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七章 獠牙现

    淮水北岸,旷野里一座大型营寨已成规模,营中起此彼伏的营帐,如林的旗帜,一眼望去仿佛望不到头,宛若一座坚固的城池,与南岸钟离城交相辉映。

    钟离城头,陈国守军将士看着北岸这座大营,面色凝重。

    淮北,是周国的地盘,而现在正在北岸扎营的军队,当然是周军。

    对方不是在打猎,也不是在追捕流寇,而是明明白白发了檄文,要进攻淮南,进攻陈国。

    宛若一头猛虎,终于对猎物亮出了獠牙。

    卑鄙、无耻!

    许多人如是想,发生在建康的事情,如今已经传到钟离,其实周国早就已经动手了,却是不宣而战,偷袭京口不说,还攻打建康。

    周国这种偷鸡摸狗的下三滥手段,是要趁着陈国来不及戒备,一举攻入台城,将天子、太子、宗室、朝臣一网打尽。

    结果见着偷袭没能达到预期效果,就装模作样的发檄文宣战,摆出一副义正辞严的嘴脸,恬不知耻声讨陈国的所谓“罪行”,还要来个“吊民伐罪”,简直是无耻之尤。

    陈军将士愤愤不平,但面对残酷的现实,却不得不忧心忡忡,据说周军此次大举南侵,是同时全线进攻,所以陈国的淮水防线岌岌可危。

    淮水防线,自东向西有山阳/盱眙、钟离、寿春等要地,如今周军全线进攻,分兵同时攻打陈国的淮南重镇,可谓来势汹汹。

    这几处要地之中,只要有一点被突破,那就意味着淮水防线岌岌可危,除非有大量援军增援,否则防线崩溃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如今是冬天,各地守军要捱到雨季还有将近半年时间,钟离守军不知道己方在周军的猛烈进攻下,能否撑到雨季的到来。

    或者说,到底有没有援军都是未知数。

    陈国北徐州刺史、逍遥郡公樊毅,用千里镜观察北岸敌营,良久之后收起千里镜,吩咐各部将领加强备战。

    钟离是淮南要地,樊毅自就任北徐州刺史以来,便调集人力物力加固城防,将原本摇摇欲坠的城墙重修了一遍,又打造大量战具,囤积滚木礌石,使得钟离换了一番面貌。

    不仅如此,樊毅还在城内粮仓囤积了许多粮草,粮仓是新建的,既考虑了防火,也考虑到防内涝,坚固异常,是守军士气的最强保证。

    樊毅认为,周国始终是要南侵的,那么钟离作为淮水防线中段要地,必然首当其冲,为了抗击外敌,钟离就必须在没有外援的情况下,凭借驻军抵抗周军的围攻,至少坚持半年以上。

    敌军有威力不小的轰天雷,所以要做到这一点不容易,故而樊毅还征发青壮疏浚并拓宽了护城河,引更多的河水环绕钟离。

    以加宽、加深的护城河,防止敌军用地道掘进的方式,埋设轰天雷炸垮城墙。

    钟离城的种种防御设施如今一应俱全,所以当周国撕破脸开始南侵时,准备就绪的樊毅根本就不怕对方围城。

    他甚至更希望敌军全力围城,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消耗对方的锐气,为己方有效应对争取更多的时间。

    想是这么想,前提是敌军主帅脑子一根筋,只会强攻不会想别的办法,然而此次周军的主帅惯于用兵,樊毅不认为对方会如己所愿。

    周国的檄文,樊毅看了,而对方主帅的劝降书,他收到了却没看,直接一把火烧掉,但樊毅却对周军主帅的名字印象深刻。

    豳王宇文温,周国宗室,骁勇善战,据说十余年来四处征战未尝败绩,这么一个人当了主帅,可想而知周军几乎不可能出昏招。

    所以,钟离的形势反倒不会太糟糕,因为当面之敌很可能分一部分兵力围城,然后主力绕城而过,直取广陵。

    为何要如此道理很简单,如今天子、太子、太后都在广陵,并不在建康。

    没有了长江天堑,骑兵占优的周军可以置坚城于不顾,直奔广陵而去,分散各地据守城池的陈军,就只能眼睁睁看着敌军集中兵力强攻广陵而无能为力。

    现在是隆冬季节,许多河流水位大幅下降甚至干涸,正是骑兵在淮南驰骋的最佳时节,如果各城守军贸然出击,回援建康,必然正中周军下怀,因为对方骑兵多,巴不得野地浪战。

    所以广陵实际上不算得很安全,天子若在建康,就不会有这样的问题,然而现在事实如此,广陵很有可能随时被大范围迂回的敌军骑兵围攻。

    且不说淮水南岸距离广陵最近的山阳、盱眙,即便是钟离,距离广陵也不到四百里路程。

    樊毅大了几十年的仗,知道对于骑兵来说,一日之内的进攻距离大概是百里,这指的是往返,也就是从驻地出击、抵达目的地作战、之后再返回的距离。

    如果骑兵是单程进攻,一路向前不需要后撤,每日的进攻距离超过一百五十里,甚至可以接近两百里。

    所以,广陵并不是很安全,守军决不能麻痹大意。

    樊毅已经派人前往广陵,向太后转达他的忧虑,希望广陵守军做好防备,不要以为周军尚在淮水一线就掉以轻心。

    该做的已经做了,镇守北徐州的樊毅,只能竭尽全力御敌,至于战局会如何发展,已经不是他能左右的。

    临下城墙,樊猛忽然望向城外西南方向,在那旷野之外,是阴陵大泽。

    阴陵大泽,其西端是淮南寿春地界,西南端是汝阴地界,大泽东端距离广陵颇远,但敌军若要绕过寿春、钟离,可以选择走阴陵大泽,突然出现在广陵西面。

    。。。。。。

    宇文温抬起头,望向东北方向,过了一会收回目光,继续啃炊饼,随后狠狠打了自己一耳光。

    摊开手掌,却见掌心有一滩血迹,还有只蚊子的残骸。

    没有有效的蚊香,没有喷雾杀虫剂,过沼泽就是这么惨。

    宇文温如是想,叼着炊饼拍了拍手,然后拿着炊饼继续啃,看看周围一望无际的芦苇荡,看着正在芦苇荡里休息的兵马,感慨良多。

    马,好多马,他终于不缺马了,所以麾下军队移动速度倍增,作战距离由每日四十里,变成了一百里。

    当然,这指的是骑兵作战时的往返距离,如果是直线进攻不需要当日返回,那么只要地形不是太糟糕,每日一百五十里甚至两百里的进攻距离,足以实现许多战术效果。

    别的不说,光是穿越沼泽,就不会那么累,不会苦逼的一脚深一脚浅走在沼泽里,受上十几日的苦。

    如果是雨季,这里就是水浅不能跑马、水深不能行船的沼泽,搞不好还会陷人、陷马,也亏得现在是隆冬季节,宇文温的骑兵才能平安通过。

    问题是隆冬时节居然还有蚊子,这不科学啊!

    想到这里,宇文温耳边响起说话声:

    秒速二尺,耐寒,出击、吸血、逃脱,瞬间完成,是蚊子中的豪杰。。。

    摸了摸颌下小胡子,他收起思绪,一口将剩下的干粮吃完,掏出一个指南针,仔细研究起来。

    虽然有向导,但宇文温可不敢掉以轻心,因为据说当年垓下惨败的楚霸王就是在这里被人阴了,在沼泽里走错方向,错失最后逃命的机会。

    宇文温看了一会指南针,再抬头看向东面。

    广陵,是在那个方向吧

    辛辛苦苦策划一番,可得一击入魂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