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六章 布局

    书房内,丞相、杞王宇文明正与世子宇文理交谈,父子俩面前是一副舆图,上面画着淮南、江南山川形势,而宇文明正在听儿子陈述平陈方略。

    宇文理年纪轻轻,任雍州牧一年多,实际上才刚适应,更别说从没带兵打过仗,光凭他自己,哪里想得出什么平陈方略。

    实际上,这是身为父亲的宇文明对儿子的考校,他将心腹们拟定的几个平陈方略交给儿子,让儿子自己琢磨琢磨,然后发表自己的见解。

    说得好不好、对不对都是次要的,关键是要对此进行认真思考,以便将来真的领兵南下时,心里有数。

    到时候平定江南,班师回朝,儿子风风光光,他这个做父亲的自然也会风光。

    陈国,本来四年前就该完蛋了,只是因为周国内部发生变故,所以陈国才能苟延残喘至今。

    对此,宇文明觉得拖下去没意思,而且迟则生变,所以他这一年多来稳住朝野内外局势之后,就开始策划平陈,统一天下。

    结束数百年的战乱、南北对峙,这是名垂青史的大功,宇文明本该自己亲自带兵出征,奈何他身为丞相,不能轻易离开长安,以免生变。

    他对于朝局的控制,还没到十拿九稳的地步。

    对于宇文明来说,可靠的官员太少,自己远离长安这个权力中心多余不妥,所以他若是出征,最好带上天子一起,来个“御驾亲征”。

    但天子年纪太小,一旦出征途中水土不服导致出了意外,那就会面临进退两难的困境,所以宇文明知道自己是动不得的。

    如此一来,得任命别人为行军元帅,带兵平定陈国,虽然合适的人选不少,但实际上宇文明能选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弟弟,一个是儿子。

    豳王宇文温,征战沙场十余年,战功累累,未尝败绩,有“不败”之名,若以军事角度说,任命宇文温为平陈主帅再合适不过。

    但问题在于,宇文温立下如此大功,该怎么赏?

    宇文温已经位至国王爵,再高,难不成封疆裂土?

    功高不赏、难赏,宇文明知道弟弟的位置已经很高了,再高也不能高过自己。

    当然,宇文温真要是平定陈国立下大功,实际上也不是没办法赏,那就是封宇文温的儿子们为郡公、国公,以此作为嘉奖。

    但这样下去,若干年后,该怎么办?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宇文明知道自己的处境,势必坐上那个位置,那么到时候他就得面临一个问题:弟弟的儿子太多了,以至于将来会成为皇权的威胁。

