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九章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 续

    饭后,宇文明在书房里继续和弟弟宇文温交谈,弟弟即将前往广陵、坐镇江南,这让宇文明十分高兴,于是在对方即将离开长安之际,有些事情要商议一下。

    宇文温去了广陵,就远离了权力中枢,对于宇文明来说,心中一处忧虑不复存在。

    但有些大事宇文明却必须和对方通一下气,免得到时候使者在长安、广陵之间来回跑,浪费太多时间。

    大事有很多,首要之事以后再说,而另外几件大事,宇文明现在就向宇文温透露,看看对方的意见。

    首先是边事,出使突厥的长孙晟已经回到长安,带来了突厥国内的一些情况,而如何与突厥相处,会是周国接下来要面临的问题。

    这几年,中原战乱不休,而突厥国内同样纷争不断,如今中原尘埃落定,草原,同样尘埃落定。

    六年前,突厥叶护可汗(阿史那·处罗侯)西征波斯时阵亡,可贺敦、千金公主宇文氏辗转回到中原,而突厥国内乱成一团,大小可汗为了可汗之位,斗得昏天黑地。

    如今,分出胜负了。

    突厥,依旧分为东西突厥,东突厥可汗为都蓝可汗,即阿史那·雍虞闾,雍虞闾为处罗侯之侄、沙钵略可汗之子。

    西突厥这边是泥利可汗做主,东西突厥可汗关系不怎么样,明面上和和气气,暗地里相互拆台,大概是斗而不破的样子。

    现在,都蓝可汗大概控制了东突厥的局势,据长孙晟所述,此人对于中原的态度模棱两可,很可能为了立威,对周国发动试探性进攻。

    所以,如何应对突厥的威胁,是宇文明必须考虑的问题,是与对方和亲、虚与委蛇,还是真刀真枪打一仗、让对方认清事实,朝廷必须做出选择。

    宇文温听到“和亲”两个字眼皮就跳,首先他不喜欢这个词,其次,和亲的话,谁出塞?

    宗室之中,如今也就宇文明、宇文温有未婚嫁的女儿(未成年),真要搞和亲,宇文温有很大概率成为突厥可汗的岳父。

    他本人对套马的汉子没什么偏见,可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将来要出塞,身为父亲的宇文温就舍不得。

    当然,虽然和亲听上去屈辱了一些,但在这个时代是很正常的外交手段,不过宇文温就是不爽,觉着男人不努力,仅靠女人去维系邦交,简直是奇耻大辱。

    “兄长,和亲什么的,稍后再说,一上来就和亲,怕不是要被人看轻了,我觉得,真要打那就打,打上一仗,让他们冷静些才好说话。”

    “嗯,我也觉得该如此。”

    宇文明同意宇文温的看法,他觉得自己没道理示弱,一旦突厥看不清现实,那么先打一仗再考虑其他事情,不然一上来就和亲,对方只会得寸进尺,提出更多无理要求。

    打,是一定要打的,但要用对将领,宇文明现在和弟弟商量,就是看看对方有什么人选推荐。

    宇文温当然有人选,史万岁当仁不让,薛世雄也行,共事过的杨素自然也是没问题的,至于他常用的其他将领,说实话对于骑兵作战不是很擅长。

    骑兵作战,对于将领的要求很高,甚至还讲天分,在大草原上大范围移动作战,一不留神就会迷路或者被伏击,甚至敌人都没见到,自己就渴死在荒漠里。

    所以在草原上作战和中原不同,不是那块料的话,硬上场就是送死。

    宇文温提名的将领,宇文明多有了解,而他不止要应对草原上的威胁,还有一处边患未来可能需要解决。

    那就是南中。

    南中,即后世云南地区,此时的南中,虽然名义上为周国国土,但实际上当地豪强大姓说了算,他们顶着刺史、郡守的名号,各行其是。

    朝廷?不过是一尊泥胎塑像。

    这样的局面,百余年前就是了,当时的南中,名义上臣服建康朝廷,而建康朝廷忙着对付北面,无暇顾及南中。

    如今,南中情况依旧,而当地大姓爨氏,经过数百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南中最强有力的大家族,开始蠢蠢欲动,不满足于当周国的刺史、郡守了。

