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四章 力量

    蒸汽抽水机,神奇的机器,靠着“烧水”就能具备强大的力量,但李渊一直搞不懂这玩意是如何通过烧水,把湖水抽到高处去的。

    用这种机器抽水,提升高度大概在两、三丈左右,如果抽水的高度有更高的诉求,就需要逐级抽水。

    沿着湖畔山坡,修建宛若台阶的蓄水池,每一级蓄水池,都有抽水机抽水,把水抽到更高一级的水池。

    到了最上面一级的大水池,湖水就经由高架水槽,流到冶炼区去,推动一个个水轮。

    李渊第一次看见这一台台轰鸣着的抽水机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制铁所的吏员向他介绍过蒸汽抽水机的运行原理,他根本无法理解。

    大概来说,这就和用水壶烧水差不多,沸腾的水,会变成蒸汽,从壶口冲出去,若在壶口放一个纸风车,那么这个纸风车就会被蒸汽推动。

    蒸汽抽水机的原理与之类似,只是水壶变成了“锅炉”,纸风车变成了“活塞”和什么“叶轮”,以蒸汽为动力的蒸汽抽水机会不停“往复式”动作,然后就可以“抽水”。

    截止“抽水”以前的原理,即蒸汽推动叶轮,李渊因为日常生活中接触过热水壶,所以好歹能理解,但抽水机的“抽水原理”,他怎么都听不懂。

    工匠讲的“冷凝”、“真空”、“气缸”、“活塞”是什么意思,以李渊的学识真没办法理解。

    当然,这种技术问题,身为官员的李渊没必要弄清楚,只需要知道用这种机器能抽水就行了,但他心中有个疑问,不弄清楚不甘心。

    既然锅炉烧出来的蒸汽能够推动叶轮转动,那为什么不直接推动水排的转轮,或者推动水力锻锤的水轮呢

    这样做不是更直接么何必多出“抽水”、“输水”的环节

    面对李渊的疑问,吏员的回答也很直接,那就是“做不到”。

    蒸汽抽水机的核心装置是产生蒸汽的锅炉,名为“蒸汽锅炉”,蒸汽锅炉的连续运行时间有限,输送蒸汽的管路也有极限,“超负荷运转”会导致锅炉爆炸、管路爆裂。

    而锅炉长期烧水,锅炉内壁会结上厚厚的水垢,如果不及时清理,也很容易导致锅炉爆炸。

    要想推动水排的转轮,或者推动锻锤的转轮,这需要提升“蒸汽压力”,这就意味着锅炉内部及各管路内的压力很大,而以目前的工艺水平,还做不出“耐压”的锅炉炉体。

    花了数年时间,都做不出来使用的“高压锅炉”,去推动水力锻锤的转轮,而推动水排转轮的锅炉勉强能做出来,却不能持久运行,这就很尴尬了。

    水排要给炼铁高炉不断鼓风,绝不能中途“罢工”。

    而即便偶尔做出勉强能用的锅炉,运行时说不定何时就会爆炸,十分危险,所以工匠们就只能做出蒸汽抽水机,还得需要同时配上几台,轮流休息,轮流运行。

    若操作不当,这种蒸汽抽水机一样会爆炸。

    李渊当初一听得这锅炉会爆炸,当场就有些尴尬,他若立刻掉头就走,就说明“李使君”怕死,胆小如鼠,可若不走,万一被炸死了怎么办

    他还年轻,不想死于非命,因为自己要是死了,夫人那么年轻,儿子又小,还有母亲该怎么办

    虽然李渊觉得自己不是懦夫,但即便要死也得死在战场上,结果却是死于锅炉爆炸,这算什么

    不过吏员接下来的讲解,让李渊心定很多,大冶制铁所投入使用的蒸汽抽水机,是经过无数次试运行而确定的安全型号,不会那么容易爆炸。

    而阶梯式蓄水池上,每个阶梯配备的抽水机都有足够的数量,可以在总体上不间断抽水的同时,让所有抽水机都能及时得到休息、检修。

    只要锅炉工严格按着“操作规程”来操作,那就绝对不会有问题。

    现在,李渊再次近距离观看抽水机抽水,不由得感慨机械之力的神奇。

    蒸汽抽水机,不仅用于提升湖水,去冲击水轮、提供动力,还用在矿山抽水,解决了矿道透水问题,极大提升了出矿量,真是好东西。

    缺点不是没有,那就是耗煤量极大,加上需要多台抽水机轮流运转,才能保证正常的抽水需求,故而导致蒸汽抽水机的使用成本太高,局限大,无法推广。

    李渊当初还想着,用抽水机来抽水灌溉农田,或者发大水时抽水排涝,但一看使用成本,惊出一身冷汗。

    即便蒸汽抽水机烧的燃料是柴禾不是煤,要想实现抽水灌溉农田,或者抽水排涝的效果,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豪强大户都未必承受得了,更别说小家小户。

