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七章 群情激奋

    江州湓口,奉命出使陈国的王劭,在此短暂停留,在官署与洪州总管韦洸等官员交谈,了解此次商船遇袭事件之中,洪州商贾在陈国建康的损失情况,以及详细了解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了解清楚,才好和陈国方面交涉,王劭要做到这点,就得先了解自己一方的说法,到了建康后,再听听对方的说法及解释。

    不久前,数艘洪州船只满载茶叶等货物前往陈国建康,停泊在健康城西长江边上的秦淮河口,后来被人袭击,这些人纵火烧船,船上货物付之一炬。

    洪州总管韦洸得知后立刻遣使入京禀报此事,与此同时,还发生了另一件事情。

    在陈国东扬州会稽郡,周国市舶司的海船在停泊海港时被陈国官吏扣押,据市舶司所奏,陈国官吏以抓捕海寇为名,关押了船上所有人员。

    周、陈两国交好,展开互市,周国船只频繁往来两国之间,是互惠互利的局面,如今发生这种事情,让人觉得难以置信。

    丞相、杞王宇文明当即派王劭到洪州了解情况,然后顺流而下,前往陈国发难。

    王劭此行,要和陈国方面交涉,确认这两件事情之所以发生,是周国这边有问题,还是陈国方面有问题。

    所以王劭停留江州,就是要听听洪州官员的说法,了解一下周、陈两国互市的实际情况,以便心里有个数,为接下来采取进一步措施做好准备。

    而详细了解了两国互市的详细情况后,王劭发觉事态比他想象中要严重。

    所谓严重,不是指此次洪州船只在建康损失惨重,而是这件事情的背后,牵涉到巨大的利益。

    洪州总管府,设立不过数年时间,原本为陈国江州辖地,如今各州恢复得很快,故而商贸十分兴旺,许多当地特产销往外地,为豪强大户带来大笔收入。

    不仅如此,从岭表运来的特产,经由洪州销往各地,许多商贾借此发了大财,而商贾后面的东家们,也从中获取巨大利益。

    略去岭表的海外香药、白砂糖不说,洪州总管府本身就有利润丰厚的制品外销陈国,那就是浮梁的茶叶。

    浮梁的茶叶,闻名江南数百年,而随着一种名为“炒茶”的新工艺出现,被“炒”成“散茶”的茶叶,比起传统的“团茶”、“茶饼”要受欢迎得多。

    具体原因,据说又和制茶方式有直接关系,用散茶“泡”出来的茶,比用团茶“煮”出来的茶好喝。

    王劭不怎么喝茶,所以不理解“泡茶”和“煮茶”为何有那么大的区别,但他通过和洪州官员的交谈,了解到洪州总管府各州,从茶叶贸易抽取的茶税,是一个很惊人的数字。

    换句话说,茶叶贸易,是洪州总管府税收的一大来源,这两年总管府上缴国库的税金之所以连年递增,就是多亏了兴旺的茶叶贸易。

    现在,洪州的船只在陈国遇袭,船上货物的损失只是其次,一旦安全得不到保证,那么包括茶商在内的商贾们就对于贩货到陈国有了顾虑。

    这会影响到互市,进而影响到许多人的利益,更别说洪州总管府的商税会明显受到影响,这对于大小官员们来说,可不是好消息。

    朝廷每年会对地方官进行考评,考评结果关系到升迁,而只有税收充实,各地刺史、郡守、县令,才有财力兴修水利、劝课农桑、安置孤寡,为在考评中获得好成绩而增加几率。

    一旦贸易受损,官府税收减少,那就意味着父母官们能动用的公帑变少,想要在任上有所作为就会很难。

    所以,此次洪州船只在陈国遇袭,除了直接受损的商贾们呼天抢地之外,洪州总管府的官员们也义愤填膺,王劭在湓口感受到的气氛,可以用“群情激奋”来形容。

    洪州总管府的官员,请求王劭抵达陈国之后据理力争,要求陈国严惩凶手、赔偿损失,切实保证周陈两国互市的顺利进行。

    这些要求合情合理,在王劭的预料之中,只是他没有想到,除了市舶司,洪州总管府这边对于商船遇袭一事,反应竟然会如此激烈。

    这样就太好了!

    王劭知道,越是群情激奋,他就越好对陈国采取强硬态度,而朝廷,也就更好行事。

    市舶司的海船在陈国东扬州会稽郡出事,市舶使、豳王宇文温的怒火,长安都能感受得清清楚楚,而不仅豳王,许多人也很激愤,原因是若海贸受影响,许多人利益受损。

    岭表交广的海船,要运送白砂糖、香药等特产北上,中途必须经过陈国沿海港口,还要短暂停留,补充淡水及修整。

    青徐沿海的海船,要运送冰块、布匹、丝绸、生丝、瓷器等物品南下,中途也要经过陈国沿海港口,所以此次周国海船在陈国港口出事,意味着这条重要的航线变得不安全,对于海贸的影响很大。

    虽说陈国方面是以抓捕海寇的名义,将周国海船上的人员扣押,但这种事情全在对方口舌之间,也就是说任何一艘靠泊陈国港口的海船,其上船员都有可能被陈国官吏说成是海寇,然后以此为由抓人。

    这样的可能,让海商们人人自危,而贸易航线受影响,不止影响市舶司的“业绩”,影响市舶司上缴国库的税收,还影响了许多人的利益。

    青徐各地,有许多人投资做海贸,而河南各地,有许多人已经缴纳定金,就等着交广海船运来香药等货物,自己再将其贩卖到别处赚取暴利。

    现在,航线出问题,很可能交广那边的香药、白砂糖无法经由海路运抵胶州,交货日期遥遥无期,这会让许多举债进货的商贾,及其背后的东家损失惨重。

    如果是数年前,这倒不算什么,因为海贸规模不大,参与其中的豪强大户以及官员不多。

    然而自从市舶司开辟多条贸易航线,越来越多的青徐、河南豪商参与其中,其后错综复杂的关系,最后都能连接到朝中大臣。

    所以,周国海船在陈国出事的消息传回来,可谓群情激奋,许多人都盼着豳王站出来,向陈国要个说法。

    而这,是丞相不愿意看见的局面。

    并不是丞相不想向陈国发难,而是丞相希望由朝廷而不是市舶司向陈国发难。

    豳王管着市舶司,管着海贸,要发难名正言顺;豳王在黄州经营多年,而黄州及洪州的商贸联系密切,洪州商船在陈谷遇袭,影响了两国互市,影响了洪州,也影响了黄州,豳王要借此发难,也说得过去。

    但这样一来,豳王极有可能趁机主导对陈用兵事宜,这是丞相不愿意看见的局面,王劭对此心知肚明。

    所以,此次他出使陈国,丞相交了底,那就是此次交涉一定要谈崩,让朝廷有借口对陈用兵,然后杞王世子宇文理正好正好承担重任,率兵平陈。

    绝不能让市舶司找到借口,“擅开边衅”,不能让豳王有机会染指平陈大功。

    总而言之,王劭此去建康,丞相就是让他去挑事,对于王劭来说,这很容易,绝对没问题。

    宁事息人不好做,但撕破脸开战又有何难!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