    爨氏首领爨翫,现任昆州刺史,总总迹象表明,这位野心膨胀,有了不该有的想法。

    所以,未来几年,朝廷可能要对南中用兵,平定爨氏等当地大姓可能出现的叛乱,宇文明想听听宇文温的看法,看看对方有什么将领举荐。

    宇文温强力推荐史万岁,因为“历史证明”,史万岁能够胜任平叛重任。

    至于某个瑕疵,他会提醒对方注意。

    史万岁是宇文温的人,宇文明当然知道,不过他对史万岁的能力很认同,而现在向弟弟问人选也不是装模作样,因为他真的想要有一番作为。

    中原一统,但不代表高枕无忧,内患没了,但边患依旧。

    来自草原上的威胁必须解决,而占据辽东的高句丽,同样要解决,收复汉四郡的赫赫大功,同样可以让他名垂青史,为后人津津乐道。

    宇文明迟早要御宇天下,别人可能以为他当了天子就心满意足,然而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宇文明当然有宏图伟略,想要成为名垂青史的一代帝王,而不是满足于当个安乐天子。

    到时候,就得解决这些问题,所以现在就得早做打算。

    弟弟宇文温,能文能武,对于他来说,即是威胁,也是助力,如何做好平衡,是必须解决的问题。

    如今,宇文温老老实实去广陵,事情算是圆满解决,宇文明如释重负。

    他觉得宇文温善战也善经营,到了广陵,必然能把江南经营成财赋充裕之地,却因为先天不足,无法割据江南,对抗朝廷。

    所谓先天不足,就是治所广陵位于江北,而不是在江南建康,一旦宇文温有异动,朝廷大军呼啸南下,可以快速穿越两淮,兵临广陵城下。

    与此同时,上游荆襄水师南下,切断广陵后路,宇文温想要凭借孤城广陵对抗朝廷大军,那是妄想。

    而退往江南,江南已无建康,除了远遁岭表,宇文温别无选择。

    宇文明当然不愿意兄弟之间走到那一步,而如此态势下,弟弟想来会冷静许多,安心当个富贵藩王,做朝廷的强藩,而不是威胁。

    当然,若宇文温真要作乱,还一路反推攻入关中,宇文明觉得自己在坐拥河北、河东、关中、蜀地、山南甚至河南的前提下,都无法解决宇文温,那就说明他没资格坐这个位置。

    现在,宇文明打算精心准备数年,与民修生养息,待得仓禀足、兵强马壮、国力充沛,他的宏图伟略,就能施展了。

    宇文温见着兄长心情不错,便趁热打铁:“兄长,广州总管杨济,任职多年,虽然深得民心,但总归要提防尾大不掉,广州总管,是不是该换人了?”

    “广州总管?”

    宇文明脑海里浮现出一张张风景素描,岭表广州,有海贸之利,据说广州刺史从城门过一趟,兜里就多了几千钱。

    杨济任广州总管已有五年,按说是该动一动了,任何朝廷治下,一般情况下都不能让某个方镇大员长期任职一处,免得尾大不掉。

    而杨济这几年来,年年上表陈情,自述因娶冼氏女为妇,不宜久任广州总管一职,希望朝廷另选贤能。

    但岭表烟瘴之地,许多人闻之色变,视去岭表当官为畏途,杨济在广州总管任上政绩突出、表现出色,若换人,那新任广州总管的能力不能差,可一般这样的人年纪都比较大。

    宇文明觉得,万一新任广州总管刚到任不久就病逝,甚至在上任路上便病逝,这可就不好了。

    而广州总管府这几年表现不错,财赋收入逐年递增,而诸如白砂糖等岭表特产在长安也越来越受欢迎,眼见着都快离不开了。

    宇文明担心如果换人不当,让岭表输入中原的物产数量下降,因此造成的损失算谁的?

    靠着和岭表做买卖生利的朝中权贵可是越来越多了!

    看了看宇文温,宇文明居然有些纠结,因为他知道杨济是宇文温的人,弟弟如今开口给杨济换地方,总不好拒绝。

    “二郎可有广州总管的合适人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