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六章 时机

    台城西,西明门,禁军护卫着车队离开台城,向着西面江边的石头戍而去,因为时间仓促,除了贵人们,随行人员大多步行,更别说宦官、宫女。

    贵人,指的是太后、天子、皇后、太子,诸皇子及公主还有后妃,以及宗室和家眷,浩浩荡荡百余人。

    当然,先帝的后妃,以及文帝的遗孀文太后沈妙容,亦在其列。

    这么多贵人,分散居住在各处宫殿,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召集起来、一起出宫避难,实际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得以实现,却是因为先前宫里燃起的大火。

    之前有不明物体浮空而来,自上而下对皇宫纵火,以至于宫里多处出现火情,太后柳敬言除了将皇后、太子后妃以及昏迷不醒的天子聚到弘范宫,还命人将文太后等人也请到弘范宫暂避。

    人都聚在一起,有事好照顾,也免得谁居住的宫殿失火,一下子顾不过来出现伤亡,柳敬言的安排,为随后的出逃做好了准备。

    再加上宗室及家眷都已入宫,所以召集起来毫不费劲,柳敬言决定出宫到石头戍避难没多久,队伍就能动起来。

    身后皇宫方向,忽然传来欢呼声,大家听在耳里,惊慌不已,不知是禁军挡住了敌军的进攻而发出欢呼声,还是敌军攻入皇宫,兴奋之下而呼喊起来。

    阵阵雷鸣声中,大队人马出了台城,环绕台城的街道上没有别的人影,禁军士兵们望向北面,看着那黑洞洞的街道北段,没看见有敌兵往这边包抄。

    也许,敌军经由北掖门攻入台城后,就全力攻打皇宫,没有分兵一部绕到台城西。

    当然,这也可能是敌军兵力不足的缘故。

    无论如何,既然已经出了台城,未遇敌军追击,那么只要前往正前方的石头戍,就安全了。

    石头戍,即石头城戍,石头城位于建康西面长江边,刚好在外篱西端外侧,城里驻扎着军队,又有石头津,驻扎着水师。

    因为周军来袭的缘故,石头戍加强了戒备,所以兵马不少,凭借坚固壁垒,可以挡住周军的进攻。

    若实在情况不妙,大家还可以登船,离开岸边,届时敌军就只能望江兴叹。

    太子陈深如是想,他手中紧紧握着一枚玉佩,这是生母张丽华遇难时随身佩戴之物,如今却神奇的重现人间,陈深感受着玉佩的温暖,眼睛有些湿润。

    母亲即便已经身故,还想着他,值此危急时刻,托梦宦官李善度,为他化解危难。

    身为儿子,要如何做才能对得起母亲的在天之灵

    陈深知道现在不是祭拜母亲的时候,时机不对,当务之急是要躲过周兵的追杀,待得局势转危为安再说。

    孔范这个奸佞竟然勾结周军,多亏母亲托梦,才使其阴谋未能得逞,那么现在按照母亲的提示,去石头戍必然万无一失。

    想到这里,陈深望向窗外,夜色下隐约可见南侧不远处的街坊之中,有一座小城。

    这座小城,是为西州城,陈深知道自己一行人若入不了石头戍,到西州城避难也是可以的。

    此时,西州城头,守军看着北面街道上大队人马匆匆而过,暗道不妙,如今台城内皇宫附近大火冲天,看来是敌军已经攻入皇宫,所以贵人们急匆匆出逃。

    所以一会周军打到这边,抵抗有意思么

    还是保住小命要紧!

    想着想着,守军意兴阑珊,看着台城那边的动静,也没那么紧张了。

    所以,即便城西街坊里的犬吠忽然剧烈起来,也没人注意。

    漆黑的街道上,许多黑影正在缓缓前进,领头的王颁听着耳边传来犬吠,皱了皱眉头,若是平日,这些叫个不停的狗已经让他们的行踪暴露了。

    不过今晚不同,此起彼伏的爆炸声,让城中各处犬吠不已,所以现在即便道路两侧民宅里的看门狗叫得再大声,也没人会察觉有一支队伍在摸黑前进。

    队伍停下,因为前方街道上有动静,那是一支队伍自东向西前进,看样子,是往西面的石头城而去。

    这支队伍里,应该有陈国天子、宗室、皇族,而王颁的队伍,自南向北往这条街道靠近,已经不算远了。

    看着前方街道上前行的队伍,王颁呼吸急促,父亲当年被陈霸先杀害,他在长安听到噩耗悲痛欲绝,现在,终于等到了报仇的机会。

    但还不行,现在还不能动手,时机未到,若急着动手,欲速而不达。

    王颁不断提醒自己,提醒自己莫要操之过急,以至于功败垂成,这一次若再不成功,恐怕就没有第三次了。

    他的弟弟王颁,作为周军主帅,领兵攻打台城,眼下应该已经攻入皇宫,而身为兄长的王颁,沉沦数年,终于再得任用。

    兄弟齐心,好不容易打到这里,决不能和上次一样,功亏一篑。

    四年前,周军南下攻打陈国,尉迟佑耆为主帅,王颁随军出征,眼见着兵临建康城下,决战却败了。

    那一败周军败得好惨,尸横遍野,当时身处军中的王颁身被十余创,差点就死在乱军之中,好不容易逃回京口,等着卷土重来,江南却下起了雨。

    雨季,雨一下就是大半月,一片泥泞之中,周军连战连败,在江南站不住脚,只能退回江北,而随后尉迟氏和宇文氏决裂,周国内乱,再无暇南顾。

    一心想要报父仇的王颁,距离报仇遥遥无期,时局纷乱,只能随波逐流,直到尉迟氏灭亡,周国局势稳定,他才得以和弟弟王頍重逢。

    现在,王颁带人在这里潜伏,此事成与不成,已经不是他和弟弟两个人的事。

    王頍受豳王赏识,得其委以重任,王颁因为这个缘故,得豳王召见,也给予重任,所以,这次要是搞砸了。。。

    前方街道上,快速前进的队伍里,不止有皇族、宗室,还有许多禁军,对方数量占优,又随时有援兵赶来支援,所以王颁默默等着,等着动手的最佳时机。

    身后,一众士兵定定等着,等着王颁下决定,而其中十余名白发苍苍的着甲老人,在队伍中分外显眼,他们是王家的部曲,当年随着郎主王僧辩坐镇建康,后来王僧辩遇害,他们便成了别人的奴仆。

    三十多年过去,当年的年轻人已经老去,而当二郎君再次出现在他们面前时,复仇的火焰在心中燃烧起来。

    即便已不复当年的勇武,他们也要跟着二郎君作战,弥补当年未能保护郎主突围的遗憾。

    不知过了多久,王頍轻轻拔出佩刀,向着前方街道上的队伍,用力一挥:“动手!”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