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六章 胎动(续)

    三台河北岸码头,刚从船上卸下的铁矿石,转到有轨马车上,被运往不远处的工场,工场内高炉冒着黑烟,轰鸣声、敲打声、呼喊声不断。

    工场内有几座炼铁炉,炉底部闸门开启,流出明亮通红的铁水,然后经过一道道工艺,浇注、锻造成规定尺寸的铁轨。

    已经制作完成的铁轨会被工人们装上特制的有轨马车,有轨马车沿着工场内的轨道前进,汇入工场外的主轨道,前往大别山脚下的施工工地,铺设新的轨道。

    黄州总管荣建绪正在视察,铁轨工场他来了很多次,每一次来,都会对热火朝天的工场心生感慨,因为他之前从未想到、听说过,世间能有如此情景。

    当然,比起大冶制铁所那形如火焰山的情景,铁轨工场还算“正常”。

    荣建绪就任黄州总管两年多,已经对黄州和别处不一样之处有深刻了解,所以现在身处工场内颇为淡定,但第一次来这里的将作大监宇文恺,还有几位冬官府的官员,可就不淡定了。

    一如荣建绪当年那般,第一次到西阳的宇文恺,被各种奇异场景所震撼,那些规模大得惊人的各种水力作坊/工场,还有人满为患的西阳城,城中以及繁华无比的街市,都让宇文恺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

    他是切身体会到西阳城的兴旺到了何种地步,体会到西阳纺织业、造纸业、制瓷业的规模和实力有多大。

    也由此明白,为何朝廷当初同意修建光黄铁路,不怕会因此导致财政入不敷支。

    宇文恺不懂商税,但也能看出来,一旦光黄铁路建成,黄州出产的产品必然依靠这条铁路输送到淮西地区,那么届时官府光是收通行税的所得就会很可观。

    不仅是黄州的产品,还有长江上游各地以及岭表运抵西阳的特产,都会通过这条铁路,源源不断的输入淮西地区,然后装船,沿着淮水运输到淮水中下游地区。

    所以,这条光黄铁路的巨额“运营成本”所造成的巨额开支,对于收税收到手软的官府来说,根本就不是问题。

    宇文恺全程目睹了一条铁轨的制作过程,佩服起这一项项复杂的工艺,回想起光黄铁路的规模,不由得失神,随后想到了已经开始建设的三门峡铁路。

    朝廷为了解决三门峡漕运的问题,想了很多办法,最后采纳了豳王提出的方案,以水-陆-水的方式,在砥柱之险附近,修建一条二十里长的铁路,绕开天险。

    这方案是豳王提出来的,所以建设也是由豳王推荐的官员来主持,而为了解决砥柱之险忙里忙外忙了好一阵子的宇文恺,只能袖手旁观。

    不过他没有觉得失落,反倒抽空到山南黄州走一趟,要亲身感受一下不一样的“他山之石”。

    宇文恺和几名同僚从长安出发,走武关道入山南,然后乘船经由汉水入长江,在鄂州州治夏口登岸,乘坐有轨马车到武昌,切身体验了一回“轨道运输”。

    到了武昌之后,宇文恺没有去大冶,而是渡江抵达西阳,了解“铁轨是如何制作的”。

    现在,接连受到震撼的宇文恺,终于意识到,黄州这边的“他山之石”,其威力有多大。

    不是因为已经从黄州西阳“长”到大别山南麓的铁路,不是规模庞大的针织作坊、纺织作坊,而是因为“蒸汽抽水机”。

    铁轨作坊,需要使用大量水力锻锤敲打铁轨,光靠三台河畔那一座座水车,无法提供充足的河水来冲击水轮,所以工场用上了多级蓄水池,而其中的关键,就是蒸汽抽水机。

    这个神奇机器的出现,必将改变历史。

    当宇文恺旁观铁轨工场内多级蓄水池边的蒸汽抽水机抽水时,脑子里就冒出这个念头,他主持修建过漕渠,知道一台能抽水的机器意味着什么。

    多级漕渠、多级船闸以及调水、蓄水的堰坝,借由蒸汽抽水机,可以让这一组合变成新式水利工程、漕渠,这种新式水利工程能够克服地势高低,出现在不可能出现的地方。

    甚至可以对现有的各条运河、漕渠进行改造,用抽水机提升水位,增加漕船的通行能力。

    想到这里,宇文恺激动得浑身轻微颤抖,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思绪飞到不知何处,以至于别人看去只道他痴了,一旁的荣建绪见状微微一笑。

    当他第一次见着这抽水机抽水,第一个念头就是拿来抽水灌溉农田,若蒸汽抽水机能够大幅降低使用成本,一旦推广开来,那会有多少土地能够得到灌溉!

    这将会是造福天下苍生的神器,拿来推动水轮太浪费了!

    荣建绪如是想,所以激动万分,但现实是这蒸汽抽水机使用成本太高,烧的又是煤,可想而知限制会有多大,很难推广开来。

    但他很快就想到抽水机的另一个用途,那就是作为漕渠、运河的辅助工具,用来保持水位、水量,也就是保持漕渠、运河的通行能力。

    若漕渠、运河的水够深,那么漕船的吃水也能跟着变深,那就意味着装载量变大,同样一只船队的运输能力就能显著提高。

    所以,荣建绪上书朝廷,请朝廷派精通漕务、精于营建的官员来黄州观摩,看看能不能将蒸汽抽水机用在已有的水利设施中去。

    宇文恺等冬官府官员的黄州之行之所以如此顺利,就有着这一层缘由,荣建绪见着宇文恺甚至不用他说,马上想到了抽水机的用途,自然很高兴。

    关东粮食输入关中的漕运,最后一段的广通渠,如果借助抽水机的帮助,就能显著提升漕运能力,而砥柱之险。。。

    奈何,三门峡地区地质坚硬,所以开凿新运河绕开砥柱之险的构想,无法实行,荣建绪知道豳王不是没想过用抽水机来解决问题,但现实是花费过大,还不如修一段铁路。

    但在其他地方就不一样了,有了蒸汽抽水机的帮助,一些重要的漕渠、运河,就不怕有旱季水位过低导致漕船难以通行的问题。

    甚至连漕渠、运河两岸的农田都可以获益,再辅以大量堰坝构成一个相互配合的水利工程,雨季蓄水、旱季放水,在保障漕渠、运河运输能力的同时,还能保障农田的收成。

    若烧煤不方便的话,可以烧木材,一台不够就两台,两台不够就四台,只要能保证漕渠、运河的通行能力,蒸汽抽水机那高昂的使用成本,朝廷还是承担得起的。

    在场的几名冬官府官员,同样意识到蒸汽抽水机那重大的作用,人人喜形于色,有些呆若木鸡的宇文恺好不容易回过神,双拳紧握。

    一说到工程,一说到工艺,他的思路就会发散得特别快,所以,宇文恺很快就察觉到一个问题:蒸汽动力,只能用来抽水么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用来直接推动水轮,省去抽水的环节,直接带动其他的机器

    想到这里,宇文恺激动得真想放声大喊,看着眼前壮观的抽水机组,听着那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他似乎感受到了强有力的胎动。

    黄州这个母体,会孕育出怎样一个胎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