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四章 天意

    皇宫,火光闪烁,多处宫殿着火,禁军、宦官们正在竭尽全力扑救,临光殿前,建安王陈叔卿看着前方渐渐烧起来的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面色黯淡、不发一言。

    方才夜空里飞来巨大的袋状物,飞过台城北墙,飞到皇宫上空,然后投掷下许多火团,将宫殿点燃,天子所住临春未能幸免。

    火势蔓延得很快,与临春毗邻的结绮、望仙阁相继烧起来,所幸天子和居住其间的后妃及时转移,毫发未伤,但这三座耗资靡费的楼阁却为大火环绕。

    火越烧越大,再不能救。

    临春、结绮、望仙三阁,阁高数十丈,袤延数十间,穷土木之奇,极人工之巧,其木料多为名贵的檀香木,又以金玉珠翠装饰,内有服玩珍奇,器物瑰丽,前所未有。

    而现在,付之一炬,变成三座巨大的篝火堆。

    陈叔卿不是为临春、结绮、望仙三阁即将被烧毁而痛心疾首,因为他没资格心痛,但这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建起来的阁楼焚毁,是个不祥的征兆。

    莫非陈国的江山会如同这三阁一般,在冲天大火之中分崩离析么?

    听着阵阵雷鸣声,看着夜色下的点点火光,陈叔卿长叹一声。

    台城戒备森严,即便周军夜袭攻破建康外篱,急切间也无法攻入台城,所以,聚集皇宫的宗室子弟,应该得保安全。

    只是周国既然已经翻脸,那么陈国即便此次挡住了周兵,还会有下一次,也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周国不宣而战,舟师浮海偷袭京口,来势汹汹,陈叔英奉太后之命,率军在北篱门外驻扎,陈叔坚奉命镇守台城,而陈叔卿则召集宗室、驻屯朝堂,以防有变。

    现在,陈叔卿听着外面的动静,想要做些什么,却无能为力,据说龙舟山战况危急,陈叔坚已经调动禁军出台城增援,若陈叔坚挡不住,待得敌军杀进来,他也没办法挡住。

    尽人事、听天命,陈叔卿如是想,正要转往太极殿,却听得皇宫东北侧喊声大作,那声音越来越响,让人听了越来越不安。

    不一会,有士兵跌跌撞撞跑来,说北虏已经攻破北掖门,如今正在攻打皇宫东门,宫门摇摇欲坠,眼见着就要撑不住了。

    陈叔卿闻言大惊,一把抓住对方:“长沙王呢?长沙王不是领兵增援龙舟山了么?怎么让北虏给攻破北掖门了!”

    “大王!听溃兵说,说长沙王已没于乱军之中了!”

    陈叔卿拔腿就跑,带着部下赶赴皇宫东门增援,皇宫位于台城北侧,出了东门左转走上一段距离就是北掖门,敌军突破北掖门,直接攻打皇宫东门是理所当然。

    他作为宗室,与国同休,敌军攻打皇宫,自己不抵抗就投降,心有不甘。

    跑了几步,他想起了什么,立刻叫人赶赴弘范宫,将紧急军情报告太后。

    。。。。。。

    弘范宫,昏迷不醒的陈国天子陈叔宝躺在榻上,皇后沈婺华坐在榻边,而太后柳敬言、太子陈深亦在场,孔贵妃、龚贵嫔等后妃及皇子、公主们则在隔壁几间侧殿。

    宫外传来阵阵雷鸣声,震撼人心,殿内众人面面相觑,多有惶恐之色。

    方才天上飘来不明物体,点燃了临春阁,随后火势蔓延到结绮、望仙阁,还好大家转移得快,没有被火烧伤,但惊吓是免不了的,而现在,大家依旧不能心定。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情况好像不妙,后妃们惊疑不定,却无计可施,只能等着消息传来。

    皇后沈婺华的注意力集中在陈叔宝身上,外面的动静似乎影响不了她,而年轻的太子陈深表现不错,至少没有坐立不安的样子。

    太后柳敬言,定定坐着,她当然听到了外面的动静,面上却未有丝毫波澜,数十年的人生,她经历过的风雨多了,所以看开了。

    柳敬言年幼丧父,没过几年,北朝降将侯景叛乱,江南生灵涂炭,她带着弟弟赶赴千里之外的江陵,投奔舅舅、后来的梁帝萧绎。

    朝廷平定侯景之乱,结果没几年魏兵(西魏)攻破江陵,萧绎遇害,柳敬言和夫君陈顼、儿子陈叔宝被魏兵掳往长安,随后在西魏/周国过了十余年软禁生活,饱尝人间冷暖。

    她经历的事情太多,建康被围、江陵被围,品尝过恐惧的滋味,而被掳去长安,做了十几年的人质,被软禁的滋味也尝过。

    所以,即便如今又要经历磨难,再来一次,柳敬言也不会惊慌失措。

    该做的布置都已经做了,如果这样都不行,那就是天意如此,柳敬言看得很开,此时,就想儿子能够渡过难关。

    即便成了阶下囚,人活着总比死了好,一家人在一起,日子艰难些都无所谓。

    脚步声起,有士兵跌跌撞撞跑来,刚跨过门槛便摔倒在地,顾不得那么多,张口就喊:“不好了,不好了!北虏攻入台城,如今正攻打宫门!!”

    此言一出,殿内众人惊得面色发白,柳敬言依旧面和不变,看着这名身上血迹斑斑的士兵,问道:“建安王呢?”

    “回太后,建安王已带领部下增援东门,只是...只是眼见着快撑不住了!”士兵身上多处受伤,脸上有烟熏火燎的痕迹,看得出是从激战现场跑过来的。

    敌军攻入建康、猛攻皇宫,动作之迅速,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柳敬言想说什么,还是没说出来,敌军若攻入皇宫,万事皆休,所以,有什么好纠结的?

    回头看看躺在榻上昏迷不醒的儿子,看看默然不语的儿媳,再看看强作镇静的孙子,柳敬言说了句“知道了”,缓缓坐下。

    太后如此镇静,让赶来告急的士兵愕然,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身后忽然跑过一人,“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宦官李善度,跪地膝行,双手高举过头,捧着一枚玉佩,哭着喊道:“太后!太后!贵妃托梦奴婢,托奴婢恳请太后,立刻带着官家、皇后、太子,还有内眷一道,入石头戍,便可避开此劫!”

    “这是贵妃于梦中赐予奴婢的随身玉佩....当日贵妃遇难时随身佩戴的玉佩!太子...太子也认得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