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一十一章 刁民

    高台竖着的木桩上,刘忻被捆得结结实实,身上的衣物多有破损,而头发被人用草绳扎了个发髻,以便让其他人看清他的样貌。

    面色暗淡的刘忻抬起头,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人群,听着如潮的喊杀声,又看看面前站着的吴斗。

    他认得吴斗,这个低贱的士兵,是数年前建康兵乱的参与者,带着几个同党,拉起一只队伍,趁火打劫、为所欲为,还向长干里百姓发放抢来的粮食、布匹,试图收买人心。

    还好,官军后来将乱兵击溃,乱兵们在建康立不住脚,如同丧家之犬般落荒而逃,据说吴斗等人亦在其中。

    如今,此人随着周军入城,在这里妖言惑众,试图蛊惑百姓投敌,行大逆不道之事。

    现在,吴斗把他绑在台上,居然开始声讨他的“罪行”。

    说他虽然只是区区小吏,自从兵变平息之后,变着花样敲诈百姓,常以某户家里人涉嫌附逆为由,带人将其抓走,关入牢狱,然后向其家人勒索。

    如果家人不出钱,那么他就指使狱卒将此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待其家人见着亲人惨状,只能老老实实凑钱给他,求他高抬贵手。

    所得钱财,他“上缴”一部分给上官,剩下的自然落入钱袋,而若是这户人家没那么多钱,他就会“指点”对方去找人借贷。

    只要借了贷,利滚利,几辈子都还不完,除了卖身为奴,没有别的选择。

    如今,吴斗指着刘忻的鼻子大骂,说他以缉拿逆贼同党为由,敲诈、盘剥长干里的居民,弄得许多人妻离子散、家破人亡。

    面对这样的声讨,刘忻没有反驳,因为此时的他宛若砧板上的鱼肉,等着吴斗随意处置,而对方所说,都是真的,台下百姓大多知道,所以他否认也没用。

    此时此刻,刘忻只想着如何保命,哀求对方那是不行的,因为数年前的那场兵乱,他亲眼看见一些吏员跪地求饶,却被暴民活活打死。

    所以,服软没有用,刘忻知道很多人恨他恨得咬牙切齿,那么越是求饶,对方就越要杀他。

    这就是人的本性,欺软怕硬。

    正绞尽脑汁间,有一名中年男子被人带上高台,刘忻定睛一看,却是长干里一家小茶肆的掌柜乔。

    不,是前茶肆掌柜乔七。

    “大家都认得乔七吧,看看,是不是开茶肆的乔七!”

    吴斗喊了几声,然后看向有些怯场的乔七,乔七在他的鼓励下,开始控诉刘忻对他家做的孽。

    数年前那场兵乱之后,家境还算过得去的乔七,被刘忻盯上,对方声称他的儿子参与兵乱,于是将其抓走,投入牢狱。

    乔七开茶肆多年,人情世故当然清楚,知道对方是要钱财,见儿子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只能咬牙花钱消灾。

    刘忻的“要价”很高,他变卖家产,还把茶肆卖了,凑钱给刘忻,乞求对方放过他儿子,结果刘忻不光要钱,还要人刘忻看中了乔七的儿媳。

    乔七的儿媳样貌较好,原为孤女,被乔七收留,后来做了儿媳,乔七本不愿意,但见着儿子被打断一条腿,再犹豫怕是连命都保不住了,只能屈服。

    儿媳签了奴契,成了刘忻的婢女,乔七的儿子才捡回一条命。

    自那以后,夫妇俩再没见面,乔七儿子郁郁寡欢,加上在牢狱里受尽折磨,落下病根,一年多以后,含恨病死。

    家破人亡的乔七大受打击,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五十不到的人,看上去仿佛七旬老人。

    他的遭遇,许多长干里的居民都知道,大家对刘忻等敲骨吸髓的胥吏恨之入骨,却又敢怒不敢言。

    此时,乔七指着刘忻哭诉,说着说着泣不成声,情绪激动之下,挥舞着拳头要去打对方。

    “刁民!你敢!你敢打我!!”

    刘忻忽然咆哮起来,吓得乔七一个趔趄,所幸为眼疾手快的吴斗搀住,才没有在众目睽睽之下倒在台上。

    “乔七,吴斗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让你昧着良心做北虏的走狗!”

