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九章 以拖待变

    “父亲!官家为何连这般屈辱的条件都能接受朝中奸臣当道,父。。。”

    “住口!黄口孺子,竟敢妄议朝政,再敢妄言,便打断你的腿!”

    “嘭”的一声,书房门被撞开,面色通红的萧二郎萧世略负气而去,留下气鼓鼓的老萧——萧摩诃,坐在书案后叹气,萧大郎萧世廉,在一旁劝着шщЩ。。1a

    “父亲,二郎没见过世面,说话不知轻重,父亲莫要生气。”

    “祸从口出,祸从口出!二郎如此嚷嚷,在府里还好,在外面被人听了去,那几个奸佞又要兴风作浪了!”

    萧摩诃说完又叹了口气:“官家已经作出决定,身为臣子多说无益,你有空和二郎说说,就说有些事情,不是光凭一腔热血就能做好的。”

    “是,父亲。”

    萧世廉说完,坐在一边,见着父亲神情黯然,斟酌片刻,开口问道:“父亲,朝廷真的要做出如此让步么”

    “不然呢”

    “这。。。这也太。。。”萧世廉欲言又止,终究没有将“丧权辱国”四个字说出来,他不想让父亲难受,只能把话吞回肚子里。

    萧摩诃知道儿子想说什么,其实他也咽不下这口气,孔范等人的主张,简直是“骇人听闻”,他极力反对,但面对孔范的反问,却底气不足。

    不让步可以啊,那就打仗,谁敢说打得赢

    孔范的反问,萧摩诃反驳起来有些无力,他和其他武将知道,周国势大,如果正面对决,官军怕是难以取胜。

    若上游巴湘、江州尚在,即便淮南为周国所占,陈国依旧可以凭借长江天险,将敌军拒之于江北,问题是现在不行了,周军水师从江州出发,能够轻而易举抵达采石矶。

    届时对方一旦水战获胜,就能把陈军分割为淮南、江南两部分,而淮南陈军无法回援建康,建康又能坚持多久

    当然,陈国可以寄希望于周军主帅犯傻,问题是周国那位骁勇善战的豳王宇文温,如今坐镇洛阳,一旦两国交战,此人带着虎狼之师呼啸南下,淮南能撑多久都是个问题。

    打,打不过,那么除了屈辱的让步,还能如何

    身为武将,为国爪牙,不能为主君抵御外侮,对于萧摩诃来说是耻辱,但现实如此,他再不服,也只能面对现实。

    为了以防万一,各地官军已经做好准备,防备周国的突然进攻,但仗能不打还是最好不打,这是朝野上下的共识,所以多番让步,只希望能熬过这一关。

    “父亲。”萧世廉忽然开口,见父亲看向他,便试探着问:“孩儿听说,会稽外海岛屿,有周国战船聚集”

    萧摩诃闻言看向儿子:“你听谁说的”

    “呃,总是有些只言片语传出来。”

    萧世廉含糊其辞,萧摩诃也不深究,因为这确实是事实,周国海船在会稽被扣押,没多久就有周国的战船在外海出现、徘徊。

    到后来,聚集的周国战船已经不是三五艘,而是许多艘,以外海岛屿为据点,开始蠢蠢欲动。

    萧世廉见着父亲没有否认,又问:“那。。。莫非一旦打仗,对方就会自海上进攻会稽”

    “官军严阵以待,坚守城池,对方又能如何浮海而来兵马有限,北虏除了袭扰,还能作甚”萧摩诃对此倒是有些信心,“但终归是麻烦,所以,你觉得朝廷愿意打仗么”

    萧世廉默然,他知道这点,所以,还能说什么

    如今皇朝内忧外患,国力比起四年前,衰退许多,丢掉的巴、湘、江州以及岭表,根本就无力收复,而虽然保住了淮南州郡,但面对如狼似虎的周国,很难有招架之力。

    陈国如今身处险境,如果可以的话,目前这种两国交好的现状,还是要尽可能维持下去。

    别的不说,陈国需要通过互市,从周国购买大量粮食,因为淮南州郡刚从战乱中稍微恢复,能做到自给自足已经很勉强,没有太多余粮供给江南。

    其次,诸如香药等海外奇珍,需要通过互市,从周国那边购买,如果双方敌对,这就意味着香药断了来源,即便两国相持不下,但对于陈国来说,没了香药,真的很难过。

    若当今天子能吃得了苦,能够节衣缩食,减少奢侈浪费,香药没了就没了,这都没什么,但问题是天子做不到。

    届时那几个奸佞一撺掇,搞不好要张罗着议和,所以这是何苦来哉

    萧世廉想到这里不由得默然,若天子有武帝那般英明神武,其实局势不是没有转机,但这不可能,所以,只能将如今的局势维持下去,等着周国生变。

    他告退而去,萧摩诃独坐书房,想的也是当前局势,如今靠陈国自身是无法扭转局面了,所以,他真心希望,周国又出事,最好是兄弟阋墙。

    萧摩诃知道,周国的天子如今不过是个婴儿,大权都在丞相、杞王宇文明手中,所以宇文明迟早要篡位,那么到时候,宇文明要如何处理强藩、豳王宇文温的关系,很值得关注。

    如果处理不好,这对兄弟翻脸内讧,那就是陈国翻盘的好机会。

    但这需要时间,所以在那以前,陈国只能忍气吞声,尽可能避免战争,来个以拖待变。

    这是萧摩诃说服自己不激烈反对朝廷屈辱让步的理由,其他武将,或多或少都想到了这点,所以当孔范等奸佞撺掇天子时,大家只是表明反对的态度,见着官家一意孤行,也就没再说什么。

    任由别国使节在国都常驻,还把驻地视为对方国土,本国官民未经许可不得进入,这和割地没什么区别,但为了以拖待变,大家也就只能忍。

    萧摩诃真心希望朝廷的屈辱让步,能让周国执政暂时打消动兵的念头,己方再加紧战备,避免对方轻举妄动,如此拖上几年,拖到周国那两兄弟内讧,就算熬到头了。

    只是,事情能像他想的那样发展么

    想着想着,萧摩诃无奈苦笑起来,世事无常,不是每一件事都能如人所愿。

    当年,女儿成了太子妃,萧摩诃还以为自家就此更上一层楼,未曾料太子被废,一切成空。

    当年,他娶的续弦年轻貌美,原以为福气不浅,未曾料竟然和官家有染,这让萧摩诃愤怒而又痛苦,真希望自己被蒙在鼓里,不知道这件事。

    但随着时光流逝,该过去的都过去了,女婿虽然没了太子之位,但如今过得还好,见着女儿一家平平安安,萧摩诃松了口气。

    而他的夫人,再也没有留宿宫中,毕竟与之交好的张贵妃已经不在人世,官家没借口让他夫人陪着贵妃说话,留在宫里过夜。

    对于萧摩诃来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于私是这样,于公,想来也是这样。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