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六章 变强吧

    夜色渐深,匍匐地面的少年打着盹,随后掏出一块生姜,往鼻子抹了一下,让脑袋清醒了一些,看着前方拴着的羊羔,他抖起精神继续潜伏。

    天寒地冻,自己连一件暖和的皮袄都没有,趴在冰冷的地面,就靠胸前垫着的碎布缓一缓,一旦睡着,就很容易在睡梦中冻死,但又不能生火取暖,所以就只能硬熬。

    所以在雪夜潜伏狩猎很危险,也很难熬,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

    但对于少年来说,这和失去双亲的痛苦比起来,不算什么。

    他静静潜伏着,不知过了多久,羊羔的叫声变得急促,甚至有些惊恐,不住的挣扎,似乎要挣脱麻绳逃命。

    刹那间虎啸声起,一阵狂风掠过,林间闪出一头斑斓猛虎,羊羔被那一吼吓得瑟瑟发抖,待得第二声虎啸过后,羊羔已经吓得瘫倒在地。

    就在老虎扑向羊羔的刹那,潜伏已久的少年扣动弩机,“嘭”的一声响起,箭矢如闪电般飞向老虎。

    却见那虎将前爪往地上一按,纵身一跳,躲过致命一击。

    又是一声虎啸,震得树上积雪掉落,百兽之王盯着伏击自己的少年,獠牙毕露,愤怒非常。

    一击未中的少年,强忍着恐惧,起身弯弓搭箭,对准迎面扑来的老虎,数息之后,撒放弓弦。

    老虎向旁边一闪,却未能躲过迎面射来之箭,因为这箭本就不存在——少年使诈,放空弦,并没有放箭。

    电光火石间,少年再度弯弓搭箭,背对大树,颤抖着瞄准快速接近的猛虎,

    猛虎前额那硕大的“王”字,在少年看来异常清晰,双方距离迅速缩短,而他凭着一支箭想要一击致命,基本上是妄想。

    所以,靠箭是靠不住的。

    少年猛的一跺脚,面前一个如同“卅”字的木栅,其末端被他踩着,踩到坑底。

    木栅的前端,是三根削尖的木桩,高高翘起,正好迎向扑来的老虎。

    “噗嗤”声中,猛虎被三根削尖的木桩透体而入,带着巨大的冲劲撞向少年,断裂声起,一人、一虎连带着断裂的木栅挤在树下,挤成一团。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挣扎着起身,手中握着一把匕首,看着眼前血肉模糊、已经断气的猛虎,好一会才回过神。

    “畜生,畜生!还我耶娘命来!”

    少年哭喊着,用匕首扎着虎尸,然而没扎几下便发现不对:羊羔怎么不吭声了

    沉重的喘气声中,林间出现一道黑影,又一头老虎出现在他视野里,体型比第一只还要雄壮。

    虽然天寒地冻,但少年此时汗出如浆,豆大的汗珠沿着面颊滑落,握着匕首的手颤抖不已。

    一山不容二虎,老虎向来独来独往,怎么会。。。。王八蛋,居然是一公一母!

    所有陷阱都用完了,跑也不可能跑掉,绝望的少年手握匕首,看着逼近的老虎,目光倔强而决绝,刹那的犹豫过后,嚎叫着向前冲。

    畜生!我才不怕你!

    即将和耶娘团聚的少年,忘记了恐惧,满腔怒火喷涌而出,赋予他勇敢的力量。

    破空之声起,一支羽箭自后而来,掠过少年的面颊,径直射中迎面扑来老虎的眼睛。

    突如其来的致命一击,让扑向猎物的老虎失去平衡,撞飞身形单薄的少年,歪歪扭扭又跑了几步,颓然倒地。

    倒在地上的少年,挣扎着起身,摸了摸胸前塞着的碎布,又摸摸前胸后背,确定自己没有被撞散架,随后看向倒地的猛虎,看着插在眼眶中的那支箭。

    他还没回过神,却见林外走来几名男子。

    这些男子身着铠甲,手持刀、牌、短矛、弓箭等武器,以松散的队形向他围来,后边似乎还有人跟着,牵着几匹马。

    当先一人未着兜鍪,梳着发辫,身形消瘦,先是看看地上的两具虎尸,又看向少年,露出赞许的表情,说道:“小兄弟,一个人就敢猎虎,你很厉害啊!”

    口音有些怪,掺杂着熟悉的方言,似乎是外地人努力在用本地口音说话,少年勉强听得懂,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又听对方问:“小兄弟,你没事吧”

    “没。。。没事。。。。”

    “没事就好。”

    那人解下披风,给少年罩上,又招呼同伴收拾现场。

    少年裹着披风,感受到些许温暖,不住吸着鼻涕,接过对方递来的炊饼,啃得狼吞虎咽,啃着啃着,哭起来。

    那几名男子没有理他,收拾起老虎尸体,不一会林外响起马蹄声,而马蹄声越来越密集,似乎有许多骑兵往这边聚集。

    哭得稀里哗啦的少年忽然觉得风停了,抬头一看,却见一名年轻将军骑着马停在他面前。

    将军身着铠甲,骑着高头大马,看上去威风凛凛,先是看了看林中情景,听人说了几句,随后看向少年:“小兄弟,你。。。一个人在这里玩命,家人遇害了”

    外地口音,勉强能听懂,少年抽泣着:“阿耶、阿娘,都被老虎祸害了!”

    将军闻言沉默,看着一身破烂的少年,开口说道:“小兄弟。”

    少年抬起头,望向对方。

    “变强吧。”将军看着他,“这样的话,就什么也不会被夺走了!”

    少年愣愣的看着将军,心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向外撞,他见对方解下佩刀,扔到自己怀中。

    “跟寡人走么”

    面对这个问题,少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不知道‘寡人’是什么意思,若说是“寡妇”,可这位将军明明是男人,不可能是寡妇。

    莫非死了媳妇的男人,就是‘寡人’

    将军见着少年有些发愣,又道:“寡人很强的喔。”

    少年闻言看着将军,却见对方向他笑了笑,随后驾驭坐骑前进,不知何故,他抱着佩刀,懵懵懂懂跟着向前跑,穿着破布鞋的脚踩在地上,也不觉得冷了。

    跑着跑着,脚下一绊趔趄倒地,少年爬起身,继续向前跑,追随着“寡人”,一路跑出树林。

    随后目瞪口呆。

    夜色下,北风中,旷野里,大量骑兵正在向南前进,迎风招展的旗帜,都是模糊不清的图案,但一面面虎头旗却分外显眼。

    少年看着这支夜间行军的军队,惊得无话可说。

    数骑近前,向着那位“寡人”汇报:“大王,前方来报,宿营地已准备就绪,营地位于正南方向三里外,一会便能抵达!”

    “好,继续前进!”

    ‘寡人’气势十足的下达命令,随后看向少年:“你,要一起走么”

    对方眼睛明亮,目光似乎充满着力量,少年用力点点头,被一名骑兵拉上马,随后汇入骑兵群中,浩浩荡荡向南前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