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五章 胎动

    “加煤,加煤!”

    “注意看表头啊蠢货!妈的要是过红线马上喊,不然兄弟们就交代在这里了!”

    “看什么看,运煤来啊蠢货!”

    抽水机房里,监工声嘶力竭的喊着,锅炉工们忙着往锅炉炉膛里铲煤,以便让一台台蒸汽抽水机正常运行,抽水机房外,大水池一隅,一根根硕大的铁管,哗哗的向外喷着水柱。

    西阳城西南,长江大堤上的抽水机房,昼夜不停运转,二十七台抽水机分“三班”轮流运行,不间断的抽水,将长江水依次抽入一级、二级、三级蓄水池。

    然后通过高架水槽送到城内,送到同样昼夜不停运转的作坊。

    如今的西阳城,居民户数虽然不及大冶城那么夸张,但也开始显得“人满为患”,本地居民以及外来人口暴增的后果,就是城中每日对饮用水的需求量暴涨。

    所以只有靠“集**水”,在官府的监督下向城中百姓提供干净的饮用水,才能解决这个日益严峻的问题。

    但这只是其一,西阳城对饮用水的需求量暴涨的同时,对“工场用水”的需求量更是大得夸张,如果没有“集**水”,城内各家作坊就要瘫痪。

    到时候,就连总管也会为此焦头烂额。

    黄州总管如今兼管黄州织造司,西阳城的纺织、针织作坊停工一天的后果,损失可不小。

    正是因为如此,投入使用不到一年的抽水机房,是城内作坊重要的水源,抽水机“三班倒”昼夜不停的运转,而锅炉工们也是“三班倒”,昼夜不停的操作锅炉。

    参与“三班倒”的蒸汽抽水机共有二十七台,一级、二级、三级抽水房各有九台,以单级抽水房为例,参与“三班倒”的蒸汽抽水机是三台,两台接力使用,一台备用。

    之所以这么麻烦,是因为蒸汽抽水机的安全运行时间有限制,超时间运行容易导致抽水机爆裂甚至爆炸,而机器运行一段时间后必须停机检修,将锅炉内壁的水垢清除。

    神奇的蒸汽抽水机,如今虽然已经投入使用,但实际上还是个蹒跚学步的孩童,根本就做不到快步行走,更别说健步如飞。

    这种神奇的机器也就只能用来抽水,并且运行成本不低,不是一般地区能够用得起的。

    江堤上抽水机房这么多抽水机昼夜不停运转,每日都要消耗大量的燃煤,也亏得西阳距离大冶不算远,大冶矿山开采的煤经过铁路输送到武昌,再转运到隔江的西阳很方便,有这样的便利才能供应起这么大的耗煤量。

