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九章 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洛阳以南,伊水河畔,豳王宇文温及家眷在此秋游,在由步障围起来的营地里,王妃尉迟炽繁及侧室们带着儿女嬉戏,而在外围,宇文温则与部下狩猎。

    打猎,是这个时代最常见的休闲活动,也是常见的社交活动,对于许多人来说,很容易上瘾,哪怕是天子也不例外,不过宇文温可不会这样。

    他很忙,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忙,所以没多少时间去打猎消遣,在黄州时是这样,在亳州时是这样,如今坐镇洛阳,也是这样。

    但宇文温不可能做“宅王”,自绝于部下,所以只要有空,他还是不吝于组织打猎,来个“众乐乐”。

    洛阳即将开始考试选拔,主要官员们忙得团团转,没人有空陪着宇文温出游,所以今日和他一起打猎的人,都是虎林军的将士,还有王府卫队的成员。

    大家跟随豳王十余年,自然熟得不能再熟,而历经十余年的征战沙场,弓马娴熟自然不在话下,不一会,人人满载而归。

    趁着随从烧烤猎物的空闲时间,宇文温和部下们开始谈天说地,而话题很快就转到了传说中的叶宛漕渠上。

    这件事,宇文温一开始就没有打算遮掩,如今他已命人献方案给丞相,所以消息已经传开,现在,田正月等将领就想知道:叶宛漕渠,真的要修么?

    蒸汽抽水机使用成本那么高,如此一条倚重抽水机的漕渠,运营起来能否盈利?或者至少不会太亏?

    对于这个疑问,宇文温的回答很干脆:“盈利?那怎么可能!”

    “仅就叶宛漕渠来说,即便每日里通行的船队从早排到晚,收来的通行费,也就那样,这条漕渠的运营成本,依旧高到可以让朝廷吐血!”

    “蒸汽抽水机,大家都是见过的,一开起来,消耗大量燃煤,如果只是抽水灌溉农田倒也罢了,拿来维持船闸运行,那不是烧煤,是烧流通券!”

    宇文温又不是读书读傻的书呆子,抽水机能抽水不假,但拿来维持多级船闸运行,不要说现在的抽水机,就是后世用电的抽水机,只要一转起来,那电费就蹭蹭蹭往上暴涨。

    多级船闸的水位调整,正常情况下应该是靠船闸上游(上级船闸)放水,而不是用抽水机抽水,真要这么做,和烧流通券取暖没区别。

    见着大王说叶宛漕渠就是赔钱货,田正月等人愈发迷惑起来:既如此,那为何还要修?

    宇文温知道众人的疑惑,却反问:“大家觉得蒸汽抽水机是不是好东西?”

    “大王,蒸汽抽水机当然是好东西,只是。。。”田正月见识过蒸汽抽水机的威力,但他还是想不明白叶宛漕渠的作用。

    “大王,荆州的粮食,用马车就能运往河南,何必大费周章,修一条漕渠呢?毕竟京城在长安,不在洛阳。”

    说到这里,田正月忽然想到了什么,试探着问:“大王,莫非。。。莫非要迁都?”

    宇文温当即反驳:“想什么呢?长安新城正在营建,你说迁都可能么?”

    “那么?还请大王示下。”

    “寡人说过很多遍,要想富,先修路!”宇文温说到这里,来了精神,“谁说了叶宛漕渠修好后,就只能自负盈亏?“

    “叶宛漕渠若真的通行,收的那点过路费,对于使用蒸汽抽水机的巨大开支来说,根本就是杯水车薪,所以得另外想办法。”

    “办法是什么?参考大冶制铁所,这可是最好的榜样,那就是煤铁联合体!”

    “叶县北面不过四十里的平顶山,有试采成功的煤矿,叶城东南八十余里,是早已开采的武阳铁矿,这两处矿山若经营得当,必然如同大冶制铁所一般,带来滚滚利润。”

    “平顶山煤矿就在叶宛漕渠的东端,虽然如今开采起来有些麻烦,但出煤量还是不错的,这些开采出来的煤,可以直接供应漕渠多级船闸上的蒸汽抽水机,而日后煤矿和铁矿的巨额利润,完全可以供养漕渠。”

    “要推广蒸汽抽水机来灌溉农田,就得有充足且便宜的燃煤供应,平顶山煤矿大规模开采后,大量燃煤能直接走水路供应下游汝水沿岸地区,这样一来,才能降低蒸汽抽水机的使用成本。”

    “蒸汽抽水机真的推广开来,对煤的需求是巨大的,到时候,光是卖煤都能让平顶山矿冶数钱数得手软!”