    也只有在产煤的大冶,才有较为便利的燃煤来源,大冶制铁所凭借出售铁料、铁制品、铁矿石获得巨大利润,才能大规模使用这神奇的蒸汽抽水机而不至于入不敷支破产。

    换而言之,如今的蒸汽抽水机,就只能在煤产区或者便于获取煤的地方大规模使用,别的地方,用不起。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冶制铁所耗费重金“养”起来的蒸汽抽水机,还承担着一项重任,那就是向大冶城供水。

    被抽水机提升到半山坡蓄水池的湖水,经由高架水槽输送别处,除了用于推动水轮,还输送到大冶城,解决了居民的用水问题。

    这就是所谓“集**水”,而城内的各家热水铺,又为居民们提供了大量便宜、干净的饮用水,加上各种排污沟渠,有效的减少疫病爆发的几率。

    转回冶炼区,李渊看着几座新投入的“全新炼铁高炉”,问道:“今年的铁产量,大概能达到多少”

    吏员的回答很干脆:“回使君,如今是秋天,截止月初,大冶制铁所的铁产量,已经接近去年全年总产量。”

    “这么快”李渊有些诧异,“那么今年的总产量”

    “肯定稳破四百万斤!”

    。。。。。。

    “火焰山”旁大冶城内,邸店云集的街道上,商贾接踵摩肩,他们各自进入一家家商铺内,和掌柜讨价还价、结清货款,然后将一筐筐刚到店的铁器、铁料,搬上门外停着的马车。

    这些铁器、铁料,刚制成没多久,甚至余温尚存。

    大冶制铁所,炼铁能力惊人,每天都有铁制品和铁器出品,随后被蜂拥而至的商贾一扫而空,根本就不愁卖。

    铁制品,诸如曲辕犁、锄头、铲子、镐、镰刀、菜刀、柴刀,还有铁锅、铁铲,都是各地所急需,商贾们在大冶进货,转到外地出手,利润滚滚而来。

    除此之外,还有诸如剪刀、锥子、钳子、钩子甚至铁钉、铁针、鱼钩等铁制品,同样不愁销路。

    尤其铁钉、铁针,不要看售价便宜,但胜在薄利多销,行走乡间的货郎们,挑着货担贩卖各种小日用品,靠着铁针、铁钉、鱼钩的利润,就能养家糊口。

    按照传统工艺制作铁针,麻烦又费事,而大冶制铁所内的各家制针工坊,用新式工艺制针,一个十名工人的工坊,每日可以制针三万根以上。

    这是个惊人的产量,但数家工坊合起来的产量,依旧满足不了强烈的“市场需求”。

    小小的铁针、铁钉、鱼钩是这样,大件的曲辕犁等农具也是如此。

    有来自各地的商人大量购买曲辕犁、铲子、锄头、镰刀等农具,然后在农忙时租给当地农民,以此所获利润十分可观,而现在,各地都在开荒种地种桑麻,对于铁制农具的需求量很大。

    除了农具,还有一种铁制品也大受欢迎,那就是铁锅。

    铁锅是源自黄州的一种新式炊具,可以实现“炒”的烹饪方式,炒出来的菜风味独特,而用铁锅烹饪食物,明显比砂锅等炊具省柴禾。

    而随着大冶制铁所炼铁能力的提升、铁产量的暴涨,铁制品的价格连年下降,所以寻常百姓若是咬咬牙,还是能买得一个耐用的铁锅。

    正是因为如此,铁锅是大冶制铁所最畅销的产品之一,不过生产铁锅的作坊有许多家,并不是都冠以“大冶铁锅”的名号。

    大冶制铁所是官民合办,主要分为采矿、冶炼、锻造/铸造三个部分,冶炼部分的一些冶主/炉主是民间人士,而铸造/锻造部分的大部分作坊主都是民间人士。

    各家作坊,都有自己的字号,制作自己的“招牌产品”,以物美价廉的铁制品,吸引大量回头客,所以大冶制铁所出产的铁制品,近年来名声很好。

    加上官府解除铁禁,如同盐业那样,允许民间开矿冶炼,也不限制铁制品的贩卖,所以才有了大冶制铁所那年年大增的利润,以及多得让人不敢相信的铁课。

    巡察至此的李渊,见着门庭若市的邸店一条街,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看着一张张笑脸,心有感触。

    大冶,虽然烟熏火燎,灰尘多,但让每一个到达这里的人都感受到蓬勃朝气和活力,而那一座座轰鸣的蒸汽抽水机,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人不由得心情澎湃起来。

    大冶,就像一颗强劲跳动的心脏,让接近的人们感受到强劲的力量,这才让李渊念念不忘,所以才会有不来大冶走一圈就觉得不舒坦的念头。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