    而抽水的成本,是靠着利润丰厚的水力针织作坊、纺织作坊撑着,才能保证撑下去,如果仅仅是为了供水给城中百姓饮用,或者用来灌溉农田,官府根本就承担不起这么大的开支。

    城头,司马令姬看着堤上不断发出轰鸣声的抽水机房,又抬头看看横贯城墙上方的高架水槽,再看看城中的大片工坊,眉头微微松开。

    对于城中的作坊来说,“工业用水”紧张,即便有了抽水机房也只是勉强堪用,而随着各针织作坊、纺织作坊的规模持续扩大,这个问题依旧让人头痛。

    随着水力作坊的大规模发展,西阳城北郊三台河畔,已经挤满了密密麻麻的各类水力作坊,用水量之大,已经让作坊主们头痛不已。

    靠慢悠悠的水车提水,其水量已经不够用了。

    还好,在大冶矿山使用的抽水机,成了救命稻草,让许多水力作坊可以离开三台河畔,在西阳城中落户,靠着高架水槽输送来的江水冲击水轮,让各种水力驱动的装置正常运行。

    而作坊开在城里,也方便招工,方便工人的日产生活,能为作坊节省一些开支。

    正是因为如此,许多新开的作坊没有去人满为患的三台河边落户,而是就在城内的“作坊区”定居,这就导致原本还算充沛的“工场用水”水量,渐渐紧张起来。

    司马令姬转身离开,在侍女的搀扶下沿着石阶下城墙,她已身怀六甲,大腹便便,行动有些蹒跚,若不是不放心抽水机房的状况,司马令姬今日是绝不会上城头的。

    她的针织作坊,现在已在西阳城内开了“分店”,而总的生产规模已经翻了几倍,对水的需求量也增加了几倍,如果供水不能保证,作坊想要进一步扩充产能就很吃力。

    这不仅是司马令姬的忧虑,许多作坊主/工场主甚至官府都对此感到焦虑,所以抽水机房扩建事宜没有任何阻力,还得到各方大力支持,但问题的关键还是在蒸汽抽水机上。

    若说到抽水机的使用成本,一般人承担不起,甚至连官府都承担不起,但作坊主/工场主们承担得起,因为在纺织业、针织业的巨大利润面前,这点成本算不了什么。

    关键是抽水机不行。

    如今使用的蒸汽抽水机,单台的抽水能力不行,持续运行时间也不行,所以为了增加抽水量,只能简单粗暴的上数量。

    而实际上,官府不是没有想过用柴禾取代煤,但这样一来,抽水能力下降,得不偿失。

    甚至还有人突发奇想,试图直接用蒸汽推动水轮,以此带动各种设备,而不需要通过“水”这一环节,但这种设想在残酷的现实面前,只能是白日梦。

    蒸汽锅炉要想直接带动各种设备,那就意味着“力气”要足,也就是“压力”要高,而高压蒸汽锅炉到现在都没法实用,因为很难做出来,勉强投入使用也不安全。

    而且持续运行的时间很短,强行超期运行的后果就是很容易爆炸,酿成重大伤亡事故。

    而更多的人认为,既然江边不缺水,而用水冲击水轮就能带动设备,那么何苦要用蒸汽锅炉来直接带动设备呢这样做根本是得不偿失嘛!

    既然有了蒸汽抽水机,解决了用水量剧增的问题,那么只要改进蒸汽抽水机即可,这可比什么高压蒸汽锅炉要容易得多。

    官府也希望改进蒸汽抽水机,因为若能做到使用成本大幅下降,那么对于农田灌溉来说,蒸汽抽水机将会是一件利器。

    所以官府和作坊主联合起来发布悬赏,希望有人能改进蒸汽抽水机,降低使用成本,增强抽水能力。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现在,蒸汽抽水机已经在许多锅炉工的努力下得以改进,改进型的蒸汽抽水机已经开始“试运行”,测试场所就是城外抽水机房。

    如果通过试运行,马上就能投入使用。

    这种改进型的蒸汽抽水机,在相同的运行时间下,抽水能力比原有型号提高了三成以上,而耗煤量低了一成,替换原有抽水机后,至少可以满足日渐增加的用水需求,有效降低使用成本。

    司马令姬想到这里,心中稍定,摸着隆起的肚子,感受着胎动,随后觉得肚子又饿了,接过侍女递来的零食,边走边吃。

    饿,好饿。

    这是司马令姬此时的念头,她有了身孕,食欲大增,饭量见长,随着胎动越来越明显,她的饭量也越来越大,吃水引,是用小盆来装的,让夫君吴明见了都咋舌。

    肚子里孕育着小生命,吃得多是理所当然,而作坊的产能扩充,也让由作坊主蜕变为工场主的司马令姬觉得饿,饿得不行。

    自从豳王主持的市舶司为海贸打开了新局面,外洋番邦对于中原丝绸、布帛的需求剧增,海商们疯狂收购布帛、丝绸,有多少要多少。

    近“海”楼台先得月的河南道织造司,纺织出来布匹有多少都喂不饱这些“饥饿”的海商。

    而依旧只有黄州才能织造的针织品,已经是海商们指定要吃的“主食”,同样是织多少都不够。

    从山南荆襄、潭州总管府、江州总管府各地运来的原料,已经喂不饱黄州的针织作坊、纺织作坊,因为“胎儿”已经长大了,胎动越来越明显。

    所以,这些地区开始大规模开荒,大面积种植桑、麻,以满足“胎儿”的“饭量”。

    不光“饭量”,就连“水量”也大增,现有的抽水机,已经喂不饱这个“胎儿”。

    手中的零食吃光,司马令姬又拿起新的零食吃起来,此时心中的念头,就只有一个:好饿。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