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四十一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突厥都蓝可汗,以周国藏匿可贺敦宇文氏为由,率大军南下,分几个方向入寇中原,东路攻击定襄,威逼并州,中路入夏州,西路入陇右,奔着关中而来。

    周国随即派出军队迎战,忽如其来的战争,让关中震动。

    自隋国灭亡后,突厥有将近七年没有南犯,即便后来奸相尉迟惇发难,周国国内战火纷飞,突厥依旧没有趁火打劫,因为对方国内也出事了。

    其叶护可汗西征时阵亡,继位的都蓝可汗压不住其他可汗,于是突厥各部纷争不断。

    直到后来,都蓝可汗通过一系列合纵连横、软硬兼施,终于压服群雄,坐稳了位置。

    突厥和周国都刚刚结束内乱,正是需要休养生息的时候,可谁也没想到突厥却悍然入寇,不过这虽然出乎大家意料之外,却在情理之中。

    突厥,和中原国家不同,所谓可汗,实际上是诸部落盟主,亦如狼群的头狼,身为头狼,必须能给狼群带来食物,不然就会众叛亲离,被狼群驱逐。

    突厥可汗,必须能给追随的各部落贵族们带来利益,不然就无法服众,到时候就是亲兄弟都不服。

    突厥内乱了几年,各部落打得筋疲力尽,好不容易达成妥协,那么想要吃肉,就得把目光转往国外,富庶的中原自然是首选。

    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发动对外战争,转移国内矛盾。

    宇文温想到这里,叹了口气,放下信,看着窗外。

    入冬了,北风凛冽,天寒地冻,树影摇曳,落雪纷纷。

    周国想要休养生息,树欲静而风不止,不过对方既然打上门来,己方如果怂了,那么突厥必然得寸进尺。

    宇文温刚从江南回到广陵,就收到长安的新消息,周军已经出击,要拒敌于关中之外,而统领几位行军总管的行军元帅,是杞王世子、雍州牧宇文理。

    宇文理根本就没有领兵的经验,更别说作为行军元帅,统领大军与强敌交战。

    很明显,这是丞相、杞王宇文明为了让儿子立威而做出的决定,毕竟日后有了赫赫军功在手,面对诸多权贵、武勋,底气才能足起来。

    然而刷声望立威也得看情况,如果事关国运的决战,主帅变成“猪队长”,那可是要命的。

    对此,宇文温有些担心,毕竟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以萧梁为例,历次梁军与魏军大战,不是梁军将士不给力,奈何担任主帅的梁国宗室们都是饭桶、窝囊废,只会坏事。

    要么轻敌冒进,要么畏敌如虎,还经常风声鹤唳自己吓自己,以至于经常丢下主力开溜,导致全军溃败,不过宇文温不觉得此次周军会吃亏。

    道理很简单,宇文理就是个挂名行军元帅,具体指挥,当然是宇文明为其备下的“豪华智囊团”来进行。

    而突厥虽然来势汹汹,但总总迹象表明,对方是来抢劫而不是灭国的。

    抢劫,自然要留着性命回去享受战利品,而一个突厥部落在抢劫过程中伤亡太大,很容易被别的部落趁机吞并。

    所以,突厥大举虽然来势汹汹,实际上内部却是各怀心思,心不齐。

    只要周军打赢几场关键硬仗,突厥军队内的大小贵族必然心生退意,那么周国方面再适当做做工作,和对方来个“某某之盟”什么的,花点钱财,给个台阶,就能把对方打发走。

    如此一来,关中的威胁解除,百姓得以躲过一劫,而宇文理的大功劳也到手了。

    宇文温都能想象宇文理班师回朝时,宇文明会有多高兴,换做是他,若是宇文维城立下如此大功,怕不也要笑得合不拢嘴。

    可怜天下父母心,宇文温对宇文明做出如此安排很理解,不过他坐镇江南,现在就只能旁观己方和突厥打仗了。

    当然,如果发生意外,宇文理真变成“猪队长”,被突厥击败,周军精锐损失殆尽,然后突厥大军兵临长安,如此一来,机会就。。。

    老婆儿子还在长安,神特么突厥大军兵临长安、我的机会来了!

    想到这里,宇文温就有些烦躁,本来当宇文维城的病好了以后,尉迟炽繁就该带着两个儿子来广陵,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尉迟炽繁要在长安多住一段时间。

    理由当然有,尉迟炽繁想让儿子多和其他权贵子弟交往,多结识几个朋友,多和权贵子弟们一起活动,否则再这么下去,豳王的儿子会和长安的权贵子弟圈格格不入。

    说白了,尉迟炽繁想让儿子们融入长安的权贵子弟圈,多结交一些朋友,以便给未来的发展打好基础。

    这个理由,让宇文温无法辩驳。

    而尉迟炽繁还想让儿子在长安就读露门学,而不是在黄州州学读书,宇文温想反对,却不知如何该如何说。

    说白了,还是圈子问题,宇文温的儿子们,实际上不需要靠读书做官,有平均水准以上的文学功底就行,学多了没什么用。

    而在露门学读书,实际上不是为了求学,是为了“同学圈”。

    能在露门学读书的人,基本上都是权贵子弟,对于权贵子弟来说,在露门学读书是一个培养人脉的好机会。

    在黄州州学、或者在随着豳王府时不时搬迁的小学堂里读书,宇文温的儿子们没有这个机会。

    宇文温对儿子们寄予厚望,尉迟炽繁同样如此,她宁愿和宇文温暂时两地分居,也要给儿子一个门当户对的交际圈,多认识一些权贵子弟。

    夫妻因为儿女的教育问题发生分歧,古今中外,再正常不过。

    但现在,不正常。

    宇文温认为事情没那么简单,尉迟炽繁先前一直没有纠结儿子的交友问题,结果忽然间自作主张、态度坚决,要陪着儿子在长安住上一段时间。

    事情有些不对劲。

    正如突厥忽然发飙那样,事情的原委,是年初抵达长安的突厥使者听到风声,认为周国的太平公主,就是突厥的可贺敦(千金公主),现在如果周国不交人,都蓝可汗就自己来接人。

    而尉迟炽繁要留在长安,肯定是有人鼓动。。。。

    宇文温想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千金公主。

    那年元日,天子遇害,幕后真凶据说是刘居士,宇文温当时不在长安,不清楚具体情况,不过他觉得千金公主如果丧失理智,可能迁怒于宇文明。

    所以,千金公主为了所谓的“报仇”,有泄露自己真实身份的动机,以此引突厥大军来攻,那么。。。。。

    那么难道是千金公主煽风点火,鼓吹“权贵子弟圈”,就是为了让尉迟炽繁留在长安,多陪着她聊天?

    宇文温想到这里,忽然跳起来,怒火蹭蹭蹭就往上窜,尉迟炽繁是他的逆鳞,所以十分敏感,由此,宇文温的思路瞬间扩散:

    不会是哪个好色之徒看上我的女人,开始找机会勾引了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