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七章 海市蜃楼

    寒风阵阵,吹不散江面上弥漫的雾气,如今虽然临近正午,但满天乌云,宛若傍晚,水天共一色,让人难以分清何处是江面,何处是天际。

    大江之上,一艘走舸自北向南横渡,船身在水面雾气里若隐若现。

    南侧江边,京口水寨哨楼上的哨兵,远远看见江上这艘小船似乎在晃悠,赶紧吹响号角。

    号角声浑厚而有力,引得水寨中的士兵纷纷抬头看向江面,不过绝大部分人都没有进一步举动,该忙什么就忙什么。

    反倒是押运粮草抵达水寨的一些青壮,被这号角声弄得心惊胆战,他们觉得这号角声应该是示警,说明有敌人正在接近,但为什么营寨里的士兵都当做没听见一般

    “那是给雾里的船只指明方向,大雾天气常这样的。”一名军吏说道,随后不忘补充:“赶紧干活,莫要磨磨蹭蹭。”

    青壮们心中的疑惑得到解答,继续将粮草从车上卸下来,他们是服劳役的平民,对于军旅生活不是很懂,许多人是第一次来京口,待得卸车完毕,不由得好奇的四处张望。

    那军吏见多识广,见状笑道:“你们来得不巧,若是再过一阵子雾气散了,那大江之上的景色,才叫好看。”

    见着这位好说话,许多人纷纷问起来,因为大家都听说,若是天气好时,在京口可以看见江对面的广陵。

    “天气好时,确实可以远远看见,但那得眼力好,还得江上没有雾。”

    有人听了便问:“那么,在这江面上,可以看见广陵潮么”

    军吏闻言哈哈一笑:“时机不对,你们得来早几月,广陵大潮要到七、八月时才最好看。”

    “哦。。。。”那人不死心,想了想又问:“那能看见海市蜃楼么”

    “海市蜃楼你如何想到问这个”

    “嗯,我是听人说的,说京口和广陵江面下游入海口,有海市蜃楼。”

    “嗨,那是乱讲,这得在青徐沿海才能看见的。”

    两人一问一答,让旁边的青壮摸不着头脑,他们不知道什么是“海市蜃楼”。

    海市蜃楼又名“蜃景”,据说是海中一种名为“蜃”的异兽施展出来的异象,具体些来说,就是这种名为“蜃”的异兽吐出如同烟雾般的蜃气,然后幻化出亭台楼阁或者街市。

    这种海市蜃楼,只能在海边见到,而那名军吏却说虽然京口下游就是大洋,但要看到海市蜃楼却很难。

    首先,这得在夏天,因为据说只有天气炎热,那潜伏在大海深处的“蜃”才会浮出海面,吐出大量蜃气,幻化出蜃景。

    其次得没有风,或者风不大,不然“蜃”吐出来的蜃气很容易被吹散,无法幻化出亭台楼阁。

    这两点,实际上在长江入海口处很难同时碰到,所以,自古以来的“海市蜃楼”传说,都是在青徐沿海一带比较多。

    见多识广的军吏,娓娓而谈:“东海之上,不止有海市蜃楼,传说还有蓬莱等仙山,所以那始皇帝派人寻访海外神仙,都是从青徐沿海港口出航的嘛,谁听说过从长江出海的”

    军吏说得头头是道,青壮们听得津津有味,对于他们来说,家乡之外的地方,都是神秘莫测的秘境,许多传说,还得让有见识的人解说一二,自己才能理解。

    今日大家运粮草到京口,本想看看传说中的“广陵潮”,结果时候不对,就只能等下次了。

    那玄之又玄的“海市蜃楼”,不可能看见,如今江面上灰蒙蒙,没什么好看的,那艘南渡的走舸渐渐靠向水寨码头,而青壮们随着军吏们的吆喝纷纷起身,开始将一些营中物资往车上装。

    这些物资,是江北广陵那边送来的,据说有很多是和周国淮北州郡互市得来的货物,具体是什么不得而知,反正和青壮们无关。

    广陵和京口,隔江对望,而两地之间的船只往来,不断输送着大量物资,从建康出发运送粮草到京口军营的队伍,回程时当然不能拉着空车。

    此时天色转亮,天上厚厚的云层也出现许多缝隙,阳光从云缝中漏下,洒在江面上,似乎让雾气消散了许多。

    江上有大雾时不利于行船,所以水寨船只大多停泊在岸边,至于巡逻什么的就不用提了,如今见着雾气渐渐散去,有士兵开始给一些船只解缆绳。

    每日都有会有函使往返于长江两岸,以此将大量公文带往淮南或者建康,如今耽搁了半日,眼见着雾气消散,函使自然不敢耽搁,无论如何,今日一定要抵达北岸广陵。

    同样,广陵那边也会有人等着渡江抵达京口。

    岸上,一辆辆本已卸空的马车,又装满了沉甸甸的货物,青壮们稍作休息,即将随着马车返回建康,此时却有人看着东方江面出神:“咦,那是什么”

    大家纷纷望去,却见雾气余存的江面上,影影绰绰有一些帆影,似乎是有船队至外海入江,逆流而上,只是看不真切,不知是真是假。

    “这些船,会不会是岭表海船来了”

    “见多识广的军吏闻言笑道:“那哪能呢,岭表海船,都是在夏秋之际乘风北上,哪里有刮北风时南上的”

    “就算是周国的船只从岭表来了,听到风声后,怕是也会吓得掉头就跑吧,哎。。。。”

    说到这里,有人抱怨:“前几日,官军要到秦淮河口的周坊抓人,闹得鸡飞狗跳,周国的商贾又吃了亏,哪里还敢再来建康,没了这些商船,谁雇我们去卸货啊。。。”

    “周人不来就不来,日子还不是照过”

    “那可不一定,万一周国又借机发难,搞不好要打仗的,那可不好。”

    “打仗那也得好久以后吧,我们服完劳役,就不用去打仗了。”

    “想得美哦,据说周坊被围的时候,有人乘船逃出去了,说不定已经跑去叫救兵,万一要打仗,怕是。。。。”

    “怕什么怕,江北他们可去不了,要么往上游江州跑,逆水行船,哪里是这么好跑的更别说,上游还有官军水师呢!”

    “哎呀,那万一真要打仗可如何是好”

    “打就打呗,莫非你不想打,那就打不起来了”

    众人议论纷纷,却见江面上帆影越来越多,规模之大,超乎大家想象,很难想象,长江入海口以东的外海,会有如此规模的船队西进。

    看着这些雾气之中的船帆,许多人有了个想法: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海市蜃楼

    但不是说海市蜃楼要到夏天才会出现么

    “呜呜呜呜!!”

    号角声响起,随后锣声也响起来,让青壮们吓了一跳,水寨哨楼上的哨兵,一部分人在吹号示警,另一部分人声嘶力竭的呼喊着:“敌袭,敌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