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三章 蚂蚁

    早晨,秋风吹拂,钟楼上的时钟走到七点三十分,随后钟声响起,回荡在大冶城上空,原本还算行人寥寥的街道,道路两侧的院落,开始有人走出来,走到大街上。

    这些人高矮胖瘦身材各不相同,但相同之处都是身着灰色衣裤,这些衣裤的形制相似,上衣都是对襟、窄袖、下摆及臀,裤子不是常见的大口裤,而是直筒裤。

    每个人的头上,都带着藤编的“安全帽”,脖子上都围着一条用来擦汗的针织巾,这是别处罕见的打扮,只有在大冶,只有大冶制铁所的矿工和冶炼工,才会身着“工作服”,每日里按时“上下班”。

    七点三十分,距离上班时间八点整还有半个小时,而工人们就要在这时间里告别家人,走上街头,沿着街道前往“单位”去“上班”,开始一天的工作。

    此时,街道上汇集的工人越来越多,宛若无数的蚂蚁汇集起来,沿着街道,浩浩荡荡向前方行进。

    站在街口维持“上班秩序”的吏员和士兵,在汹涌的人潮之中,显得渺小许多。

    人潮之中,有人相互打招呼,有人吃着手上拿着的炊饼,而更多的人,经过街边小摊时,掏出一两枚铜钱,向早餐(朝食)摊贩购买热腾腾的早餐。

    在工人上班的必经之路上,街道两旁一字排开一个个早餐铺,小贩们在蒸笼边忙碌着,而热气腾腾的蒸笼里,码着各式各样的面点。

    有炊饼,有包子,还有各类小糕点,价格便宜量又足,许多上班的工人懒得在家生火,选择上班时顺便买了,边走边吃.

    而许多家属也选择出来买早餐,因为这可比自己生火要省钱,甚至连熟水,都从城内遍布的熟水铺购买,比自己烧水划算。

    上班的人潮,让早餐铺人满为患,这些小摊贩实际上很多都是工人家属,卖早点时见着老熟人、老主顾,不断的打招呼,摊位前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汹涌的人潮继续前进,有些拥挤却拥堵,因为工人们都是靠左行走,街道的右边,则是对向来的人和马车。

    靠左行走,这是大冶城的规矩,因为每逢上下班时间,街道上都是人满为患,不如此规定,很容易乱成一团。

    之所以是要靠左而不是靠右,那是因为人大都是从马匹的左侧上马、下马,若是靠右行驶,上下马的人,很容易被道路中间经过的马匹、马车碰到。

    铃铛声起,街道中间的铁轨上,一列有轨马车缓缓前进,因为工人们都规规矩矩的靠右行走,所以轨道上并没有人在挡路,驾车的车夫不需要大声吆喝“让路”,只需摇响铃铛提醒大家注意马车来了即可。

    马车缓缓前进,渐渐远离步行上班的工人,轨道前方,是一座门楼,门楼除了主门洞之外,左右还各有两个小门洞。

    主门洞的上方,挂着一个巨大的牌匾,白底、黑字,上书:大冶制铁所。

    门楼之后,是一片奇异景象:巨大的矿山,笼罩在黑烟之中,山上坑道纵横,无数矿车沿着铁轨移动,各坑道里时不时有爆炸声传来。

    而山脚下,无数高炉顶上冒着黑烟,其间有火光闪烁,周边各种建筑此起彼伏,不时传来叮叮当当的敲打声,道路上空又有许多石制高架水渠横贯。

    整个大冶矿山,如同一座燃烧的香炉,或者一座巨大的火焰山,火光昼夜不熄,不停散发着浓烟,白日浓烟缭绕,夜里火光大作。

    而围绕大冶矿山,无数工人如同蚂蚁一般忙碌着,每日里“上班”、“下班”的人潮,远远看去就像一群灰色的蚂蚁在移动着。

    这是天下间最奇异的景象,刚下马车的鄂州刺史、唐国公李渊,看着眼前这景象,感慨着大冶制铁所的庞大规模,以及让天下为之震惊的铁产量。

    大冶制铁所,拥有新式高炉四十六座,去年铁产量超过三百万斤,居天下之冠。

    而大冶制铁所雇佣了冶炼工一万余人,矿工两万余人,整个大冶城,都变成了大冶制铁所的家属区,加上驻军、官吏及家属,还有寻常居民及商贾,大冶城内外的居民,超过五万户。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单单一个大冶城的户数,就超过了天下许多州郡,这让鄂州刺史李渊惊叹的同时,也觉得心惊肉跳。

