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三章 实验部队,代号“钴”

    马蹄声中,大队骑兵疾驰在街道上,其后是快步小跑的步兵,本来坐镇台城的陈叔坚,带着精锐禁军出击,向着龙舟山方向快速前进,他要增援龙舟山守军,将来犯之敌击退。

    台城,位于建康城北,距离龙舟山很近,所以能够以最快速度增援龙舟山的兵马,就是镇守台城的禁军。

    台城的安危是重中之重,一旦有失,万事皆休,但陈叔坚知道,如果让周军入建康,城中己方主力兵马溃散,那么就靠着孤零零的台城,未必能熬多久。

    城无外援不可守,台城虽然坚固,却需要军队在外策应,所以,决不能让周军突入建康,抄其他守城军队的后路。

    战事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陈叔坚当机立断,顾不得那么多,召集禁军出击,周军的主攻方向是龙舟山,而对方的进攻力度超乎己方之前想象,陈叔坚知道如果现在不能顶住,就没有以后了。

    他看向前方,龙舟山如今宛若巨大的篝火堆,冲天火光映红了夜空,而身后台城,也被自北飞来的不明物体纵火焚烧,多处燃起大火。

    可想而知这样的情景对于坚守北篱门、东篱门的官军将士会造成多大的震撼。

    士兵们会担心龙舟山失守,敌军已经入城,还攻入了台城,并且随时可以从后背袭击他们,如果再这样下去,必然军心涣散。

    陈叔坚想到这里不由得心急如焚,若不是侍卫们拼命劝阻,他真想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

    道路前方人影绰绰,是大量溃逃的陈军将士,见着援军赶到,好歹回过神来,放慢脚步,渐渐聚集,又听得是长沙王亲自带兵来救,涣散的军心开始恢复。

    宗室藩王亲临战阵,又带着那么多兵,打回去反败为胜不是不可能!

    溃散的陈军,士气恢复许多,呼喊着反扑,街道北段追击而来的周兵,见状往两边一分,让出中间。

    一辆四四方方的四轮车缓缓上前,车身下半截湿漉漉,似乎刚从水里出来不久,车体上方有凸起,如同小石磨似乎可以转动。

    塔上有小口,宛若石磨出口,而塔后有烟囱,冒着滚滚浓烟。

    “发射!”

    随着一声令下,车内操作员搬动阀门扳手,滚烫的蒸汽呼啸着经由喷口喷向前方,试图反击的陈军被蒸汽笼罩,惨叫声起,许多人痛苦倒地。

    四轮车在士兵的推动下前进,车上有炉火旺盛的燃煤蒸汽小锅炉,因为提前预热存储了足够的蒸汽,所以能够“边走边喷”。

    广德元年式试作型两栖蒸汽喷射战车,在车身四周加挂猪皮浮囊后,可以由船只拖曳,直接浮水过河,装上四个车轮就能由人推着在地上移动。

    五分钟的蒸汽喷射时间,射程三十步左右,无差别杀伤,水上、陆上皆可喷射蒸汽,是水师冲滩时的有利支援兵器。

    第一辆蒸汽喷射战车喷得陈军人仰马翻,未被高温蒸汽烫死、烫倒的士兵,掉头就往后跑,和汹涌向前的骑兵挤在一起,进退两难。

    第二辆战车随后在人力推动下,从第一辆战车左侧出击,沿着街道突击,向前方喷射滚烫蒸汽,喷得挤在一起的陈军又死伤大片,随后溃不成军。

    反击刚开始,就结束了。

    率军冲锋的陈叔坚,被受惊坐骑掀翻坠地,挣扎着要起身,却被哭喊着溃逃的败兵撞倒、践踏,被人踩了不知道多少脚,已是鼻青脸肿。

    侍卫们奋力冲上来将他扶起,然后搀着他逃命,手持长矛推进的周兵追上来,一番突刺之后,侍卫们伤亡殆尽,陈叔坚拔出佩刀,嚎叫着扑上来,却被周兵乱棍打昏。

    他身着明光铠,装束分外显眼,所以被突进的实验部队士兵判定为“高价值人物”,敲昏了捆起来,另行处置。

    豳王直属实验部队,代号“钴”,装备各种稀奇古怪的实验兵器,在战场上投入作战,通过实战收集各项数据,战后进行评估,看看有无实用化可能。

    蒸汽喷射战车这种半成品,只是实验部队在此次作战中投入使用的兵器之一。

    之二,神威无敌劝退机。

    实验部队所处街道,南端尽头就是台城北掖门,两端之间是笔直的街道,满是溃散的陈军兵马,短时间内再无人可以阻挡周军对北掖门发动进攻。

    蒸汽喷射战车此时正在烧水“蓄汽”,实验部队将士不可能闲着,于是两辆名为“神威无敌劝退机”的四轮车被士兵推动,沿着街道向台城前进。

    四轮车车厢四四方方,上面各装着两口大缸,缸口斜着指向前方天空,不知有何用意。

    守卫台城北掖门的陈国禁军严阵以待,他们见着败退的同袍沿着街道往城门这边跑,虽然心中焦急却不会打开城门,因为敌人就在眼前,城门一开,就关不上了。

    禁军弓箭手们准备就绪,而各种滚木礌石也堆积在城头,敌军只要敢进攻,就会伤亡惨重,禁军只需要坚持一段时间,城中别处的兵马就会赶来增援。

    见着周军的车辆沿着街道缓缓前进,禁军将领判断这是敌军用来攻击城门的尖头木驴,亦或是装着轰天雷的推车,于是下令士兵往城门前投下大量拒马、杂物,以此阻塞道路。

    在北掖门前形成障碍,不让敌军车辆得以轻易接近、直抵门洞实施爆破。

    然而周军的两辆车在百余步外就停下来,一群人围着车辆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禁军将领疑惑不已,却不敢掉以轻心,调动一辆辆塞门刀车,从门内将北掖门堵住。

    又有大量禁军士兵抬着拒马堆积在塞门刀车后,然后严阵以待,一旦对方破门而入,他们就要予以迎头痛击。

    己方准备完毕,城楼上的禁军将领又望向前方,却见街道上周军车辆处火光一闪,随后雷鸣声起。

    似乎有什么东西呼啸而来,在半空之中划过一条弯弯的轨迹,越过北掖门城墙,落到门后空地上。

    爆炸声起,见门后城内聚集的禁军士兵人群之中,出现一处猩红的“缺口”,许多士兵倒在地上,浑身是血。

    数息过后,雷鸣声起,又一个黑乎乎的东西飞了进来,在聚集的禁军士兵群中炸出第二处“缺口”。

    更多的士兵倒下,虽然许多人没有死,但身上满是伤口,似乎是被许多碎片所伤,地上一片血泊,哀嚎的士兵横七竖八,触目惊心。

    其他禁军士兵还没回过神,他们见着同袍倒在血泊中挣扎,赶紧上前救人。

    就在这时,雷鸣声再起,人群之中先后被炸出第三处、第四处“缺口”,伤亡惨重的禁军士兵这才回过神:敌军不知用了何种手段,隔着老远将轰天雷抛入城。

    对方没有搭建投石机,却有手段隔着城墙攻击墙后的人。

    再想到不久之前,从天上飞入建康,飞到台城上空,然后扔下火球的那些不明飞行物体,士兵们只觉得心拔凉拔凉的:敌军的兵器如此凶残,这仗还怎么打

    瞬间的伤亡惨重,让禁军将士士气大跌,当一声巨响过后、北掖门门板在浓烟里崩坏之际,他们已经没有勇气堵口,面对蜂拥而入的周兵,禁军们如鸟兽散。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