    自大象二年那场浩劫后,宗室男丁凋零,而截止今日,成年的男子是宇文明和弟弟宇文温,宇文明的长子宇文理,今年未到二十,勉强算真正成年。

    而未成年的男丁们,宇文明有次子、幺子,宇文温则有六个儿子。

    宇文明父子四人,宇文温父子七人,到了十余年后,小家伙们开始入仕,双方人数对比就会开始失衡,这对于皇权来说是隐患。

    当年天元皇帝排斥皇叔们,以至于让外戚有机可乘,有鉴于此,宇文明知道自己将来坐上御座,就得给宗室分权,以宗室拱卫皇权。

    但到时候除了皇子,其他宗室就是宇文温及其儿子,这样一分权,宇文温父子的实力大增,这可不好。

    然而若不分权给宗室,且不说宇文温会怎么想,宇文明觉得光靠自己和儿子,要想镇住那么多权贵很吃力。

    所以,宗室要用,却又不能太过重用,这对于权术有很高的要求,即所谓的“帝王之术”,宇文明怕自己百年之后,宇文理坐不稳皇位。

    要么如同天元皇帝那样,一门心思防宗室,却便宜了外戚;要么宇文理被叔叔和堂弟们架空,最后倒霉。

    宇文明甚至觉得自己要压制弟弟都会很吃力,因为宇文温实在是太出色了。

    去年年初,故杞王宇文亮临终前做了安排,让宇文明身处长安执政,让宇文温在洛阳震慑关东,兄弟俩一内一外,互为支援。

    这番布置确实效果不错,宇文明这一年多来,渐渐稳住了人心,把权力抓得越来越紧。

    但随着时光流逝,兄弟俩的关系必然发生变化,最后由上下级关系变成君臣关系,到时候,情况又不一样了。

    宇文温坐镇洛阳,时间长了会尾大不掉,对皇权来说是一个隐患,对于国家来说也是隐患,一旦处理不当,就会有爆发内战的危险。

    宇文明知道自己迟早要面对这个问题,必须想办法解决,但他的动作要“轻”,不能刺激弟弟,否则稍不留神,大周就真会爆发东西内战了。

    真要打起仗来,宇文明对于战胜弟弟不是很有信心,因为宇文温在战场上的表现太过神奇,各种奇奇怪怪的武器层出不穷,宇文明不确定自己的军队面对宇文温时能有多少胜算。

    更别说兄弟阋墙,只会让外人趁虚而入,手足相残,无论是谁赢了,都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

    宇文氏的江山经不起这样的折腾,所以宇文明不到万不得已,不想选择这条路,那么得在平时就开始布局,慢慢将弟弟的实力削弱。

    这是严峻的现实,和兄弟之情没有关系,宇文明知道自己若是不提早做打算,日后自己登基称帝,怕是会更加头痛。

    现在就是提前布局的时候,宇文明下定决心,绝不能让宇文温担任主帅,立下平定陈国的大功。

    所以,宇文明要让儿子宇文理当主帅,拿下这个大功,一来可以避免宇文温功高不赏、难赏,二来也好让宇文理积累声望。

    日后当了太子,能有足够的声望聚拢朝士,和豳王一较高下。

    这是宇文明的布局,谁也改变不了,但问题不是没有,那就是用兵时机的选择。

    若能在明年秋天动兵,那再好不过,这样可以做好充分的准备,但宇文明生怕拖久了生变,儿子的功劳被弟弟抢走,那可不好。

    所以最好是今年年底动手,赶在明年雨季到来前结束战争。

    但这样就太匆忙了,毕竟河南之地修生养息不过两年,若大举动兵,宇文温必然会以此为借口加以劝谏(阻拦)。

    当然,宇文明有信心排除非议,让儿子年底就带兵攻打陈国,只是如此一来,万一战事不利,麻烦不小,更别说若宇文温在后背使坏。。。。

    虽然宇文明不认为弟弟真会在粮草供应上动手脚,但权力斗争,有时候还是考虑周到些为好。

    宇文明思来想去,觉得夜长梦多,所以最后决定就在年底动手,无论如何,也要保证儿子拿下平陈大功,所以这几日开始考校儿子,看其对于平陈有何构想。

    但实际上宇文理不需要具体参与军务,指挥大军作战的重任,由行军元帅长史、司马来负责即可,宇文明如此认真考校儿子,是为了让儿子有真正锻炼的机会。

    要知道如何用兵,不然,在叔叔面前会露怯的。

    至于战争的借口,当然不会缺,从陈国逃入周国的宗室陈伯固、陈方泰,和陈国皇帝陈叔宝有仇,对于宇文明来说,这两个人是很好的工具。

    陈伯固、陈方泰两人、会在长安向大周君臣“哭诉”陈叔宝的暴行,说陈国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所以为江南百姓计,请王师出征,吊民伐罪。

    所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宇文明如是想,见着儿子说得头头是道,很满意,父子俩交谈片刻,忽然有相府佐官送来了紧急公文。

    洪州总管韦洸遣使急报,说周国商船在陈国国都建康城外遇袭,损失惨重;

    市舶使、豳王宇文温遣使急报,说市舶司海船在陈国东扬州会稽郡海港遇袭,损失惨重。

    韦洸遣使急报,等待朝廷的进一步决定再采取相应措施,而宇文温遣使急报,宇文明可以从行文间看出弟弟的怒火,以及对方的请求。

    立刻遣使陈国,进行交涉,如果对方不给出满意的答复和赔偿,那就开战。

    本来就打算年底动兵的宇文明,见着一个开战的绝好借口就在眼前,高兴之余,却有些疑惑。

    事情进展得如此顺利,甚至连开战的借口自己都来了,宇文明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