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二月春风似剪刀

    洛阳,春风起,城东官道上,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正在行进,时不时有游骑在队伍两侧经过,卷起阵阵尘土,使得如林的旗帜在阳光下笼罩上一层光晕,显得气势非凡。

    去年(周国广德二年)十一月底,周国灭陈国,周军先下建康后下广陵,随后陈国各地传檄而定。

    今年一月下旬,大军班师回朝,豳王宇文温留大将镇守建康,随即带着陈国天子陈叔宝,以及太子、宗室、陈国文武百官,启程返回长安。

    队伍至京口渡江抵达北岸广陵,然后一路西进,队伍浩浩荡荡延续数百里,规模庞大,远远看去十分壮观。

    如今已是二月下旬,凯旋之师抵达洛阳,稍作休息,便要经陕州、潼关入关中。

    洛阳百姓纷纷出城,在官道两侧围观,一来要看看官军是如何威武,而来是想一睹南朝人物风采,以便日后有个谈资。

    南北纷争数百年,现在终于天下一统,如此盛事,寻常百姓有幸参与其中,自然喜不自禁,官道两旁人头攒动,无论男女老少,纷纷踮脚、伸长脖子,试图看清楚队伍里的各色人等。

    对于寻常百姓来说,队伍中的各种旗帜、服色完全分不清楚,只知道哪辆马车好看,哪辆马车更好看,就是图个热闹罢了。

    见着精神抖擞的官军,道一声“威武”,见着一队队依仗,赞一声“好看”,见着一匹匹高头大马,不由得感慨:这一日得喂掉多少粮食呀!

    百姓们看热闹看得起劲,各种传闻也传得起劲,有传闻称,官军在建康台城搜出了金山银山,上万人搬了几日都般不完,所以大家都想看看,班师的队伍里运了多少车金银。

    又有传闻说,一位姓王的将领,把陈国开国皇帝的陵墓扒了,将其遗骸烧成灰,然后直接吞到肚子里去,以报父仇。

    这位王将军的父亲,据说四十年前为陈国开国皇帝所害,于是王将军这四十年来念念不忘报仇,如今大仇得报,却犯了军纪,也不知最后结局如何。

    掘墓发棺、毁人尸骨,这可是耸人听闻的恶行,可子报父仇,却又让人感慨不已。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血亲复仇,天经地义,对于百姓来说,这就是天理,所以许多人想看看,这个王将军是何许人物。

    如果没有道路两边的士兵维持秩序,怕不是看热闹的人群把路都堵了。

    风尘仆仆的队伍之中,许多人累得不行,眼见着洛阳就在眼前,个个恨不得快马加鞭,入城好好休息。

    洛阳官员早已做好准备,组织大量人力物力做好接待事宜,不仅早早搭好营帐以便让将士们休息,驿馆也已准备就绪。

    驿馆不但要接待官军将领,还得接待陈国天子及百官,虽然对方已是阶下囚,但基本的礼节是要有的,免得被人非议。

    如何处置陈国君臣,得由执政的丞相来决定,在那之前,任何人都不能自作主张,洛阳官员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驿馆吏员更是不敢怠慢,早就将馆舍整理干净,而因为要入住的人很多,甚至临时征用了许多民宅作为接待之用。

    班师的队伍很长,入京的陈国官员也很多,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于今日抵达洛阳、在驿馆住宿,所以洛阳驿馆此时临时扩大之后,做好接待绰绰有余。

    前锋队伍前几日已经陆陆续续经过洛阳,如今入城的队伍,是豳王宇文温等主要将帅,还有随行的陈国天子、宗室,接待起来自然要格外细心。

    豳王身为东京小冢宰,在洛阳有府邸,不需要入住驿馆,各将领依照官府安排,在城中有各自下榻之处,所以今日下榻驿馆的客人,是陈国天子及主要宗室。

    半身瘫痪的陈叔宝,被人小心抬下马车,然后抬入下榻处,一路陪伴陈叔宝的沈婺华紧随其后。

    太后柳敬言及其余陈国后宫妃主各有安排,自从做了阶下囚,周军倒没怎么为难这些女眷,无论是陈叔宝的嫔妃还是公主们,都安然无恙。

    而同行的陈国太子陈深及诸位皇子,同样各有安置。

    根据安排,陈深是和同母弟陈庄住在一起,但不知何故,两人在小院里干等着,一时半会无法入房内休息。

    陈深处之泰然,陈庄却不同,不满之色溢于言表。

    陈庄和陈深同为张丽华所出,但和仪表堂堂的兄长不同,样貌有些丑陋,不过父亲却十分宠爱他,正是因为如此,陈庄性情暴躁,动辄打骂、虐待随从。

    如果是以往,谁敢这么冷落他,让他呆呆站在院子里,他肯定要拿鞭子抽人。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是阶下囚,不可能随意打骂周国的小吏,即便心里再不爽也得忍着。

    兄弟俩就这么站着,没见有人来引他们入房。

    远处一座阁楼,窗户微开,一根千里镜伸了出来,似乎有人借此窥探陈深和陈庄。

    阁楼内,张丽华拿着千里镜,看着两个儿子,看着两个儿子平平安安,不由得眼眶发红。

    自从她和陈媗“没于乱军之中”,就再未得见亲人,如今张丽华得宇文温特许,在这里和儿子见上一面,但只能远远看着,不可能说上话,更不可能真的见面。

    陈国贵妃张丽华,早已没于乱军之中,如今的她是周国豳王的侧室张氏,能远远看着儿子都已经不错了,更别说见陈叔宝。

    陈国灭亡,陈叔宝瘫痪,张丽华能挂念的就只有两个儿子,如今儿子入长安,今后会有如何安排不得而知。

    若是被流放边疆,恐怕此生都再不得见。

    想到这里,张丽华悲从心中来,却无能为力,只能借助千里镜,多看儿子几眼。

    她在这边悲喜交加,陈媗在另一边同样悲喜交加。

    陈媗为陈叔宝之妹,其母施氏为宣帝嫔妃,如今随着大军入关中,今日同样下榻驿馆。

    陈媗已为宇文温侧室,如今得宇文温特许,在驿馆一处小阁楼上等着,用千里镜远远看到了母亲,还看见了两位兄长。

    见着母亲和兄长安好,陈媗悲喜交加,捂着嘴啜泣,她不可能和母亲相见、诉说诉说相思之情,只能这么远远看着。

    二月的春风缓缓吹过,如同剪刀般将一面珠帘剪断,无数珍珠倾泻而下,洒落一地。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