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二十一章 猝不及防

    上午,台城东面炊烟袅袅,从凌晨开始就在攻打台城的陈军将士即将退下,而用过早食的另一拨陈军将士已整装待发,即将开始新一轮的进攻。

    与此同时,台城南侧朱雀航北的陈军也做好了准备,不给周军任何喘息的机会。

    围三缺一,这是常用的攻城战法,陈军有兵力优势,却因为种种原因只能围二缺二,并且主攻方向是台城东。

    位于台城南面的陈军,实际上只是控制了朱雀御道附近地区,负责防备朱雀航南长干里一带的周军,切断南北两股周军之间的联系。

    东面,陈军主帅、豫章王陈叔英,此时看着即将进攻的将士,又看看前方的台城城墙,不由得握紧双拳。

    己方经过多日鏖战,好不容易将台城外围的周军打退,可以直接攻打台城。

    周军兵力不足,而己方兵力相对充裕,于是陈叔英和将领们商议出一个办法,那就是以车轮战法,昼夜不停轮番进攻,使得据守台城的周军未得有效休息。

    如此折腾几日,台城内周军疲惫不堪,而陈军将士因为得以轮流休息,精神要好很多。

    围绕台城爆发的攻防战已经持续数日,而陈军采用了堆土攻城之法,调集大量布匹,连夜赶制布袋,然后让征发来的百姓往布袋里填土,制成土袋。

    青壮们背着装满土的布袋,在楯车的掩护下接近台城东段,然后将布袋堆积在城墙下,渐渐堆起一个土坡。

    周军自然不会坐视陈军堆土攻城,双方为此爆发多次白刃战,陈军是靠着人多势众,承受着大量伤亡,才咬着牙把土坡堆起来。

    到现在,土坡高度几乎与城头相平,对于进攻方来说,这土坡就如同阶梯,足以让士兵沿着土坡登上城头。

    现在,吃过朝食的陈军将士在弓箭手掩护下,沿着土坡向上攻,和城头周军缠斗在一起,因为人多势众,陈军渐渐占了上风。

    其实陈叔英不想强攻,这样会导致己方将士出现大量伤亡,他之前就派出使者,入台城和周军主帅谈判。

    他愿意放对方离开,前提是对方释放所有俘虏,不得毁坏台城,必须归还大部分财物,尤其不得烧毁太仓囤积的粮食。

    周军主帅拒绝了这一建议,所以陈叔英就只能强攻,如今己方获胜在即,陈叔英皱了几日的眉头,好歹有松下来的迹象。

    周国已经宣战了,淮南州郡如今要抵御周军的进攻,拱卫广陵,很难分兵来增援建康。

    而驻扎南豫州的水、陆兵马,要防备上游的周军,同样无法分兵增援建康,各地赶来建康勤王的兵马,还得提防京口敌军,所以,要解决占据台城的周军,陈叔英得“自食其力”。

    现在,总算要有个结果,陈叔英只希望早日结束战斗,将台城整理一番,立刻请太后等人从广陵回来,有了长江天险,好歹不会让周军那么容易就兵临城下,搞得人心惶惶。

    正思索间,忽然如潮的欢呼声响起,陈叔英抬头一看,发现沿着土坡攻城的官军将士竟然已经冲上城头,周军的抵抗不堪一击,完全没了之前的狠劲。

    许多士兵欢呼着冲上土丘,然后跳上城头,追击着溃逃的敌军。

    喜悦来得太快,让陈叔英猝不及防,他看着己方旗帜在台城城头飘扬,还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台城周军的抵抗太顽强,所以陈叔英觉得即便今日能有进展,也得先打上大半日,结果战斗刚开始,胜负就分出来了。

    激动万分的陈叔英,命鼓吏敲响所有大鼓,以此激励士气,来个一鼓作气击溃周军、收复台城。

    而为了避免周军狗急跳墙放火焚烧太仓,陈叔英督促部将们赶紧做好准备,组织救火队做好准备,其他几名将领见着己方顺利攻入台城,纷纷召集兵马,准备追击溃逃的周军。

    之前,他们有诚意让对方一条生路,既然对方不愿意,那么如今兵败之后被追杀也是活该。

    收复台城,然后收复长干里,尽快稳定建康局势,这是接下来必须要做的事情,至于那些为虎作伥的刁民,自然也要好好算一算账,不然万一周军再次逼近建康时,这些人必然要作乱。

    陈叔英想到这里,心里有些气愤,不过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收复台城,其他事稍后再说。

    见着越来越多的士兵沿着土坡登上台城城头,陈叔英来了兴致,他也要入城,现场指挥作战,以便尽可能减少损失。

    然而还没开始动身,却听得台车南侧传来号角声,随后厮杀声骤然变大,似乎那边的战况忽然激烈起来。

    是垂死挣扎么?

    陈叔英如是想,周军没有外援,所以走投无路之下负隅顽抗实属正常,不过再挣扎也没用,因为对方毫无胜算。

    果不其然,好消息随后传来:周军从台城朱雀门(南门)出击,试图突破官军拦截,迂回至城东包抄,结果被官军将士击退。

    周兵溃逃入城,来不及关闭朱雀门,如今官军已经由朱雀门攻入台城,对方大势已去。

    己方居然相继从东面、南面攻入台城,陈叔英为此喜形于色,周军这下子是真要完蛋了,己方只要稍微努力些,把这些周军悉数俘虏恐怕都不是问题。

    将士们欢呼着向朱雀门涌去,陈叔英骑上马,同样向着朱雀门而去,爬土坡要花费的时间多了些,他要以全军主帅的身份策马入台城。

    沿着街道前进,不一会,朱雀门就在眼前,门前一片狼藉,士兵们争先恐后向朱雀门里冲去,陈叔英正要快马加鞭,却见前方街道上冲来许多兵马。

    数量很多,人人身着铠甲,可以看出铠甲下露出的戎服是黑色的。

    陈叔英见状一愣,刚要下令让士兵们冲上去将这些垂死挣扎的敌兵击溃,却听得四周传来此起彼伏的爆炸声,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

    爆炸声过后,是惊天动地的呼喊声,这些呼喊声有的是从台城里传出来,有的是从陈叔英后背传过来。

    不一会,几名士兵跌跌撞撞从后面跑过来,见着陈叔英,远远就呼喊着:“大王!不好了!有大量骑兵包抄过来,我们快顶不住了!”

    “不过是些狗急跳墙的散兵游勇,如何顶不住!”陈叔英觉得莫名其妙,“敌军外无援兵,怎么可能有大量骑兵来包抄!”

    他不相信周军还有兵力来搞迂回包抄,只道士兵们慌乱间看走了眼,把十个人看做百人。

    胜利在即,这只是敌军的垂死挣扎,陈叔英如是想,当机立断调集兵马抵御周军的反扑,却发现己方将士因为涌入台城,队伍混乱,急切间无法有效调度。

    狭路相逢勇者胜,陈叔英指挥亲卫及其他士兵,向着前方涌来的敌兵冲去,他要将这股垂死挣扎的敌兵击溃,然后回兵击退包抄的所谓“敌军骑兵”。

    前方街道上涌来周军打出虎头旗帜,陈叔英见状不以为然:开什么玩笑,周军外援已绝,哪来的什么“大量骑兵!”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