    刘忻继续咆哮着,一副义正辞严的模样:“你儿子勾结乱兵,本来就该死!若不是我从中周旋,你儿子当时就死在牢里了,哪里还能多活上一年!”

    “你敢当北虏的走狗待得官军赶走北虏,你,要被拉去游街,然后受脔割之刑!”

    乔七闻言吓得面色惨白,而刘忻看向台下百姓,哈哈大笑起来:“尔等放着好好的良民不做,非要做刁民是吧待得官军赶走北虏,尔等全家老小,都要吃上一刀!”

    “北虏势单力薄,如今不过侥幸入城罢了,一支孤军,能待多久!”

    “最迟半月,官军必将收复建康,带到那时,尔等投敌之人,全家老小一个不留!”

    “想想看,想想看,当年兵乱,尔等之中有人趁火打劫,后来乱兵待不住跑了,留在城里的是谁!!”

    “此次北虏猖狂,尔等是不是又要趁火打劫!待得北虏跑了,看看是谁又留下来,看看到时候,还有没有人冒着风险帮尔等脱罪!”

    “一群忘恩负义的刁民!谁敢投敌,日后必然全家不得好死!”

    “不要以为躲在人群里,就没人记得!届时只要官府张榜悬赏,一样有人出首,指认尔等罪行!”

    刘忻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如同一盆冷水当头泼下,让原本一片沸腾的人群,瞬间就安静下来。

    他在人群之中,看到越来越多的惶恐,看到越来越多的迟疑,看到越来越多的人不敢和他对视,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

    怕了,这些欺软怕硬的刁民果然怕了!

    刘忻心中欣喜万分,赶紧趁热打铁:“官军如今还在城东、城西,时刻等着反攻,北虏不过一时得逞,总归无法在建康待太久!”

    “尔等不想着协助官军击退北虏,反倒听吴斗妖言!看看,看看他,穿了一身北虏的狼皮!情况不对,他倒是可以跟着北虏逃走,莫非尔等也要跟着北虏逃人家会捎带上尔等穷鬼!”

    “当年,吴斗不也是巧舌如簧,哄骗尔等趁火打劫的后来呢他一溜烟跑了,把大家都扔下不管了!”

    “难道尔等还要再来一次,再让吴斗祸害一次么!搭上一家老小的性命,给吴斗卖命尔等活得不耐烦了!!”

    刘忻嚎叫着,越喊越得劲,不知何故,近在咫尺的吴斗没有去堵他的嘴,只是扶着瑟瑟发抖的乔七,定定的看着刘忻。

    “看看,他不敢搭话了!他心虚了,他理亏了!”

    强烈的求生**,让刘忻变得思路通畅,他要当众拆穿吴斗的谎言,给围观的百姓一记当头棒喝,让大家清醒过来,不是跟着吴斗投敌,而是声讨吴斗的无耻行径。

    届时吴斗面对众怒,想脱身都难,连带着一帮同伙及虚张声势的周兵都自身难保,哪里还顾得上杀他。

    刘忻决定加一把火,他看向说不出话的乔七,咆哮着:“乔七,你个无耻之徒,昧着良心给北虏当走狗,说!北虏许你何种好处,让你祸害建康百姓!祸害街坊邻居!”

    “我,我没,我没。。”

    乔七结结巴巴的反驳,话却说不利索,还被刘忻打断:“你知不知祸害江南百姓的侯景,后来是怎么死的你也想被建康百姓分食,是不是!”

    “不、不。。。”

    乔七如今心智大乱,他是应吴斗的请求,上台当众控诉刘忻的罪行,未曾料被对方这么吼了几声,吓得肝胆俱裂,一想到日后会被官府清算,拉去游街然后被建康百姓分而食之,他就吓得连话都说不好。

    “所以,大家难道要放着好好的良民不做,跟着厚颜无耻的吴斗做刁民,给北虏当走狗,然后连累全家老小!”

    话音刚落,“啪啪啪”的鼓掌声响起来,在一片寂静的人群之中,这掌声显得格外突兀。

    吴斗拍着手掌,看着刘忻,高声赞道:“好!说得好!”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