    “和大冶制铁所一样,用平顶山的煤,给武阳的铁矿炼铁,只要工艺摸出来了,出铁量必然大增,到时候铁利,同样可以让武阳矿冶数钱数得手软。”

    “煤是好东西啊!不要看不起这黑乎乎的玩意,发家致富全靠它了!”

    田正月等人看着宇文温,没一个人反应过来,他们想不明白,大王为何这么喜欢煤。

    喜欢铁也就罢了,毕竟铁是好东西,可那黑乎乎的煤有什么大用?

    煤,又称石炭,自古就有开采,可以当做燃料,据说汉时就用于冶铁,只是田正月等人想不明白,这东西怎么能盈利。

    对于大户来说,不缺柴和木炭,对于寻常百姓来说,与其买煤来烧,还不如抽空去捡一些枯枝落叶当燃料,这样肯定省钱。

    所以,卖煤能盈利?

    宇文温对此当然表示肯定:“能!听寡人的没错!做煤老板。。。煤的买卖必然大赚!”

    “但是需要时间推广,而仅靠蒸汽抽水机,还无法刺激平顶山煤矿大规模开采,所以,得有耗煤量惊人的叶宛漕渠来刺激一下。”

    “叶宛漕渠通行以后,荆州也能获得大量廉价的平顶山燃煤,而水运的便利,甚至能让襄州以及汉水沿岸地区也能用上较为便宜的燃煤,有助于推广蒸汽抽水机。”

    宇文温说到这里,意思已经很明显,他主要就是想推广蒸汽抽水机,为此才弄出“叶宛漕渠”这一味“大补丸”。

    用蒸汽抽水机灌溉农田,利国利民,但要想要推广,就得降低使用成本,这是最关键的一点,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很难。

    但再难也得做,这就是宇文温的执念。

    所以,他一方面鼓励工匠们想办法改进抽水机,一方面要弄出个大煤矿,为周边地区提供廉价并且充足的煤,只要做到这两点,推广事宜才能做下去。

    至少,在煤矿所在地的周边地区、下游地区,做到这一点。

    推广蒸汽抽水机,能灌溉更多的农田,可以增加粮食产量,这对于极其重视粮食收入的朝廷来说,是巨大的诱惑。

    那么,朝廷为了增产增收,修建一条听起来很厉害、实际上是鸡肋的叶宛漕渠,也不是不能接受。

    叶宛漕渠一旦修成,那么叶宛道东西两端的广阔地区(荆襄、河南),获取较为廉价的燃煤就成了可能,那么在此基础上推广蒸汽抽水机,也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听得这一番解释,大家总算明白宇文温的良苦用心,话题慢慢转到别处去了,而宇文温实际上没有把真实想法悉数说出来。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也,他这么折腾,不是为了做煤老板,也不仅是为了推广蒸汽抽水机,而是另有所图。

    煤的需求剧增,于是大量煤矿出现,而采矿过程中的透水问题,使得蒸汽抽水机出现。

    蒸汽抽水机在不断地使用过程中,效率低下、耗煤量大的缺点引起广泛关注,于是有人开始不断改良蒸汽抽水机。

    终于,有一位名为瓦特的工程师,成功改良了蒸汽抽水机。

    只能用于矿山(煤矿)抽水的抽水蒸汽机,经过瓦特的改良,成了动力蒸汽机。

    动力蒸汽机的出现,改变了人类历史。

    这是宇文温所知道的历史进程,他自己没有能力实现抽水蒸汽机到动力蒸汽机的突破,所以,只能想办法让这个社会大规模开采煤矿,推广蒸汽抽水机,然后寄希望于有人能够实现突破。

    瓦特改良蒸汽机,花了将近三十年,如果从现在开始,真要等上三十年,那也值得。

    宇文温觉得,按着正确的科技发展轨迹来布局,肯定不会有错。

    而叶宛漕渠的可行性不成问题,因为后世的南水北调工程,一样走的是这条线路,一样穿过方城垭口,所以肯定不会有错。

    如果错了。。。。

    错的不是我,是世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