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八十四章 茶

    建康,秦淮河口,水面上大小船只往来如梭,繁忙异常,自长江上而来的大船,缓缓靠泊秦淮河口,其上装载的货物分装到聚来的小船上,由小船经秦淮河逆水而上,把货物运抵边淮列肆。

    从长江上游而来的物资,维系着建康城百姓日常所需,上游巴湘、江州之地虽然已经为周国所占,但其产出一如既往运抵建康。

    这是陈、周两国互市所得结果,让人口众多的三吴之地,依旧能保证粮食及日常所需的基本供应,不至于出现饥荒,导致流民遍地。

    也正是因为有了互市,许多物美价廉的黄州制品得以大量涌入建康,走入寻常百姓家,为人们所熟知,从而渐渐习以为常,甚至生活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来自黄州的廉价日用品,充斥着建康,譬如说便宜的瓷器、纸张、竹器、木器,还有便宜得让人无法相信的铁针,以及各类小型铁器,极大降低了寻常百姓的生活成本。

    与此同时,也让许多人举步维艰。

    产自周国黄州的布匹,物美价廉,被商贾贩到建康大量出售,使得陈国布价连年下降,而农户们自己纺织的布匹与之相比黯然失色,销路也大受影响。

    自己纺布然后拿来出售,是许多家庭为数不多的收入来源,如今都已不灵了,因为手纺布不好卖。

    虽然商贾们向农户大量收购麻、丝,卖给周国借以牟利,但这些奸商恶意压价,使得许多农户的收入锐减,本来就拮据的生活,受此冲击之后,变得愈发艰难起来。

    而受到冲击的人不止农户,还有其他人,卢谦就是其中一名“受害者”,此时此刻,他坐在一家茶肆二楼,看着窗外秦淮河上繁忙的情景,心情低落,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一旁,侍女们正在为他备茶,石磨、小火炉、茶缶等备茶用具一应俱全。

    若是以前,卢谦会亲自动手备茶、煮茶,从这些过程之中享受乐趣,然而现在心境不同了,一门心思都放在越来越不好做的茶叶买卖上,没了闲情雅致。

    作为一名茶商,卢谦曾经过着不错的日子,虽然不是大富之家,但小日子还是过得不错,然而当年的好时光一去不复返,因为自从“西阳春”等新茶开始在建康出售,他的买卖就每况愈下。

    西阳春,是来自黄州的茶叶,因为州治是西阳城,故而得名。

    黄州,十余年前还是陈国国土,数百年来并不以产茶闻名,而如今黄州那有名的“西阳春”茶叶,或者其他名声渐响的茶叶,在建康大受欢迎,挤占了传统茶叶的份额,让卢谦等茶商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之所以说“传统茶叶”,是因为“西阳春”等新茶叶的“做法”不一样,不是煮出来的,而是“泡”出来的,品起来别有一番风味,西阳春和“泡茶法”,很快就在建康流传开来。

    传统的制茶名为“煮茶”,首先要先备茶,就如同做菜前要切菜那样,将茶叶、茶梗用小石磨等工具磨碎,然后加入盐、薄荷、橘皮、姜等佐料,加水之后放在火上慢慢煮。

    或者,如同做羹汤一样,直接把生茶叶烹煮成羹汤而饮,饮茶类似喝蔬茶汤,如此羹汤又称为“茗粥”。

    而所谓的泡茶,就是把茶叶放在茶壶里,用滚水来泡就行了,如此制备而得的茶,茶叶是不吃的,只喝茶水,对于卢谦来说,这简直就是胡闹。

    制茶,就应该放许多佐料进去一起煮,煮熟了才能喝,这种直接拿滚水泡一泡就喝的作法,和做菜不放盐、不煮熟就吃有什么区别

    煮茶不放佐料,这还叫茶

    卢谦一直如此认为,但他的固执,挽救不了买卖,随着“泡茶”日渐流行,他收购的茶叶销路开始下降,买卖一年不如一年。

    制茶需要茶叶,不过是制茶方式不用,怎么会连茶叶都不好卖了这是为什么

    道理很简单,以“西阳春”为首的新茶,其形式不是传统的团茶或者茶饼,却是散碎的“散茶”,每一张茶叶都是卷成卷,滚水一泡,味道很快就出来了。

    这种散茶,是用了新工艺制成,和传统工艺不一样,卢谦等江南茶商,费了好大功夫,才打听到这种新的制作工艺名为“炒茶”。

    将新鲜的茶叶放到名为“铁锅”的炊具里“炒”,才会让一片片茶叶卷成卷,用滚水一泡,清香扑鼻。

    铁锅,是黄州率先使用的一种铁制炊具,可以实现“炒”的烹饪技巧,卢谦家里的厨子就会,炒出来的菜确实好吃,但用铁锅“炒”茶,却很难。

    要注意火候,火候不到或者过了,茶叶就不行,具体该如何把握,茶园主和茶商们试过无数次,但总是比不过“西阳春”等周国所出茶叶。

    江南的茶园主们,也想着随大流,用“炒茶”来制备茶叶,迎合建康城内巨大的需求,但问题是怎么都炒不好,连带着茶叶的销路都大受影响。

    当今天子,已经不再喝煮茶,许多权贵纷纷效仿,连带着家人及亲朋好友都跟着学,学着学着就上瘾了,真就喜欢喝泡出来的茶。

    而泡茶还有所谓的“茶艺”,专门练过的女子施展“茶艺”时,人和制茶的动作看起来都赏心悦目,比磨茶、碾茶好看多了。

    所以传统的茶饼、团茶不好卖,虽然不至于一点也卖不出去,但利润暴跌是铁一般的事实。

    对此,江南的茶园主们心急如焚,而江南的茶商们也急得团团转:他们也想去周国那边进货,奈何周国的茶园和茶商之间关系紧密,外地人根本就没办法直接到茶园进货。

    甚至连“炒茶”的工艺都不好弄出来,所以江南的茶叶买卖,在“散茶”的冲击下摇摇欲坠。

    一艘又一艘的大船,满载着散茶抵达建康,随后被商贾们抢购一空,很快就出现在建康城内权贵们的茶几上,而卢谦等茶商及江南的茶园主们,只能看着周国的茶商、茶园主赚得盆满钵满,自己却只能作壁上观。

    此刻,卢谦透过窗户,看着远处秦淮河口上又陆续停泊的几艘大船,只觉得心在滴血:这都是满载散茶的茶船,其抢占的利润,本来是他们的。

    断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卢谦等茶商,决定要奋力一搏。

    现在,对方肆无忌惮的贩卖大量散茶到建康,若再不动作,今年的年,是过不下去了,所以有人提议,给外来的“散茶”一点颜色看看。

    想到这里,卢谦又看向窗外秦淮河,只见几艘做有标记的小船,正缓缓向秦淮河口前进,船上坐着的许多男子,看上去没什么异常。

    但再过一会,就有好戏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