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九章 应对

    烽烟,由一个个烽燧从京口接力传递到建康,带来了紧急军情:京口遇袭。

    随后赶到建康求救的骑兵,为陈国君臣带来了噩耗:周国水师自外海而来,不宣而战袭击京口,京口驻军猝不及防之下伤亡惨重。

    随后,京口陷落。

    这个消息很快便扩散开来,引得满城风雨,无论是官员还是平民,都被这个消息所震撼:周国为何不宣而战?

    周国偷袭京口,接下来是不是要进攻建康?

    消息抵达建康时,已是下午,随后城内沸腾起来,各军营兵马出动,驻守建康外篱诸门,而周军使者没多久便抵达建康,向陈国方面递交了文书。

    或者说是檄文?反正对方使者带来文书/檄文的内容是什么,外人不得而知,只知道许多大臣入宫,看来是要商议什么大事。

    对于寻常百姓来说,最关心的是周军会不会兵临建康城下,他们实在想不明白,京口的官军怎么那么快就被打败了。

    京口是建康东北方向的门户,两地相距不到二百里,攻占京口的敌人若派出轻骑,用不了多久就能抵达建康,而随后发生的事情,证实了许多人的担心。

    周军骑兵,果然出现在建康东北郊,看着蒋山脚下冒起的浓烟和火光,城中守军知道蒋山军营完蛋了。

    蒋山,位于建康东北郊,是往来京口、建康的必经之地,如今蒋山驻军遇袭,那就意味着敌军真的即将兵临建康城下。

    情况紧急,兼之夜幕降临,建康城内宵禁格外严厉,百姓们在家中惴惴不安的听着门外动静,大量兵马调动的声音,听起来让人心惊肉跳。

    距离上一次敌军兵临城下已经过了四年有余,当年官军将来犯之敌阻于城外,随后而来的雨季,使得敌军攻势瓦解,而现在是隆冬时节,不会有漫长的雨季。

    天气靠不住,所以许多人都把希望寄托在官军身上:官军能否如前一次般,给来犯之敌以迎头痛击?

    “孔公!如今情形,明摆着是敌军派出精锐突击建康,对方求得是速战速决,若官军贸然出城迎击,正中对方下怀!”

    “那你的看法呢?”

    “下官以为,闭门坚守建康才是上上之策。”

