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不行

    黄昏,旷野里,官道上,一辆马车正在疾驰,有七人各自骑马紧随其后,其中一人年约二三十岁,衣着讲究,看样子颇有身份,其他几人则是随从。

    马车后近百步外,有三十余骑紧追不舍,骑马之人俱为男子,衣着寻常,带着弓箭等武器,面色不善,策马紧追不舍。

    马车行驶在坑洼的官道上,速度哪里快得起来,一追一逃之间,双方距离慢慢接近。

    护卫马车的那个年轻人,回头看了看追兵,面色焦虑,他半路遇伏,许多随从已经伤亡殆尽,眼见着对方渐近,他一咬牙,拿起弓转身S箭。

    S出去的箭歪歪扭扭,一个人也没S着,可见箭术不怎么样,相反他的随从表现尚可,好歹S中几名追兵的坐骑,使其速度明显放慢。

    但其他人依旧紧追不舍,区区几支箭想要阻挡这些追兵是不可能的,而待得距离接近,追兵也开始放箭,而他们S的不是马,却是人。

    几轮箭S下去,护卫马车之人只剩寥寥三个。

    俗话说得好“S人先S马、擒贼先擒王”,追兵选择S人而不是S马,一来是自恃S术了得,二来是为了不伤害马匹。

    对于亦民亦匪的豪强武装来说,马匹可比人金贵,而打劫过路商旅,杀人越货,是豪强武装的日常生活,也是生财之道。

    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靠着盘剥佃农,一年所得可比不上一次成功的打劫。

    对于地头蛇来说,地里只能种粮食,种不出金银财宝,只有靠打劫,才能有效、快速积累财富,唯一的问题是要做得干净,不然让官府找到蛛丝马迹,那可是要破财免灾的。

    值此兵荒马乱之际,官府却没空管区区商贾遇害事件,所以对于各地地头蛇来说,此时正是发横财的好机会。

    更别说这种带着漂亮女眷的旅人,可不是那么好遇到的。

    美人,可是比金银珠宝还要珍贵的宝物,如此良机,自然不能错过。

    在驿站里收买眼线,寻觅合适的目标,然后在其必经之路设伏,这一套大家早就熟得不行,如今目标被咬住,哪里容得对方逃脱。

    扑向猎物的狼群,终于将对方围住,困兽斗的年轻人,三两下就被人打翻在地,然后被人一脚踩着,动弹不得,眼睁睁看着几个男子扑向马车。

    哭喊声起,一名身着不凡的女子被人拖下马车,当众人看清其容貌时,不由得两眼放光。

    女子头绾堕髻,青丝垂肩,衣裙散发淡淡香气,面若夹桃,眉目如画,容色晶莹如玉,如新月生晕,让人见了心跳不已。

    又因为害怕而微微发抖,看上去宛若一株在风中摇曳的后T花,让人顿生“我见犹怜”的念头。

    为首之人见着如此美女,魂魄都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不由自主走上前,那女子明显受了惊吓,见着面前虎狼环绕,而夫君又被人踩在脚下,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年轻人见着妻子被恶贼所获,又见贼人首领靠向妻子,急的喊起来:“放开她!尔等无耻之徒,可知。。。”

    “可知什么可知老子一晚上能弄她几次哈哈哈哈哈!”

    为首之人笑起来,看着被手下踩在地上的年轻人,又看看眼前惊慌失措、话都说不出的美人,只觉得那话儿躁动不安。

    走上前句,一把捏住美人的下巴,见着美人无力的挣扎和哀求,正要去亲,耳边传来声嘶力竭的声:“禽兽!禽兽!”

