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三十四章 诸位,寡人不喜欢战争!

    “当当当”的声音响起,那是钟楼上的时钟正点报时,街道上行人依旧来去匆匆,大部分人对这声音没有特别的反应,只有少数人停下脚步,从怀里掏出怀表对时间。

    听着钟声响起,然后停下脚步对时间的人,绝对不是广陵本地人。

    此时此刻,织造司官员徐盖同样停下脚步,掏出怀表对时间。

    他本来没有这种习惯,但因为公务原因,渐渐养成了对时间的习惯。

    在亳州小黄时,城里就有钟楼,而想要确认自己的怀表走时准不准,就得在钟楼正点报时的时候对一下时间。

    实际上这对于大部分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大家不需要精确到“分”的时间。

    农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需要这么精确的时间,工匠们同样如此,平民们亦是这般,只有大规模纺织布匹的水力作坊,需要精确计时,计算产量和工资。

    纺织作坊需要精确计时,和纺织作坊打交道的人就染上了“对时间”的习惯,徐盖正是其一,他对好时间,继续向前走。

    河南道织造司,因为连年业绩出色,为国库带来大量收入,所以朝廷开始在别的地方设置织造司,河北道织造司、山南西道织造司陆续筹建。

    与此同时,东南道织造司亦在筹建。

    东南道织造司,负责淮南、江南各地织造事宜,而作为河南道织造司表现出色的官员,徐盛和几位表现同样出色的同僚承担了东南道织造司的筹建工作。

    东南道织造司官署位于广陵,以便兼顾淮南、江南三吴之地,所以徐盖从亳州小黄来到扬州,成了寓居广陵的外地人。

    淮南、江南原是陈国故地,自去年年底战事结束之后,百废待兴,朝廷免了十年赋税,以便百姓休养生息,与此同时,设织造司,要为国库带来更多的收入。

    按照河南道织造司的经验,如果织造司以理价格“预购”百姓出产的丝麻,对于刺激当地百姓种麻、种桑发展很有帮助。

    而水力纺织作坊想要运转起来,需要兴修水利,雇佣大量劳动力,如此可以吸纳大量无地游民,让对方能够自食其力养活自己。

    当然,要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纺织工,需要进行“上岗培训”,这需要时间,也需要熟练工来手把手教。

    所幸河南道织造司有大量熟练工,也正是如此,才能为其他织造司的筹建提供有力支撑。

    徐盖和同僚对于织造司的建立和运作很有经验,鼓足干劲忙碌了数月,终于有所建树,可时局突变,江南躁动起来,为东南道织造司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东南道织造司官署大门前,徐盖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乌云蔽日,预示着即将有一场大雨来袭。

    如今是夏秋之际,雨水多,一旦下起雨来,可以接连下上几日。

    就不知这场雨,何时能够结束。

    。。。。。。

    大雨倾盆,绵延数日,扬州总管府署内,宇文温看着屋檐下的水帘有些无奈,如今是雨季,雨一下起来轻易不会停,那意味着兵马调动多为不便。

    收回视线,他看向手中的信,信中熟悉的字迹,为尉迟炽繁所写。

    这是一份家书,远在长安的尉迟炽繁向身处广陵的宇文温报平安。

    年初,宇文温班师回朝,路过洛阳时,把王妃、世子、庶长子也带上,一起入京,见见大场面。

    后来他改任扬州总管,即将从长安启程赴任之际,却得知江南局势不稳,于是连夜南下,王妃尉迟炽繁则带着世子、庶长子稍后出发。

    结果庶长子宇文维翰病了,尉迟炽繁不可能让庶子带病长途跋涉,便留在长安,照顾宇文维翰,世子宇文维城自然也留下来。

    好不容易等宇文维翰痊愈,又休养一段时间恢复体力,结果世子宇文维城又病倒了。

    尉迟炽繁急得团团转,自然不能带着儿子出发,还是得留在长安,等儿子病好了再走,如此一来,就拖延到现在。

    而宇文温的其他家眷,早已抵达广陵,杨丽华虽然担心儿子的病情,却不好赶去长安,以免让人认为她不信任王妃,故而如今豳王府家眷之中,就差尉迟炽繁母子三人不在广陵了。

    尉迟炽繁在信中报平安,说宇文维翰的病情稳定,开始好转,想来好好调养一段时间就能痊愈。

    确认儿子安然无恙,宇文温松了口气,对于他来说,无论嫡庶,都是自己的血脉,而这年头低下的医疗技术水平,足以抹杀贵贱之间的等级差距。

    在病魔面前,无论贵贱都是平等的。

    他的两个儿子,染上的是风寒,并不是仆人们照顾不周,而是病这种东西,根本就无法绝对避免。

    患上风寒,也许只是普通的头痛发热、感冒流鼻涕,但一不留神很容易转为肺炎,在这没有抗生素的时代,患上肺炎就意味着患上绝症。

    即便没有患上痨病这种绝症,一般的病症,吃药只是辅助,主要还是看病人身体的抵抗能力如何。

    宇文温如今就觉得很庆幸,庆幸他一直注意让儿子们锻炼身体,增强抵抗力,不然一个个娇生惯养,染上病就很容易一命呜呼。

    正思索间,敲门声起,片刻后一名吏员来报,说诸将已经到齐。

    宇文温收好家书,起身走出房间,转入议事厅,只见厅里人满为患,都是将领。

    身着戎服的宇文温,虽然没有穿铠甲,却依旧威风凛凛,众将见其到来,纷纷行礼。

    此时此刻议事厅内的将领,有的是宇文温多年部下,有的则是外调而来,第一次听命帐下。

    宇文温来到上首,身后墙上挂着一幅巨大的舆图,他拿起一根竹竿,直入主题:

    “江南,有人图谋不轨,煽动无知百姓,围攻官署,辱骂、恐吓官吏,甚至寻衅滋事。”

    “这些官吏,还有百姓,是朝廷的子民,绝不容宵小蹂躏,那些人想做什么,不言而喻,现在是寻衅滋事,那么接下来呢”

    宇文温说着说着,目露寒光:“江南初定,许多州、郡、县官吏,是朝廷特选的干练之才,他们拜别父母,告别妻子,到江南来,为朝廷牧守一方,教化百姓!”

    “他们之中,许多人被狂徒围攻,谩骂,甚至还有性命之忧,寡人,作为扬州总管,绝不容许任何人,践踏朝廷威严,危害官吏的安全甚至性命!”

    “如今大雨倾盆,不知何时平息,兵马调动,多有不便,但那又如何!”

    说到这里,宇文温环视众将:“诸位,寡人不喜欢战争!因为国虽大,好战必亡,仗,能不打,就不打!”

    “但寡人不想打,有人却活腻了!所以。。。。。”

    “明日,各部兵马立刻渡江,扫平魑魅魍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