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一百零一章 夜

    黄昏,建康城东北,北篱门外军营,箭楼上,豫章王陈叔英用千里镜观察对面的周军军营,虽然距离有些远,但在千里镜的帮助下,他还是能看清敌营的大概情形。

    千里镜确实是个好东西,正如其名一般,能让人有千里眼。

    当然,千里只是个形容词,这种当年从周军那里缴获的器具,对于行军打仗确实很有帮助。

    陈叔英观察着敌营,暂时没发现什么异常,对方今日很“老实”,却不知其主帅打得是何种主意。

    虽然无法未卜先知,但陈叔英知道,只要己方沉住气,对方就无机可乘。

    昨日京口沦陷,太后召集宗室、重臣议事,议定的结果就是坚守建康,不能急于出战以免落入对方全套。

    不宣而战的周军,声称陈国屠杀寓居建康的周人,对于陈国使者的解释置若罔闻,对方明摆着要进攻,那么己方就不能如其所愿,先坚守城池,挫一挫对方锐气再说。

    陈叔英带兵出城,背靠建康在北篱门外扎营掘壕,与靠着蒋山扎营的周军对峙。

    打仗,要尽可能主动些,不能别人来挑战自己就应战,陈叔英打定主意,要靠着壕沟和壁垒,让来犯之敌无计可施。

    只要等得驰援的兵马抵达建康,凭借兵力优势,就能让敌军知难而退。

    敌人只是占据京口,前有建康后有广陵,肯定待不久,只要己方从建康出击的兵马步步为营,逼近京口,对方必然站不住脚,乘船东逃。

    赶走了这股敌军,朝廷就能从容调动兵马,应对极有可能从淮北以及长江上游进犯的周军主力。

    陈叔英不知道陈国能否抵御周国的进攻,但总得先把眼前这只周军击败再说,又观察了一阵子,落日余晖消失在地平线上,夜幕随后降临。

    夜里四处漆黑一片,即便有月光,但人的视线也明显受阻,是趁夜偷城的好时机,而建康的外篱多为木栅,不是城墙,很容易被人突破。

    所以即便是夜里,也不能大意。

    该做的部署都已经做了,陈叔英看着夜幕中的蒋山,看看夜色中的旷野,转身走下箭楼。

    。。。。。。

    夜,雷鸣声惊动了龙舟山守军,睡眼惺忪的将士们纷纷循声望去,却见东面北篱门、东南面东篱门附近火光大作,雷声阵阵,呼喊声震天。

    雷声,实际上是轰天雷爆炸时发出的声音,北篱门、东篱门此时有大量轰天雷爆炸,这意味着占据蒋山的周军发动夜袭,此时正在攻打两处篱门。

    但即便战事再紧急,龙舟山守军也不能轻易调动,这是命令,谁也不能违抗。

    龙舟山位于建康城北、玄武湖南,原名玄武山、覆舟山,太建年间改名龙舟山,山南是乐游苑,为皇家园林,此时在山边扎营的陈军负责防御建康北大门,不能轻易离开。

    龙舟山北是玄武湖,其北侧湖畔不在陈军控制之中,一旦敌军乘船横渡玄武湖南下,不仅威胁建康北北城的安全,更会威胁到台城,因为台城本身就位于健康城北。

    所以,龙舟山陈军的责任很重,虽然龙舟山东面不远就是北篱门,有宗室豫章王亲自坐镇,但除非情况紧急,守军就不能轻易离开龙舟山。

    北篱门、东篱门打得再热闹,自然有城内兵马赶去增援,轮不到龙舟山守军去救急,而正是因为这样,越要提防北面玄武湖方向动静。

    龙舟山下有水寨,虽然规模不大,但有战船,白天时陈军战船在玄武湖上巡视,没发现湖畔有周军造船的痕迹。

    按说对方即便来个声东击西,夜间佯攻东篱门、实攻龙舟山,能够泅水南下的周兵,数量多不到哪里去。

    当然,夜间搞偷袭时用兵贵精不贵多,如果周军真的偷袭龙舟山,派来必然是骁勇之士,所以龙舟山陈军不敢掉以轻心,东面动静越大,他们就越把注意力集中在玄武湖面上。