    孔府内,于仲文正在向孔范陈述自己的看法,他虽然不是孔范的僚佐,但事实上依附于孔范,先前接连为其出谋划策,屡立奇功。

    如今局势危急,孔范从宫里回来后,便召一众心腹来府里出谋划策,其中便包括于仲文。

    自从尉迟氏灭亡之后,于仲文没了复仇对象,而随着陈、周两国交好,孔范不再外出打仗,也不需要于仲文在军事上出谋划策,所以于仲文变得“默默无闻”起来。

    如今情况危急,周军不宣而战夺得京口,即便于仲文觉得与己无关,他也得到谋主孔范那里露个脸,和其他人一样提出一些建议,好歹应付一下场面。

    于仲文没资格入宫议事,而孔范从宫里回来后,样子有些疲惫,只是对心腹们大概说了一下敌情,所以于仲文只是根据这些军情,说出自己的意见。

    首先,周国不宣而战搞偷袭,攻占京口的兵马,必然是奇兵,己方切不可仓促迎战,因为敌军就是想要速战速决。

    淮南为陈国控制缘故,来犯敌军必然是走海路入长江,实际上这种做法很冒险,因为算是孤军深入,后援恐怕不会有。

    那么对方在江南待得越久,被陈军切断后路以至于身陷重围的危险就越大,所以,敌军必然希望陈军出击,那么对方只要在决战中获胜,建康就唾手可得。

    所以于仲文认为己方不可以急,应该据守建康,即便对方兵临城下,也不要轻易出战,待得勤王兵马抵达,人多势众之后敌军无机可乘,必然撤军。

    这是最稳妥的办法,但纵观全局,建康却不能一味死守,因为一旦周国随后全力进攻,陈国怕是很难招架,所以这股已经进入江南的周军,要想办法尽快解决。

    问题的关键在江防,要确保江防就得先把占据京口的周国水师解决,所以,建康驻军一方面要在陆上据守不出,一方面驻防城外江边的水师要主动出击。

    会同江北广陵的水师一起,和京口敌军水师决战,如论如何都要将其击败或击溃。

    敌军水师战败,那么已经上岸的兵马必然因为后路断绝而军心大乱,如此,接下来的仗就好打了。

    而解决了这股偷袭京口并试图突击建康的敌军后,陈军才能全力以赴,面对接下来全面进攻的周军。

    周军南犯,其主力必然从两个方向出击:自北向南跨过淮水进攻淮南,自西向东经由长江顺流而下进攻建康,这是必然的结果,瞎子都能看出来。

    现在,这支自东而来偷袭京口得手的奇兵,己方不能急着解决,否则正中对方下怀,但也不能任由其钉在江南,因为这会掣肘陈军主力。

    所以,陆上守住建康,水上击败京口敌军水师,这是最稳妥的应对之策。

    于仲文如此卖力献计献策,倒不是有什么立功的想法,他纯粹是尽人事,因为自己多受孔范庇佑,紧急关头,总得有所回报。

    于仲文的一番长篇大论,孔范默默听着,没有太多表情,待得于仲文说完,他沉默片刻后表示“知道了”。

    于仲文见状觉得有些奇怪,但不好多问,又见孔范没有接续问策的意思,看上去有些意兴阑珊,于是和其他人识相的告退。

    待得人都离开,孔范叹了口气,起身在房内来回走动,随后又坐下,陷入沉思。

    于仲文所说,确实有道理,但对于孔范来说,这没有任何意义。

    方才太后召集重臣议事,就敌军不宣而战、偷袭京口之事问策,孔范在场,从而得知周军发来的檄文内容,简而言之,对方是来兴师问罪、解救侨民。

    事情源起前几日,宦官蔡脱儿献仙丹,天子服用之后毒发昏厥,蔡脱儿畏罪潜逃,据说逃入秦淮河口处周人聚集的“周坊”。

    陈国派兵入坊内搜查,与坊内周人发生对峙,虽然士兵最终还是突破阻拦入坊搜查,找到了畏罪自杀的蔡脱儿遗体,而周人有船只逃离,躲过陈军战船的拦截,顺流而下往东逃。

    东面是大海,结果这艘船竟然遇到了自会稽外海北返的周国市舶司船队。

    这支规模庞大的船队,本来驻扎会稽外海岛屿,打算为之前周国海船在会稽被扣之事兴师问罪。

    其水师主帅、提督王頍得逃亡周人告急,说在建康的周国商贾惨遭屠杀,于是西进入长江,兴师问罪,攻占京口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要兵临建康,要求陈国方面给出交代和赔偿。

    还要把相关责任官员交给周国处置,如果得不到一个满意的答复,周军就入城抓人。

    这种极其无耻、无理的要求,陈国方面当然不会接受,而对方明摆着就是要进攻建康,所以罔顾周坊无事的事实随便找了个借口,开了极其苛刻的条件,就等着陈国拒绝。

    太后召集重臣入宫议事,孔范也在场,但他发现自己的意见已经无足轻重,因为太后没打算听他说什么。

    也就是说,太后并不信任他。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孔范能有如今的地位,全靠官家信赖,当年周军兵临建康城外,孔范之所以能作为监军率领大军出城迎战,就是因为得官家信赖。

    但现在,官家昏迷不醒,太后相信萧摩诃、任忠等武勋,也更愿意向袁宪等老臣问策,至于孔范等官家幸臣,沦为了旁听。

    当然,太后倒不是故意使脸色给孔范等人看,因为他们确实不通军事,也说不出什么真知灼见来。

    但对于孔范来说,这代表着情况确实不妙,官家如果醒不来,那么他们靠边站是迟早的事,万一新君继位,他们的末日就要到了。

    所以,豳王派来的奇兵既然已经逼近建康城,我,为何要帮着朝廷将其拒之于门外?

    想到这里,孔范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就在方才,他出宫返回府邸的途中,有人把一封信交到他手上。

    那人是周国豳王宇文温安插在建康城里的眼线,而孔范看过这封宇文温的亲笔信后,大概知道该如何应对接下来的局面,如今不再惶恐不安。

    对于他来说,陈国兴衰与否,与己无关。

    方才于仲文所说即便再有理,那又如何?

    孔范知道,若官家再也醒不来,而官军击退了周军,日后新君继位,就该轮到他倒霉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