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八章 幸不辱命

    筵席结束,外命妇们纷纷离开,在宫女的引领下,向着宫门走去,之前几位不胜酒力先行离席的外命妇,也在人群之中,面色如常的豳王妃亦在其列,和其她外命妇谈笑风生。

    豳王妃不胜酒力,离席休息,许多外命妇都看到了,大多数人都不以为意,但有的人却想起了往事。

    那是大象二年二月,当时的天元皇帝,将四名皇后册封,外命妇们依例入宫庆贺并赴宴,而就在宴席上,天元皇帝看中了貌若天仙的西阳郡公夫人尉迟氏,也就是如今的豳王妃尉迟氏,不住的劝酒。

    天子的意图是如此不加掩饰,许多人看在眼里,却不敢吭声,眼见着尉迟氏已经醉眼蒙楞,即将被人搀下去,却有刺客行刺天子。

    当时,如果没有那刺客行刺,恐怕尉迟氏要糟。

    往事已矣,没想到时隔多年,尉迟氏又在宫里酒宴上喝醉,虽然今时不同往日,但当年经历过的外命妇们,心中免不了嘀咕。

    万一豳王妃在宫里滞留,有什么不好的风声传出去,身在广陵的那一位知道后,恐怕要发狂了。

    如今见着豳王妃尉迟氏没什么异常,那几位不再多想,埋头走路,而人群之中,大长公主(千金公主)见着豳王妃好端端走着,又看看自己身边神色黯然的阿涅斯,心中有些悲凉。

    她为了报仇,已经倾尽全力,但。。。。

    突厥大军已经退回草原,豳王妃明日就要启程前往广陵,她的计划,全都落空了。

    挑动突厥进攻周国,成功了一半,但突厥军队没用,打不过周军,只能灰溜溜撤军。

    千金公主不死心,想办法让豳王妃在长安多住了一段日子,然后她借着外命妇在腊祭入宫庆贺的好机会,要让豳王妃误以为自己失身,以此挑动豳王和杞王两兄弟内讧。

    豳王妃貌若天仙,倾国倾城,肯定有人对其有想法,但敢将想法付诸实施的人,从身份上来说,恐怕就只有杞王,才有实际行动的可能。

    但以杞王宇文明的性格和行事作风,不太可能做出如此禽兽不如之事,而千金公主能力有限,无法给对方下药,让其兽性大发。

    更别说若她有能力给宇文明下药,就直接下穿肠毒药,何苦多此一举?

    所以,杞王会不会染指豳王妃实际上并不重要,千金公主知道,她只要让豳王妃误认为自己被杞王所玷污,或者旁人认为发生了这种事,那就够了。

    对王妃很在意的豳王,得知这一消息之后必然发狂,两兄弟刀兵相向,千金公主复仇的计划就有很大概率成功。

    但现在,她唯一能依靠的阿涅斯未能将豳王妃宽衣解带,这样的机会,以后恐怕都不会再有了。

    方才她人在殿内,心却飞到豳王妃哪里,虽然知道这样对不住尉迟氏,却已做出了选择,并期盼着成功,所以待得阿涅斯回来时,她无比希望对方说一句“幸不辱命”。

    然而,忙来忙去,不过竹篮打水一场空。

    突厥之事,恐怕宇文明已经怀疑上她,今后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而复仇的机会,怕是再也不会有了。

    千金公主叹了口气,在阿涅斯的陪伴下,向宫外走去。

    。。。。。。

    皇宫一隅,小院内宦官们正在清洗餐具,腊祭筵席结束,有大量餐具需要清洗,而身为普通宦官,这种活自然是他们来做,不做完就不能休息。

    本来这种事该由杂役来做,但如今皇宫里规矩多,不许寻常人等入宫做杂务,所以许多事情都得由宦官们来做。

    所幸,在宦官们的努力下,堆积如山的餐具已经清洗完毕,逐一放在架上,累得双手发软的宦官们则坐在一旁休息。

    一名年轻宦官,独坐不语,看着双手发呆,心思却飞到不久之前。

    殿里发生的事情,历历在目。

    豳王妃躺在榻上,衣裙已被脱下,一个男子压在豳王妃身上,王妃“啊”了一声,男子哆嗦了一下。

    这意味着王妃被那男子玷污了。

    想到这里,年轻宦官眼眶有些发热,他本来要保护王妃,事后能骄傲的向豳王说一声“幸不辱命”,但现在,他失败了,没能保护好王妃。

    他不知男女之事,因为家境贫寒,所以净身入宫混口饭吃,而宫里的宦官虽然身体残缺,私下里却格外喜欢议论男女之事。

    也许是缺什么就关心什么,宦官们私下里说起男女之事那叫一个津津乐道、活灵活现。

    所以他从这些议论之中知道,男女之事到了最后,男女可能会情不自禁“啊”起来,或者会哆嗦起来,而今日,他可是看得清清楚楚。

    那个男人明显已经得手了,他不知该怎么办,这时有人来了,他本来想喊,却发现来人是杞王妃。

    敢在宫里侵犯豳王妃的人,可想而知只有那一位,他远远地看不清楚,但能确定那人是男子,而杞王妃入殿之后,果然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他躲在窗外,知道自己要是出首怕是要被灭口,只能偷偷离开。

    现在,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是好,双手紧握成拳,手心出汗。

    筵席结束,外命妇们离开皇宫,他远远看见豳王妃神色如常的走向宫门,看上去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可王妃明明刚被人给。。。。

    想到这里,年轻宦官猛地惊出一身冷汗:莫非王妃碍于面子,不敢声张,还是。。。屈服于杞王的淫威之下?

    他开始纠结起来,如果自己当做没看见,不向豳王汇报事情真相,那么这件事可能就掩盖过去,除了当事人,谁也不知道腊祭之日发生了什么。

    豳王和王妃,依旧恩爱,然后。。

    王妃生下野种,豳王却毫不知情,视如己出,白白给人养儿女?

    或者是被奸夫**里应外合弄得家破人亡?

    宦官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听说过一些奸夫**谋夺苦主家财的故事,所以不希望对自己有恩的豳王落得如此下场。

    他入宫当宦官,是因为活不下去了,净身时称自己父母双亡、家中再无亲人,但实际上还有个弟弟,在洛阳沿街乞讨。

    入宫后,他收到弟弟的口信,说因为机缘巧合,为豳王收留。

    于是他为豳王做事,成为豳王在宫里的耳目,弟弟得了保障,因为表现出色,得了赏赐还娶了媳妇,生了儿子,过上了好日子。

    对此,他对豳王感激涕零。

    豳王对他兄弟有恩,所以他不可能昧着良心,对今日发生的事情视若无睹。

    什么贞洁烈女,不存在的,只要被人得手一次,就必然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他觉得即便豳王妃一开始不愿意,但失身已成事实,日后迟早会和杞王私通,甚至可能祸害豳王。

    想着想着,他喃喃道:“我。。。不会变成哑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