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二章 内应

    突然遇袭,孔范一下子被打蒙了,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让人高声呼喊,表明自己的身份,澄清误会,让这些伏兵停止误伤。

    他可是高官,没理由带兵将领会不认得他,孔范觉得自己也许是被驻防的兵马误以为图谋不轨,于是不等问清楚就直接动手。

    虽然他确实图谋不轨,未得命令就违反宵禁,带着武装部曲在城中疾驰,但他尚未对龙舟山军营发动进攻,“反迹”未现,所以还有蒙混过关的机会。

    只要骗得对方停手,他就可以反杀。

    然而任由部曲们高声呼喊,伏兵依旧没有停手,孔范随后察觉不对劲:这不是误会,是有预谋的伏击。

    此时是在建康城里,所以不可能是周军在这里设伏,对方不听“解释”,憋足劲进攻,那就是蓄谋已久,问题来了:谁会知道他此时会带兵过来

    这明显是早有预谋的伏击,只有在走漏风声的情况下,别人知道他会做周军内应,才会提前在半路设伏,想到这里,孔范惊慌失措,但强装镇静,指挥部曲反击。

    开弓没有回头箭,孔范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已经把身家性命全押上,事已至此,后悔也没用,只能咬着牙扛下去。

    前方,周军正在进攻龙舟山军营,他即便遇伏,只要突破拦截向前冲,就能和周军汇合,然后转身反杀回来,所以事情不是没有转机。

    孔范如是想,但他的部曲却抗不住。

    孔范是天子幸臣,平日里狐假虎威,动辄找武将们的茬,然后以此为借口,“分”对方的部曲为己所用。

    这年头,部曲是私产,孔范的行为,就是强夺他人财物,还是最宝贵的财物,所以许多武将敢怒不敢言。

    孔范却不在乎,天子提防武将,而他作为天子的一条狗,专门盯着武将,武将越恨他,天子就越信任他。

    所以,孔范手上有许多善战部曲,带着上战场再合适不过,然而今夜却不同,他是带着部曲当周军内应,偷袭龙舟山陈军,那些夺来的善战部曲,很可能会临阵倒戈。

    正是基于这样的考虑,孔范今夜带出来的部曲,都是原先的“老人”,忠心是不用说的,只是战斗力差些。

    这些人,跟着他作威作福没问题,撑场面也没问题,就是打仗差点意思。

    但战斗力差些不要紧,反正是搞出其不意的偷袭,只要时机把握得好就行,但孔范万万没想到,竟然会走漏风声,让人提前做了准备,摆下圈套等自己往里钻。

    只是短短时间,他的部曲就伤亡惨重,被伏兵分割、围杀,而他想跑却跑不掉,因为道路两端都被伏兵堵着。

    事已至此,死亡就在眼前,眼见着末日临近,巨大的恐惧让孔范浑身颤抖,他顾不得那么多,顾不得之前的精心策划,拼命大喊着“饶命!”

    无论如何,先保住小命再说。

    这是孔范的念头,周军就要攻入城中,他只要不是被当场杀死,那就有机会苟延残喘,既然有人告密,朝廷提前做了准备,那么只要有机会,就会想活捉他。

    部曲几乎伤亡殆尽,仅剩几个拿着盾牌围成圈,将孔范护在圆心,就在这时伏兵不再放箭,挺着长矛围了上来。

    孔范示意部曲放下武器,准备投降,束手就擒,就在这时,一支羽箭飞来,正中他的面门。

    “妈的,哪个入娘贼放的箭!!不是说要活捉么!”

    叫骂声起,意识逐渐模糊的孔范听在耳边,心中冒出一个念头:难道。。。

    借刀。。。灭口。。。可你的兵没了我做内应,怎么能。。。

    孔范如是想,带着不甘,仰面倒下。

    士兵们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确定已经断气,拔刀割下首级。

    不一会,孔范的首级便被送到台城北掖门,门楼上身着铠甲的长沙王陈叔坚看着孔范的人头,确定无误之后,向身边的李善度说道:

    “做得不错,孤会在太后面前为你表功。”

    李善度闻言激动万分,立刻表态:“大王!奴婢不求立功,奴婢一心为了官家,为了太后、太子,忠心日月可鉴啊!”

    “好,好!”陈叔坚赞道,他虽然讨厌阉人李善度,但这倒是他的真心话。

    临近傍晚时,李善度忽然找到他,告密说孔范今夜会做周军内应,陈叔坚当时是不信的,但对方信誓旦旦,他便密报太后。

    孔范是奸佞,该死,但说对方勾结周国,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孔范在陈国位高权重,若引周国灭了陈国,那么在周国能有如今的地位他图什么

    但考虑到官家昏迷不醒,陈叔坚和太后觉得可能孔范是怕被清算,于是狗急跳墙,来个引狼入室。

    陈叔坚随后做出布置,设下伏兵,但他提防李善度调虎离山,所以自己依旧坐镇台城,没有亲自带兵设伏,结果孔范真的带着部曲出动,试图偷袭龙舟山军营,被伏兵候个正着。

    现在,孔范的人头就摆在面前,陈叔坚觉得颇为庆幸,若不是李善度告密,孔范怕是就真的得逞,引周兵入城。

    他让几名士兵跟着李善度,带着孔范的人头去向太后复命,随后望向东篱门、北篱门方向,最后目光落在正前方的龙舟山方向。

    倾听着此起彼伏的爆炸声,感受着激烈的战况,陈叔坚忽然笑起来。

    周军的夜袭,佯攻北篱门、东篱门,实攻龙舟山,没了内应,就只能以失败告终。

    成功挫败周军的阴谋,陈叔坚自然很高兴,对于守住建康有了更多的信心,然而他的笑容只是持续了数息便凝住了,看着龙舟山方向发愣。

    不止陈叔坚,城楼上的其他将领及士兵,都定定看着龙舟山方向。

    又是一年北风起,是在上风向放出热气球“空袭”下风向城池的好时机,然而当周军在玄武湖北岸升起热气球时,北风却停了。

    不要紧,周军将士对此早已做了准备,一艘艘快速拼装而成的船只,从玄武湖北岸出发,拖曳着一个个热气球飘过湖面向南而去。

    棹手们奋力划着长棹,让船只快速前进,而每艘船船尾系着的热气球,浩浩荡荡随着快船向南前进。

    大量热气球飘在天上,宛若萤火虫漫天飞舞,煞是好看,当这些萤火虫飞临龙舟山上空时,无数火油弹带着火光落下。

    倾斜的火雨将龙舟山陈军营寨点燃,守军瞬间崩溃,凄厉的哀嚎声响彻夜空。

    冲天火光,映照出玄武湖湖面上周军快船的身影,密密麻麻的快速拼装船之上,是奋力划棹的棹手,以及密密麻麻的士兵、战马。

    打仗,靠的是实力,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有没有内应,都无所谓。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