    身着官服的李渊,换上藤编“安全帽”,在大冶制铁所吏员的陪同下,开始巡视这座巨型冶炼场。

    前日,李渊在夏口招待了陈国使节许善心一行人,然后处理完几件紧急公务,便乘坐有轨马车到大冶视察。

    虽然大冶制铁所实际上自成体系,不需要他这个名义上的父母官过问,但大冶城人口太多,李渊若不时常来这里看一下,连觉都睡不好。

    天下间,人数超过五万户的城池不是没有,但大冶和洛阳、邺城甚至长安比不得,这里聚集的不是寻常百姓,而是大量工人。

    这些工人能区分左右,会排队,已经养成了服从命令的习惯,具备了所谓的“组织性”和“纪律性”,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挑唆、大规模闹事,那就是不得了的大事。

    李渊知道,矿工和冶炼工,工作环境很艰苦,所以不满情绪很容易积累,一旦处置不当,就会被人利用。

    而上万精壮的汉子聚集在一座城内,又不缺铁器,一旦汇聚起来,就是破坏力极强的力量,仓促间,甚至连驻军都不一定能压制得住。

    所以李渊时不时来大冶视察,看看工人们有没有什么不满,看看官吏们是否压榨太过,甚至他时不时来大冶,就是给机会以工人,让对方有“拦路喊冤”的机会。

    然而种种迹象表明,是李渊过虑了。

    大冶制铁所,前身大冶监,如今已“改制”,变成官民合营,实际上官府主要负责监管,不太干涉具体经营。

    大冶制铁所的雇员、工人,从上到下都有“绩效工资”,有提成,有奖金,干活很累,但“多劳多得”,相关奖惩制度完善,全看出矿和出铁量来“分成”,此外,还有出煤(石炭)量。

    大冶制铁所,炼铁时用了特殊炼铁工艺,那是别处没有的工艺,就是大量使用煤(石炭)作为燃料,而且这些煤还是经过特殊处理的“焦煤”。

    所以大冶地区不但有银矿、铜矿、铁矿,还有许多煤矿,制铁所为了确保“增产增收”,提高工人的工作积极性,下属各“单位”,全都实行“绩效工资”。

    多劳多得,奖惩分明,而且工人们的基本待遇都到位,矿区、冶炼区提供充足的盐开水,以便让工人及时补充盐分,中午开饭时,“大饭堂”的饭菜分量足,舍得放盐,还有咸蛋片。

    工伤致残、致死有抚恤,绝不拖欠并足额发放,一项项措施,保证了雇员和工人们的福利和收入,足以让工人养活自己及一家人。

    待遇好,“按劳分配”,而工人及家属不需要缴纳租调、不需要服劳役、兵役,这一系列措施的实行,是大冶制铁所产量飙升的重要保证之一。

    对此,李渊经过多次实地巡察,确认无误,但他习惯了来大冶巡察,所以隔一段时间不来,就觉得坐立不安。

    此时此刻,他在大冶制铁所东南面大湖旁的山坡上,站在阶梯式蓄水池边,看着一道道石制高架水渠的“出发点”,看着一根根冒着浓烟的烟囱,看着眼前一台台奇特的机器轰鸣,感受着机械的力量。

    大冶制铁所的新式炼铁高炉,要用水排来鼓风,又要用水力锻锤,锻打铁器,这些设备要运转靠的不是人力和畜力。

    驱动水排、水力锻锤的动力,来自于被水推动而旋转的水轮,制铁所内那么多座高炉、水力锻锤,需要大量的水排鼓风,所以巨大的耗水量,使得原本的溪水、泉水不够用了。

    为此,工匠们搭建起高架水槽,从别处引水入冶炼区,而大冶东南有大湖,此湖东端濒临长江,与江水相通,所以是最好的水源。

    但问题是,如何把湖水提升到山坡上的蓄水池,然后经由高架水槽引到别处去呢?

    这问题很棘手,但最后还是解决了,那就是用一种很神奇的机器来抽水。

    这种机器不用人力、畜力驱动,所以消耗的不是粮草,却是煤,由此拥有强大的力量,让人难以置信。

    这种机器,名为“蒸汽抽水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