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九十一章 昨日重现

    北风起,初冬的小雪如柳絮般随风纷飞,洛阳白马寺,洛州总管、东京小冢宰、豳王宇文温,携家眷到此拜佛烧香,因为是轻装简从,所以排场不大(相对而言)。

    宇文温当然不信佛,但场面功夫还是要做的,不然在这全民信佛甚至有些佞佛的时代背景下,让大家都认为他有灭佛倾向,怕是会引起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所以,把烧香拜佛当做例行公事,实际上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更别说一家人出行,有个地方落脚即可,去哪里不是去?

    虽然宇文温提前说过,不能因为他的到来而禁止其他香客入寺,但“有司”不敢掉以轻心,该布置的明岗、暗哨都是有的,寺内熙熙攘攘的上香人群之中,多了不少目光犀利的男子。

    所幸,宇文温及家眷未在正殿逗留太久,转入侧院之后,许多暗中行事的侍卫松了口气,而因为豳王一家的到来,那原本不小的侧院变得拥挤起来。

    宇文温的家眷人数不少,大大小小连带他一起,足有十七人之多,加上对应的侍女,一群人在侧院里熙熙攘攘,与其说是参禅,还不如说是冬游的茶话会。

    对于小家伙们来说,到白马寺来,上香什么的没意思,最主要是有了地方玩耍,于是待了一会便纷纷嬉闹起来,宇文温见着儿女们吵得不像话,只能另外“开了”一间侧院,让嫡、庶长子带着弟妹去玩。

    好不容易清静下来,宇文温见着妻妾六人在座,不由得感慨万分:醉卧美人膝的人生目标,如今算是完全实现了!

    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很俗的男人,宇文温当然喜欢女人,说好色也好,说“寡人有疾”也罢,反正只要是美女,他就来者不拒。

    如今见着妻妾环绕,身为俗人的宇文温,很满意,随后脑海里冒出一个图形,那就是北斗七星。

    他,当然是北斗星,而围绕北极星的北斗,自然由妻妾组成,妻妾六人,就是北斗七星中的六颗,若是再多一人,北斗七星的“星座图”就全了。

    那就意味着,“七星剑阵”结阵完毕。

    有诗云“二八佳人提示书,腰间仗剑斩愚夫”,而这样的七星剑阵,足以让他营养跟不上。

    想着想着,宇文温斗志满满,不仅要为了凑够七星剑阵而努力,还为这暂时只有六剑的六星剑阵之豪华阵容而自豪。

    这可是皇后天团呐!

    对于宇文温来说,无论是历史,还是现实,他的妻妾,基本上都有皇后封号。

    曾经的历史里,尉迟炽繁是皇后,当然,这对于宇文温来说代表着屈辱,绝不能容忍,如今他有野心,要让尉迟炽繁成为自己名正言顺的皇后。

    历史和现实交织之下,杨丽华是皇后,又是太后,尉迟明月同理;萧九娘“曾经”是皇后,张丽华如今被追封为皇后。

    六人之中,五位都“曾经”或者已经有过皇后称号,剩下一位,也是有名的美人,如此豪华阵容,让宇文温的成就感爆棚。

    虽然他知道,所谓“和谐后院”是不可能存在的,但“醉卧美人膝”的人生目标总归实现了,那么,接下来。。。

    今日是一家人团聚的日子,不适合想金戈铁马,兴致勃勃的宇文温,拿来琵琶,在席间即兴弹奏。

    如今身处白马寺,按说宇文温要和杨丽华来个“昨日重现”,让对方肉身布施他这个尘世俗人,但时机不对,所以“昨日重现”要以另外一种方式实现。

    见着夫君要弹奏歌曲,佳人们洗耳恭听,她们知道夫君喜欢自弹自唱一些奇怪而又好听的曲子,所以颇为期待。

    “曲名。。。。《yesteday once more》”

    宇文温说完,坐在一旁的尉迟炽繁好奇问道:“大王,这又是夷文曲子?”

    “没错,若译成中原文字,名为《昨日重现》。”

    宇文温拨动琴弦,用琵琶演奏起经典的英文歌曲《昨日重现》,这支曲子不存在于这个时代,但对于他来说,却记忆犹新。

    “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 to the radio。。。。”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s。。。”

    音乐是人类的灵魂,自从有了音乐,人的灵魂就有了一个依靠。

    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隐藏着很多鲜为人知的秘密,唯有音乐,才能激起那潭深水的涟漪,古今中外,只要是好歌,就能跨越不同文化、民族的鸿沟,拨动人们的心弦,引起共鸣,

    宇文温唱的夷文歌(英文歌),虽然在座的佳人们听不懂,却听得懂旋律,注意力很快就被吸引过去。

    呢喃的歌声,似乎是在回忆昔日与亲朋好友在一起的时光,佳人们不约而同回想到自己亲友们的音容笑貌,虽然记忆可能有些模糊,现在却开始清晰起来。

    尉迟炽繁和尉迟明月,想起了如今正在避世的父母;杨丽华想起了已故的父母、弟妹,想起了已经出家的弟弟杨广;萧九娘想起了母亲还有兄弟,陈媗亦是如此。

    而张丽华,想起了父兄,想起了陈叔宝,想起了往日情形。

    眼前一花,她仿佛又回到了台城,在结绮阁里,陪着陈叔宝弹琴吟唱,一曲《玉树后庭花》,道不尽的情意绵长。

    一切恍若昨日,再次重现眼前。

    。。。。。。

    大殿内,绥建郡夫人安氏正在上香,正午的阳光透过窗户,自上而下映衬出佛像的神秘、庄严,也映衬出美人的姣好面容,年轻貌美的安氏站在佛像前,宛若一株摇曳的青莲。

    作为外命妇,安氏出行当然可以摆出排场,即便是入寺烧香,也可以得到寺庙的隆重接待,但今日她却轻装简从,宛若寻常妇人那样,入寺烧香。

    当然,为了避免登徒子见色起意惊扰到自己,安氏此行该有的随从还是有的,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久经战阵的骁勇之士,对付些许登徒子不在话下。

    若有人敢以势压人,那么随从们也不怕,因为自家权势也不小,毕竟郎主可是百战名将,谁不长眼,敢非礼绥建郡公萧摩诃的夫人?

    夫人是郎主的续弦,郎主对夫人宠爱有加,谁敢无礼,必然要付出代价,一名外命妇被人调戏、非礼,朝廷也不会坐视不理,事情闹到官家那里去,一样要严惩。

    所以对于随从们来说,只需要防止登徒子惊扰夫人即可,至于夫人转入禅房听法师讲解佛法,大家就不需要亦步亦趋。

    官宦人家的女眷到寺庙礼佛,于禅房聆听法师讲解佛经,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没必要像防贼一样防着法师,不然传出去后,只会沦为他人笑柄。

    “咯吱”一声,禅房房门被侍女推开,安氏随后走入房内,侍女没有跟进去,将房门关上后,退到院门处静候。

    片刻后,院内一角忽然出现两个人影,其中一名男子径直来到禅房前,轻轻敲门数声,随后推门而入。

    房内,貌美如花的安氏,见着来人之后,面颊泛起红晕,起身站着,呼吸急促起来。

    呼吸急促的还有那名男子,见着一朵娇艳的鲜花正等着自己任意采摘,他激动万分。

    自己第一次得到对方的情景,宛若只是发生在昨日,如今,两人抵死纠缠、积极欢愉的销魂情景,即将重现在这简单的禅房内。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