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七章 问题

    巴水畔,东西走向的拦河堰坝西侧,一套三级船闸旁浓烟滚滚,蒸汽抽水机轰鸣着,往二级船闸里注水,随着水位提升,二级船闸内的船只也跟着上升,最后,二级船闸的水位和上一级(三级船闸)的水位持平。

    三级船闸的水位,和堰坝上游河流水位持平,这就意味着,从堰坝下游而来的船只,上了“三级台阶”,顺利抵达堰坝上游河段,提升的高度超过八丈。

    这是个惊人的数字,堰坝上下游的高度差,超过寻常城墙的高度,而正是有了三级船闸,让巴水上行驶的船只能够顺利通过拦河堰坝。

    这座拦河堰坝,同时也是横跨巴水东西两岸官道的一部分,实际上也是一座桥。

    而三级船闸,在堰坝东西两侧各有一套,分别是“上行”和“下行”船闸,按着“靠左行驶”(以行进方向定左右)的原则,上行船闸在堰坝左侧(西侧),下行船闸在堰坝右侧(东侧)。

    之所以设置里两套船闸,是为了方便方便大量船队通过拦河堰坝,若只有一套船闸,航运繁忙时会出现拥堵。

    巴水,源出大别山南麓,自北向南流淌,在西阳东面巴口入长江,为“西阳五水”之一,千百年来都静静流淌的河流,而现在却繁忙异常。

    巴水上游的采石场、伐木场,为下游地区源源不断提供石料、石灰、木材、木炭,还有大量源自大别山的山货,全都靠着这条河流来运输。

    而下游巴口港也有大量物资要沿着巴水北上,运到上游地区,甚至在上游卸货之后,经陆路运往大山里,供应山上各山寨。

    繁忙的巴水航运,使得船只对航道的要求提高,而巴水在旱季时水位会下降,影响到船只的通行。

    但到了雨季,爆发的山洪则会让巴水水位暴涨,对下游巴口一带巴东郡地界沿岸百姓的安危造成威胁,故而官府集中人力物力,修筑了拦河堰坝及配套水利设施,其中包括三级船闸。

    这项耗资不菲的水利工程具备“雨季蓄水、旱季蓄水”的基本能力,充当了沟通东西两岸往来的桥梁作用,还是巴水航道的重要枢纽。

    但最重要的一点,承担了蒸汽抽水机的实验任务。

    多级船闸,实际上伴随着漕渠和运河一直存在,古来有之,在河水水量充裕的情况下,无论是上行还是下行,只需要放水即可,不需要用机器抽水。

    但频繁放水,不利于堰坝上游水位的保持,这在水量紧张的漕渠、运河处表现得比较明显。

    漕渠、运河的水位,关系到漕船能否顺利通行,所以一旦堰坝上下游水位高差太大,而船只又要频繁通行船闸,这就很容易让上游水位明显下降,影响到整条运河的通行能力。

    而现在,有了蒸汽抽水机,稳定保持堰坝上游水位不再是困难的事情,但新问题随之而来:蒸汽抽水机的耐用性,以及使用成本。

    蒸汽抽水机烧煤,也可以烧柴,但无论是烧哪种燃料,对燃料的需求量都是很大的。

    更关键的是,为了保证多级船闸的正常运转,抽水机的工作强度不小,所以需要备用机,方便轮流检修。

    种种问题汇集在一起,就是最关键的使用成本问题,如果使用成本太高,就没人能用得起蒸汽抽水机。

    这个问题,光靠口水仗解决不了问题,所以巴水堰坝的多级船闸,承担了蒸汽抽水机的实验任务,要用长时间的试运行,论证蒸汽抽水机用于保障船闸通行的实用性,以及“经济性”。

    试运行已经接近一年时间,为蒸汽抽水机用于航运累积了大量的数据,此时,将作大监宇文恺,以及冬官府的几位官员,看着手上的报告,看着上面记录的各项开支,不由得怦然心动:

    居然亏得不是很多!

    当运河的船队数量达到一定数值时,其往来船闸缴纳的税,可以作为蒸汽抽水机的运营费用,或者至少分担大部分费用,不至于让官府亏得吐血,这就是巴水船闸的运营结果。

    这就意味着当较为容易获得燃煤时,将蒸汽抽水机用于协助漕运还是颇为可行的。

    朝廷开凿运河、组织漕运,首要考虑的问题不是盈利,而是大量粮草运输,所以只要成本不是太高,在财政的承担能力范围内,些许亏本不是问题。

    问题是这蒸汽抽水机需要消耗大量的煤或者柴禾,用起来就有些麻烦了。

    煤,就是石炭,若煤矿太远,光是运煤的成本就高得惊人;用柴禾倒是方便,问题在于,年复一年的使用蒸汽抽水机,搞不好会把周边的树木都砍光。

    对于黄州来说,因为距离大冶近,所以有大冶出产的煤,故而燃料不是问题,而繁忙的巴水航运,使得船闸收取的通行费,能够弥补使用蒸汽抽水机造成的巨大开支。

    可在别的地方,就没有这么好的条件。

    高昂的使用成本,确定了目前的蒸汽抽水机,无法大面积推广,只能用在特定的地方。

    但即便如此,也是一件神器。

    宇文恺如是想,看着试运行报告,对于蒸汽抽水机的兴趣越来越大,他已经能想出抽水机在几个重要漕运枢纽上的使用价值。

    对于朝廷来说,这些漕运枢纽不需要追求盈利,只需要确保漕运通畅,那么蒸汽抽水机使用成本高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正思考间,宇文恺看着眼前的三级船闸,看着船闸边上的抽水机,又想到一个问题:黄州官署,为什么要在巴水堰坝上对蒸汽抽水机进行“试运行”?

    肯定是在为什么大型工程做准备,不然不可能白白投入大量公帑做什么“试运行”!

    宇文恺望向陪同参观的黄州总管长史郝吴伯,郝吴伯此次陪同参观,还负责讲解,所以,宇文恺直截了当发问,问对方是否豳王有什么大型水利工程的规划。

    郝吴伯的回答很简单:“是的。”

    宇文恺的问题随后而至:“那么,石炭...煤的问题怎么解决?虽说自古以来,煤矿不是没有,但除了大冶,似乎还没有别的地方大规模开采煤矿。”

    “不,叶城附近,去年勘察出了大矿脉,如今试开采成功,出煤量比预期要多,来年就能开始大规模开采了。”

    听得郝吴伯这么说,宇文恺和同僚一愣:叶城发现了大煤矿,和大型水利工程有什么关系?

    叶城附近有汝水,莫非豳王要疏通汝水航运?

    叶城,位于叶宛道东端,宇文恺对那一带还算熟悉,只是深入一想,便想明白了。

    他面如白纸,如同见到鬼一样看着郝吴伯,不顾失礼,一把抓住郝吴伯的手:“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那地方的地势比两端都要要高,宛若门槛一般,两端的河水怎么能....”

    话说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宇文恺又想到了两点:蒸汽抽水机,还有大煤矿。

    郝吴伯笑眯眯的看着宇文恺,为那个正在规划的宏伟工程而自豪:“没错,多级船闸,多级漕渠,有了蒸汽抽水机和大煤矿,那地方不是问题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