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五章 腊祭(续)

    殿内,外命妇们正在宴饮,今日腊祭,满朝公卿及百官要入宫庆贺,外命妇们当然也要入宫庆贺,顺便在庆典和筵席上相互交际。

    命妇,泛指有封号的妇女,有外命妇、内命妇之分,内命妇为皇帝的妃、嫔以及未婚的公主,外命妇则是公卿、士大夫之妻或母,以及出嫁的公主。

    外命妇的品秩,随着自己夫君的官职、爵位,没有俸禄,只享受名义上的待遇,

    每逢朝廷有大事、庆典,或者皇宫里有什么重要活动,外命妇都会如自己的夫君、儿子一样,入宫参加相应的各种活动。

    每到这时,身着各式命妇服饰的外命妇们,成了皇宫里的一道靓丽风景线,虽然其中有老有少,但看上去依旧让人赏心悦目。

    此时,殿内的花枝招展中,最让人赏心悦目的外命妇,是光彩照人的豳王妃。

    豳王妃尉迟炽繁,是出了名的美人,貌若天仙,犹如一朵正在绽放的鲜花,在花丛之中分外显眼。

    她没有特意打扮,也没有特意浓妆艳抹,但天生丽质,顾盼生辉,虽然已为人母,年纪却刚好,没有新妇的青涩,没有半老徐娘的暮气。

    言谈举止端庄,却又不失青春活力,与年纪迥异的外命妇们交谈,都能谈笑风生。

    比她有见识、有阅历的外命妇大多人老珠黄,比她年轻的外命妇却明显不适应如此场面,说起话来有些拘谨,不像豳王妃那样游刃有余。

    此时已酒过数巡,因为喝了些许酒的缘故,尉迟炽繁面色红润,使得原本就白里透红的皮肤,泛起迷人的光泽,正与其交谈的外命妇们,羡慕之余不由得心中疑惑。

    豳王有如此明艳动人的王妃,怎么还纳了好几个妾

    莫非那几个妾,也有不下于王妃的容貌

    豳王宇文温,据说纳了五个妾,其中之一是王妃的妹妹,也就是当年的伪后,外命妇们觉得,做王妃的姊姊那么漂亮,想来妹妹也差不到哪里去。

    至于豳王的其他几个妾,因为很少抛头露面,基本上都是在王府里见客,从不会到别人府邸走动,所以这几位长得如何,许多人都不知道。

    但妾以色侍人,想来样貌差不到哪里去。

    收起好奇心,外命妇们向豳王妃打听起一些事情,其中之一,就是“暖气”。

    豳王很会经营产业,又兼任市舶使,所以王府财大气粗,故而用上了一种很神奇的器具,唤作“暖气”。

    这种神奇的器具,能把房间里变得温暖,比烤火炉要好很多,如今已入冬,许多去过豳王府做客的外命妇,亲自感受了一下什么是“温暖如春”,随后念念不忘。

    外面天寒地冻,而在有“暖气”的房间里,人却能如春天时衣着单薄,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夜里不需要往榻上放怀炉,就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半夜起来时,也不会因为衣物穿少了而着凉,这对于许多年事渐高的外命妇来说,具有很强的吸引力。

    “暖气”,是豳王府先用上的,也只有豳王府的工匠能安装。

    后来杞王府用上了“暖气”,皇宫里太后和天子也用上了,所以神奇的“暖气”,渐渐为大家所知,如今是腊月,天寒地冻,谁不想家中也有如此取暖利器,所以纷纷和豳王妃打听其相关事宜。

    据说用“暖气”要烧煤,所以得立起个烟囱,而这烟囱成日里往外冒黑烟,看上去有些煞风景。

    但只要在寒冬腊月里过上温暖如春的生活,煞风景就煞风景,而外命妇关心的另一个问题,就是使用“暖气”的费用大概是多少。

    要装“暖气”,得在府里安装“锅炉”,还得铺设管路,这得花上一笔钱,而正式用起来时,因为要不停烧煤,一个月下来,可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尉迟炽繁看着几位长辈,莞尔一笑:“这有什么贵的每月三百多贯钱,折合每日十来贯,这哪里贵哟,一家人一顿饭下来都差不多了,冬天三四个月罢了,又不是全年都在烧煤。”

    一名年长的外命妇听得尉迟炽繁这么说,赶紧叫屈:“哎呀,王妃说笑了老身哪里一顿饭吃上十来贯。。。。”

    “郡君又在消遣晚辈了,晚辈上次到郡君府里做客,那一碗参汤,可不下十万钱吧”尉迟炽繁捂着嘴轻轻笑起来,笑得十分迷人:

    “郡君,不过一碗参汤的费用,晚辈都能用得起,郡君哪里用得着心疼。”

    “哎哟,老身和谁比,也不敢和王妃比呀。”

    炫富,不只是在年轻人之间才有的现象,外命妇交际时,尤其在这种场合,不知不觉之中都会花样炫富,以彰显自家的与众不同。

    所以,用不用得上“暖气”,开始成为长安权贵圈私下里炫富的新潮流。

    已经有专门的商社经营“暖气”,为权贵的府邸安装暖气及配套设施,然后负责运营,当然,这是要收费的,而且费用不菲。

    然而对于权贵之家来说,区区每月数百贯的“使用费”根本就不算什么。

    尉迟炽繁和几位外命妇聊得正起劲,大长公主缓缓走近,和尉迟炽繁交谈起来。

    大家都知道大长公主和豳王妃交情不错,所以不觉得有什么突兀,见着大长公主竟然是来提前向豳王妃践行,而豳王妃明日便要启程去广陵,大家先是一愣,随后回过神来。

    豳王如今坐镇广陵,而元日将近,豳王妃若要赶在元日前抵达广陵,自然要抓紧时间赶路。

    今日腊祭,是十二月八日,而长安到广陵,距离两千里以上,想要在二十日内抵达广陵,确实很赶,不过到了豫州总管府地界后,可以乘船经汝水入淮水,昼夜赶路,速度也很快。

    在大长公主的提议下,几位外命妇一起向豳王妃举杯以作践行,因为豳王妃此时有些酒劲上头,所以大长公主建议豳王妃意思意思即可。

    尉迟炽繁不以为然,她觉得自己离上头还很远,于是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大长公主和外命妇们又交谈了几句,因为要主持筵席,所以转到别处去了,尉迟炽繁觉得有些酒意上涌,便坐回位置稍事休息。

    今日腊祭,本来应该太后主持筵席、招待外命妇们,不过天子年幼,所以此时太后在大殿陪着天子,这边厢,就是大长公主来主持。

    尉迟炽繁看着大长公主的背影,忽然觉得对方有了几个分身,然后觉得地面有些晃悠。

    她摸了摸面颊,只觉有些烫,不由得提醒自己:喝上头了这可不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