面,拔腿就跑,动作一气呵成,宛若一只灵活的猫儿,三两下就逃出了陷阱。

    “愣着做什么,追,追啊!!”

    声嘶力竭的呼喊声中,守株待兔的男子们如梦方醒,呼喊着向前追。

    不远处的街角,宇文化及见着这波斯老鼠居然逃出了自己精心设下的陷阱,不由得冷笑一声:“追,今日若是抓不到人,尔等一个个都别回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