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八章 老鼠

    “到底是谁,向突厥使者透露消息你可有线索”

    “回丞相,下官有些眉目了。”

    “是谁”

    “丞相,下官尚无真凭实据,且有嫌疑的人不止一个,若现在说,恐怕会影响丞相的判断。”

    “是么。。。。。你先回去吧。”

    “是,下官告退。”

    司士宇文化及告退,殿内只剩宇文明一人,他来回走动了一会,走到殿外,抬头看看天空,看着朵朵白云,陷入沉思。

    秋冬之际,天气越来越冷,不过宇文明现在不觉得冷,因为怒火让他全身发热。

    宇文明作为执政,平日大多在宫里处理政务,以彰显他辅佐天子、兢兢业业的本分,而现在,有人背地里使坏,开始搞阴谋诡计,明显是有所图。

    春末,出使突厥两年有余的长孙晟回来了,带回突厥国内的最新消息,而与此同时,突厥都蓝可汗派来的使者,也随着长孙晟一起抵达长安。

    突厥国内的内乱似乎已经结束,好不容易坐稳汗位的都蓝可汗,急切的想和周国加强关系。

    突厥可汗,实际上是诸部落的盟主,或者说是狼群的头狼,必须给狼群带来猎物,头狼的位置才能稳当。

    都蓝可汗希望从周国这边要些好处,壮大自己部落实力的同时,收买一下其他部落的贵族们。

    对此,宇文明的态度是可以互市,但所谓的“花钱消灾”是不行的。

    当然,为了体现周国维持两国友好关系的诚心,两国互市时,周国可以适当让利。

    他还写了一封信,用的是突厥文,让突厥使者带回去给都蓝可汗,以便都蓝可汗感受到他愿意维持两国友好关系的诚意。

    宇文明不会突厥语,更不会写突厥文,亲笔信实际上是口授,由有司代写。

    但他作为周国的执政,白纸黑字足以表明周国的立场,与此同时,他还准备了许多财物,让突厥使者带回去复命。

    现在,秋冬之际,都蓝可汗再次派遣使者到长安,可这一次,对方来者不善,提出了一个要求,让宇文明错愕:

    都蓝可汗听说前任可贺敦宇文氏已回到周国,那是数年前的事情,而周国一直瞒着他,所以都蓝可汗很生气,要求周国立刻把宇文氏送回草原,继续做可贺敦。

    千金公主宇文氏,大象二年初和亲塞外,为突厥佗钵可汗的可贺敦。

    一年后,年迈的佗钵可汗去世,其侄阿史那·摄图继任可汗之位,是为沙钵略可汗,千金公主按照草原风俗,成了沙钵略可汗的可贺敦。

    六年后,沙钵略可汗去世,其弟处罗侯继位,是为叶护可汗,或称莫何可汗,千金公主依例成为叶护可汗的可贺敦。

    结果不到两年,叶护可汗战死,千金公主没于乱军之中,却大难不死,辗转万里回到中原。

    她是天子宇文乾铿的亲姊姊,所以隐去身份留在中原,这么多年过去,千金公主的身份一直没有外传,对外称太平公主。

    叶护可汗战死后,其侄、沙钵略可汗之子阿史那·雍虞闾继位,为都蓝可汗,现在听到了风声,派使者来要人,使者声称若周国不交出可贺敦,都蓝可汗就亲自来长安接人。

    带兵来接人。

    这是威胁,而不是商量,宇文明恼怒之余,注意到一个问题。

    那就是春末时,突厥使者在长安还好好的,态度很端正,可能是后来听到了什么风声,所以回去后向都蓝可汗禀报,对方才会态度转变,再派使者来要人。

    指名道姓,要见太平公主,然后接回去,继续做突厥的可贺敦。

    所以,年初时,突厥使者是如何得知这一内幕的

    宇文明判断,肯定是有人通风报信,但突厥使者在长安基本没什么熟人,不可能听了陌生人的只言片语,回去后就向都蓝可汗禀报这件事。

    那么,是谁搞出这种事来对方想干什么

    宇文明问到了阴谋的气味,他不会掉以轻心,所以要尽快做出应对。

    第一个嫌疑人,就是千金公主本人,宇文明不认为对方知道自己和先帝的死有关,但对方可以因为他是天子去世的“受益人”,而直接认定他是幕后主使。

    千金公主在周国没有根基,没有丝毫权利,自己想要报仇基本不可能,所以唯一的办法,就是回草原继续做突厥的可贺敦,然后煽动都蓝可汗兴兵来犯。

    有动机,有可行性,所以千金公主的嫌疑最大。

    宇文明有些后悔自己当初为何不让其“暴病身亡”,不过转念一想,他要连一个弱女子都对不不了,怕得跟什么似的,那简直是笑话。

    而此事的幕后主使,未必就真是千金公主,宇文明担心自己被人诱导,成为捕蝉的螳螂,把千金公主这只“蝉”杀之后,,被人来个“黄雀在后”。

    更别说如今不能杀千金公主,因为突厥使者已经把话说在前头:太平公主肯定就是千金公主,要是出事了,都蓝可汗绝不会善罢甘休。

    千金公主作为前任可汗的可贺敦,按例,现在就是都蓝可汗的女人,如果都蓝可汗的女人、突厥的可贺敦在周国遇害,那么周国要付出血流成河的代价。

    这样的威胁,宇文明不会怕,但他不想这么快和突厥翻脸,所以要尽可能拖时间,而揪出幕后真凶,也是他要做的事情。

    想着想着,宇文明陷入沉思:那么,到向突厥使者通风报信的幕后主使,到底是谁呢

    。。。。。。

    宇文化及骑着马,缓缓走在街道上,看着繁华的街景,不由得有些恍惚。

    时间一晃,差不多三年过去,日渐平凡的日子,竟然再起风波了。

    有人在策划着什么,作为杞王帐前一条看门狗,宇文化及自然闻到了阴谋的气味。

    他作为夏官府司士中大夫,正五命品秩,掌管群臣名册,不大不小的京官,本来可以很悠闲,但因为杞王要防着豳王,所以有了特别任用。

    杞王和豳王是亲兄弟,虽然豳王宇文温已经出继,名义上是杞王的堂弟,但两人的关系一直不错,看不出有什么大问题。

    但总有一天,兄弟俩的隔阂会越来越深,至于会不会翻脸,尚未可知,所以,和宇文温有仇的宇文化及,对于宇文明来说,就有了用处。

    豳王宇文温极其会经营,其实际掌握的财富,没人知道有多少,但大家都知道对方财大气粗,而有钱能使鬼推磨。

    所以,豳王可以暗中收买许多人,却唯独不能收买一个人,那就是宇文化及。

    正是因为如此,宇文化及才有机会成为杞王帐前一条看门狗,提防魑魅魍魉。

    而千金公主身边的那个波斯胡姬阿涅斯,其暗地里搞的小动作,就被宇文化及发现了。

    只是没有证据,暂时还不能采取行动,以免惊动对方。

    毕竟捉贼要捉赃、捉奸要捉双。

    想到这里,宇文化及脑海里浮现出那个波斯胡姬的身影,不知过了多久,他轻轻笑起来:

    “哼,成日里藏头露尾的,老鼠就是老鼠,即便是波斯来的,也不过是一只波斯老鼠罢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