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四章 声音

    夜,广陵,满城居民为城南郊外江边传来的声音所惊醒,许多人披着衣服推门走到房外,看着城南被大火映红的夜空,听着隐隐约约传来的雷鸣声,心中惊慌不已。

    官军水军营寨就在城南郊外江边,驻扎着许多士兵,还有不计其数的战船,眼下这动静,说明水寨那里爆发激烈战斗,船只、营寨被点燃,才有如此冲天大火。

    官军戒备森严,居然会被打成这样,难道。。。。

    许多人的心砰砰跳起来,一旦官军溃败,敌军攻打广陵,城池能撑多久,没人知道,但很多人知道一旦城池被围,最倒霉的还是平民。

    敌军围城,不要说断了粮食,就是生火的柴禾,城里居民也无法通过出城樵采获得。

    没有柴禾,就无法生火,生不了火,手头上有粮食都没有用,更别说如今天寒地冻,若无法生火取暖,许多家境贫寒的百姓,怕是要守着还未见底的米缸活活冻死。

    想到这里,越来越多的人紧张万分,他们希望官军能够击退来袭的敌人,将对方赶跑,如此一来,广陵就安全了。

    寻常百姓如此想,富贵人家亦是如此想,而此时此刻,广陵守军见着南边水寨生变,纷纷涌上城头,紧张万分的看着城外。

    敌军来袭,不知兵力有多少,如果广陵驻军贸然出城增援,很容易被人半路伏击,然后对方会随着溃兵冲击城门,趁机攻入城内。

    所以,未得命令谁也不得擅开城门。

    将军们是这么说的,但真到了紧要关头,看着城外水寨动静,许多士兵焦急万分,因为他们有许多亲朋好友就在水寨那边,如今生死未卜。

    但没有命令,就是不能开门,匆匆赶来的将领们,特地调动兵马去增强各城门的守卫,此举防的就是有内应开城门,引狼入室。

    谁也没想到周军竟然来得如此之快,没人知道水寨驻军能坚持多久,但情况不明,没人敢轻易开门出击,所以一切都只能等到天亮再说。

    南面的夜空,忽然绽放出朵朵火花,远远看去蔚为壮观,可对于广陵守军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这恐怕是敌军在放信号,放给城中内应看的。

    如此一来,更不能轻易开城门了。

    对于广陵守军而言,即便京口敌军成功登陆江北,他们只需要坚守城池,不出数日便会有各地兵马赶来解围。

    所以,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策,许多人都这么想。

    以不变应万变,一切按计划行事,李涡也是这么想。

    待得一队兵马经过,他用潜望镜观察院墙外街道,确定街道两侧再没有人,他便和同伴一起,拎着盾牌,推着几辆手推车出了院子,溜到漆黑的街道上,小心翼翼前进。

    广陵是大城,可“街容”比不上西阳,街道多为泥路,又有许多人随地大小便,加上有积雪,使得路面有些湿滑,摸黑走在上面,一不留神就会摔倒。

    李涡和同伴就这么摸黑在街道上前进,前后足有五十余人,他们是豳王府的侍卫,奉命潜伏广陵许久,等的就是关键时刻的到来。

    现在,时候到了。

    夜空中绽放的烟花,就是官军主力抵达广陵城外的信号,那么李涡等人,无论如何都要将城门弄开,哪怕是全员阵亡也必须做到。

    在街道上走了不知多久,前方火光闪烁之处,便是广陵西门,而此时此刻,西门处已经聚集了些士兵,已经推来一些手推车堵塞城门。

    这是西门守军在加强防御,李涡一行人数量上明显不占优势,却依旧推着推车向城门快速接近。

    守军一开始以为他们是援兵,但喊了几声之后发现没有回应,随后回过神来,敲响锣鼓、吹响号角示警。

    大量陈兵沿着街道向李涡一行人冲来,与此同时,街道另一端,有巡城兵马正好经过,见着情况不对,发现有一支不明身份队伍接近西门,于是也毫不犹豫冲了过来。

    进退不得的李涡一行人,见状不慌不忙,分别将队伍最前端和最后面的推车面向敌人,然后拉动拉弦。

    两辆九联装“阿批鸡”,威力巨大,一股脑飞出去的十八只“阿批鸡”,分别将街道两端烧成火海,猝不及防的陈兵瞬间崩溃。

    豳王府侍卫手持”灭火拖把“在前方开路,引着剩下几辆推车继续向城门逼近。

    城头上的陈军弓箭手放箭,不时有侍卫中箭倒地,剩下的人依旧推着推车向前冲,宛若扑火的飞蛾,拼命向着亮堂堂的西门接近。

    片刻之后,数声惊雷在广陵城西炸响,震撼四方,不知过了多久,如潮的呼喊声在西门响起,似乎有大量兵马入城

    。。。。。。

    行宫,哭喊声、厮杀声混杂一处,而时不时响起的爆炸声,让院子里强做镇静的太子陈深面色惨白,他看着守在院门处的士兵,又回头看看站在屋檐下的祖母,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太后柳敬言定定站着,闭上眼睛,倾听外面传来的动静,事已至此,天命难违,她已经没有什么好想的了。

    此时此刻,陈国内眷们都聚集在后院,而宗室男丁们先前与禁军一起奋力杀敌,如今伤亡未知。

    敌人来得好快,入城入得好快,陈国君臣们还没完全反应过来,对方便已攻入行宫。

    包围了院子。

    房内,天子陈叔宝躺在榻上一动不动,他已经恢复了神智,能够开口说些简单的话,却依旧瘫痪,只有右手勉强能动弹,他当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然而事到如今,已经无能为力了。

    他是一国之君,却落得如此下场,百感交集,千言万语涌上来,却一个字也说不出,看着榻边坐着的皇后沈婺华,再看看房内站着的孔贵妃等嫔妃,陈叔宝心如刀绞。

    江山,完了,美人,怕是也没了。

    而他自己,甚至连逃跑的能力也没有,遑论其他。

    外边呼喊声起,有许多脚步声快速靠近,不一会撞门声起,“嘭嘭嘭”的声音,吓得孔贵妃等人瑟瑟发抖,面色发白。

    她们,是高贵的陈国嫔妃,是天子的禁脔,可待会敌军攻进来,会有什么下场?

    被蹂躏,被玩弄,几日之后不成人形,最后弃尸街头?

    几乎所有人都惴惴不安,唯独皇后沈婺华很淡定,她看着陈叔宝,紧紧握着对方的手。

    不一会,门被撞破,但打斗声并未响起,似乎敌军在和禁军对峙,院子里是死一般的沉寂。

    片刻之后,一个宏亮的声音响起,传到陈叔宝耳里,他觉得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寡人,大周豳王宇文温!请陈国国主出来一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