    果不其然,黑乎乎的湖面上,渐渐有了动静,因为月光暗淡,陈军将士虽然看不太清楚湖面,却能模模糊糊看见湖面上有一个个黑影渐渐靠近。

    有人正在泅水靠近南岸。

    见着敌人果然从玄武湖方向发动夜袭,将士们来了精神,屏气息声,仿佛猎人等着猎物靠近。

    北篱门、东篱门方向动静越来越大,似乎失守就在旦夕之间,但龙舟山守将不为所动,示意部下继续等,等着猎物上岸,他们在予以迎头痛击。

    兵法有云“半渡而击”,守将要等周兵上岸上到一半再发动反击,眼见着岸边影影绰绰越来越多,一声令下之后,陈军弓箭手纷纷放箭。

    爆炸声随后响起,那是来袭的周兵向岸上营寨投掷出轰天雷,火光闪烁,光影之间,只见岸边有许多人影。

    见着来袭周兵人数不少,投出的轰天雷又多,但准备就绪的陈军士兵斗志昂扬,丝毫不惧,依托营寨,直接发动反击。

    无数火矢射出,宛若火雨般倾斜到岸边,手持刀盾的锐士排好队形,就等着一会儿冲出营寨,和来犯的敌兵白刃厮。杀。

    龙舟山南侧,台城北,街道上有喧嚣声起,那是大队兵马前进时发出的动静,看来是城内兵马闻讯赶来增援,守军将士由此信心大增。

    忽然间,湖面上呼啸声起,数团火光向上飞去,在半空之中绽放出绚烂的花朵。

    闪亮的火光,映亮了陈军将士的脸庞,也映亮了孔范的眼睛。

    此时此刻,他带着数百部曲,快速接近龙舟山,夜空中绽放的火花,孔范看得清清楚楚,事前约定好的信号出现,而龙舟山方向“热闹”非凡,这都预示着周军如期进攻龙舟山。

    那么,按照豳王宇文温的要求,孔范带兵做内应,来个内外夹击,现在就是最恰当的时机。

    是的,要做内应,协助周军攻破建康,立下大功。

    孔范想得很明白,官家在时,他保住陈国,就是保住自家荣华富贵,但如今官家昏迷不醒,一旦有个三长两短,他迟早要被清算,全家倒霉。

    所以,现在是投向周国的最好时机,只要周军经由玄武湖偷袭龙舟山得手,就可以转向东面,从内进攻北篱门,再次来个里应外合,击破陈叔英所部兵马。

    届时陈军大乱,入城的周军可以就近进攻台城,借助威力巨大的轰天雷,快速攻破台城不是不可能,那么,待得明日天亮时,建康易主就成了定局。

    天子、太子、太后、宗室、朝臣全都被一网打尽,各地陈军除了投降,没有别的选择。

    协助周军攻入建康、平定江南,这,就是孔范在周国最好的晋身之资,再有豳王做靠山,他的荣华富贵依旧,儿孙都可以享福。

    想到这里,孔范激动不已,他此次带着部曲出动,当然违反宵禁,而在半路上,也确实被巡城兵马拦下。

    但众所周知孔范是天子心腹,虽然天子如今昏迷,但孔范余威尚在,更别说数年前,就是他作为主帅,击退了城外的周军。

    谁会想到,他如今竟然是周军内应?

    所以实际上没将领敢拦他,而孔范是打着“奉太后之令带兵助战”的名头行事,更没人有胆量去向太后核实,核实孔范是不是说谎。

    此次举事,事关重大,孔范没有告诉其他人,也没有召集心腹,更不会告诉精于军略的于仲文,怕的就是有人告密,导致功败垂成。

    而今夜随他出击的部曲,全都是可靠之人,虽然数百人少了些,但作为奇兵,必然能够出其不意给予龙舟山守军以致命一击。

    现在,龙舟山军营近在咫尺,周军正与陈军接战,孔范知道自己只要从后背来那么一下,陈军就会崩溃。

    胜利,就在眼前!

    孔范只觉得呼吸都有些急促,他刚下令准备进攻,却听得两边弓弦声起、箭如雨下,街道两侧民房上忽然冒出许多弓箭手,向着他的队伍放箭。

    火光亮起,杀声冲天,孔范的队伍遇伏,两侧夹击的伏兵很快就冲入队伍之中,混战随即爆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