    “禽兽那老子若是放开她,岂不是禽兽不如。。。。”

    话音刚落,他脑门上便钉了一支羽箭,旁边众人还未反应过来,被纷至沓来的羽箭S中,只是数息时间就伤亡惨重。

    骑马在一旁放风的数人,调转马头刚跑出去没多远,就被绊马索绊倒,挣扎着起身想往草丛里钻,却被草丛里冲出来的一群人抓个正着。

    绝处逢生的年轻人连滚带爬冲上前,紧紧抱着瘫倒在地的女子,而半死不活的车夫以及两名随从,呆呆的看着草丛里钻出越来越多的人。

    这些人身着戎服,有的人还穿着铠甲,看打扮应该是官军。

    一名将领模样的男子,年约三十出头,样貌端正,身材魁梧,走到年轻男女面前,看看满地尸体,吩咐士兵收拾残局,又看看这两位,行礼道:“这位兄台,没事吧”

    似乎是广陵一带的口音,年轻人闻言扶着女子起身,一起向将领行礼道谢,随后问:“某姓徐,此为内人,多谢将军救命之恩!“

    那将领连说“不客气”,听得年轻人问他们为何在这荒郊野外出现,只说是奉命移防,口风很紧。

    将领没多说,年轻人当然也不好多问,不过放心不少,毕竟有了官军在此,他一行人的安全至少有了保障。

    马车再度前进,在兵马的簇拥下沿着官道向前行驶,走了大概一里地,转过一处丘陵,却见前方官道两侧旷野里,有许多人在扎帐篷。

    而道路南侧数十步外是江岸,那里有许多马匹在游荡,看样子是官军在饮马。

    见着如此之多的战马,徐姓年轻人十分惊讶,这支军队的骑兵至少有上千,数量之多,怕不是朝廷哪支主力队伍正在移防。

    我自西向东而来,一路上没见着什么兵马,看样子这支队伍是向东前进。。。。莫非是增援广陵么那太好了!

    年轻人如是想,随着士兵入了营地,然后急着见这支军队的主将,待得见到对方时,不由得一愣:好年轻的将军!

    他行礼后先自我介绍:“太子舍人徐德言,见过将军,徐某携家眷前往广陵,半路遇贼,多亏将军部下相救!”

    那将领闻言看了看徐德言,片刻后答道:“原来是徐郎中,何以言谢此乃吾辈分内之事。”

    太子舍人,品秩似郎中,故而有此一称,徐德言听得对方说话明显不是吴地口音,不由得一愣。

    待得听对方自我介绍姓余名文乐,徐德言赶紧请求这位“余将军”派兵护送他及家眷前往广陵。

    “广陵然而余某奉命驻扎此江防要地,事关重大,不可轻易分兵。”

    徐德言闻言觉得纳闷:此处自古都不是什么江防要地,毕竟前有瓜步后有历阳,兵马驻扎在这里除了吹风,莫非是要打渔

    连船都没有你还打渔

    他有些着急:“将军!内人乐昌公主,为天子亲妹,若将军能派人护送我夫妇前往广陵,天子必然欣喜万分!”

    余文乐听到这里,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他以为自己只是遇到一个同名同姓之人,所以没放在心上,结果。。。

    他带骑兵迂回,冒险穿越Y陵大泽,却不是往东走,因为陈军将帅只要不是脑残,就一定会派兵在大泽东端的顿丘严加戒备。

    所以依着计划,宇文温领兵入了大泽后往南偏东走,顺利躲过陈军游骑,出了大泽,换上陈军旗号服色,在官道上大摇大摆前进。

    然后破镜重圆故事的男女主角,就这么被我撞见了

    宇文温想到这里有些发愣,徐德言见其不说话,怕对方不信自己所说,赶紧请妻子、乐昌公主陈氏入内相见。

    见着面前这位美人,又看看风度翩翩的徐德言,宇文温觉得有一句话比较贴合此时的场景:

    从看见你老婆的第一眼起,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

    貌美如花的乐昌公主,此时尚未从惊吓中完全恢复过来,不过见着官军人数颇多,她心定不少,又见这位余将军样貌和善、好像蛮好说话,便请求对方派兵护送她和夫君前往广陵。

    “呃,公主殿下,末将奉命在此驻防,兵力不足,暂时无法分兵护送公主。”

    乐昌公主闻言有些惊讶:“啊,那。。。那,余将军,真的不行么”

    “公主殿下,请恕末将无礼,确实不行。”

    宇文温笑得很真挚,但拒绝得也很干脆:来个顺水推舟带着全军一起送你去广陵那不是去送死么

    他精心策划的一盘大棋,各步骤一环扣一环,绝不会为一个美人而改变。

    更别说这位可没他家那六位漂亮。

    漂亮很了不起么你连你妹妹陈媗都比不上哟!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