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七十二章 想法(续)

    建康城东,青溪一隅,孔范在自家后院观赏歌舞,虽然歌伎卖力的舞动着,但孔范的心思却不在这上面,他想着如今时局,不由得渐渐入神。

    数年前,在建康掀起兵变并试图弑君的两个逆贼陈伯固、陈方泰,如今招架不住官军的围剿,带着余部西逃,逃到周国境内去了。

    官家对此的态度是:弑君逆贼,罪大恶极,一定要把人抓回来。

    为此,官家要遣使入周国,到长安面见周国执政、丞相宇文明,要通过交涉的方式,让对方把这两个逆贼送回陈国,由陈国处置。

    这是很正常的表现,孔范觉得理所当然。

    弑君,即便是未遂,也是罪大恶极,如今陈国、周国交好,按理陈国的要求合情合理,并不过分,如果周国没有别的心思,就应该把人交出来。

    但问题在于,对方未必会交,所以想着立功的孔范,必须要等一个消息。

    他要和周国的豳王联系,看看对方的说法如何,才能对此采取下一步行动。

    如果豳王说此事没问题,那么出使陈国的重任,孔范自然义不容辞;若豳王说此事棘手,那这个事情孔范就不会沾边,免得羊肉吃不到,反倒弄得一身膻。

    如今朝廷对于是否遣使入长安还未有定论,大家的担心就是怕周国执政不愿意放人,那么己方遣使不仅徒劳无功,还会徒生变故。

    官家似乎对如今的现状很满意,所以谁要是打破现状,引得战事起,怕是要倒霉。

    孔范对如今的现状也很满意,所以他也不想打破现状,至于立功之事,当然要看“机缘”,先看看豳王那边怎么说再定,而他派往洛阳的密使,来回路上需要时间,所以自己在建康急也没有用。

    想到这里,他又琢磨起时局来,虽然如今风平浪静,一切好得很,但孔范明白,周国迟早会挥师南犯,到时候还有没有什么奇迹,可就很难说了。

    周国如今的形势,是幼年天子和成年权臣,执政的丞相宇文明,迟早要篡位,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即便宇文明自己犹豫,其心腹也会撺掇。

    否则等天子长大了,相互间的矛盾还是会激化,与其那时候决裂,还不如早一些“三禅三让”好一些,省得大家等得太久。

    那么,在那之前,宇文明必然会要做几件事情,获取巨大的声望,然后才好顺理成章的受禅登基称帝。

    所以,攻灭陈国,统一天下这种大功劳,就是受禅前最好的礼物,孔范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到,那就白混官场数十载。

    宇文明初执朝政,自然以求稳为主,那么待其稳定了政局,必然会对江南起心思,孔范不太清楚周国目前国内局势如何,但他猜测,不过数年内,周国必然起兵南下。

    届时,除非有奇迹出现,不然陈国就完蛋了。

    这一点,孔范相信很多大臣和武将都会想到,但没人会跟官家说,因为官家不喜欢听。

    孔范若说的话,官家也许会听,但他为什么要说呢?

    说了有何用?除非周国再发生内乱,否则陈国是打不过周国的。

    要想抵御外敌,就得加强军队,这就意味着几个老匹夫势大,孔范可不愿意。

    万一外敌没来,几个老匹夫起兵逼宫“清君侧”,逼官家杀他们几个奸佞以定人心,那该怎么办?

    对于孔范来说,比起外敌,自家武将的威胁更大,真到了周兵渡江的时候,建康城破又如何?他早就有后路了!

    周兵攻破建康,他尚且可以投靠周国的豳王,保得全家安然无恙,若是让几个老匹夫逼宫,他一家就全完了!

    周陈两国无论是相安无事,还是刀兵相见,他都稳如泰山,唯独要提防老匹夫们兵变搞“清君侧”,那才是最要命的。

    想着想着,孔范心定许多,注意力转移到歌舞上来,看着舞伎们的婀娜多姿,他不由得兴趣大增,哼起歌来。

    他和周国的豳王宇文温有勾结,但此事干系重大,对方可能不担心走漏风声,但他不行,一旦被官家知道,那就是杀身之祸。

    所以,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小心保守着这个秘密,即便是儿子都不知道。

    豳王如今坐镇洛阳,位高权重,所以孔范不担心陈国灭亡后,自己会倒霉,当然,对方届时可以选择过河拆桥,不过孔范不担心,因为他之前送去的重礼,想必豳王会很喜欢。

    宛若天仙的张丽华,貌美如花的宁远公主,这两位尤物必然让血气方刚的豳王宠爱有加,日夜索求之下,两人为豳王生下一儿半女也说不一定。

    权力和女人,是上位者的最爱,孔范知道这一点,所以认为自己在不产生任何威胁的情况下,宇文温不至于过河拆桥。

    一想到张丽华和宁远公主,孔范就有些感慨,那时若不是他岁数已大有些力不从心,又有求于宇文温,落入他手中的两位绝色,自己说什么都要好好享用一番才行。

    孔范把张丽华和宁远公主陈媗当做礼物送人,知道这两位必然会怀恨在心,不过他知道豳王已有佳偶,所以认为两人不过是豳王的玩物,鱼水之欢可以,言听计从就不可能了。

    正琢磨间,管家入内,在孔范耳边低语几句,他听了之后若有所思。

    管家来报,说据宫中来人密报,官家已经决定遣使入长安,向周国索要陈伯固、陈方泰二人。

    看来,官家对这两个人可真是恨之入骨啊。

    。。。。。。

    大江之上,数艘大船逆流而上,向西前进,陈国使臣许善心,站在甲板上,感受着迎面吹来的秋风,看着大江两岸的景色,以及护卫左右的周国水师战船,感慨万千。

    许善心奉命出使周国,这不是他第一次去长安,这十来年间,他多次乘船溯江而上,回程时也经过这段江面,所以对这两岸景色再熟悉不过。

    这里,本来是陈国的秀丽河山,如今,却被别国占据,距离收复遥遥无期。

    想到这里,许善心默然,此次他出使周国,并不是向对方要求归还陈国故土,而是面见周国的执政、丞相宇文明,请求对方把逃入周国的逆贼陈伯固、陈方泰交给陈国。

    陈伯固、陈方泰弑君未遂,潜逃入会稽郡地界,带着党羽数千人躲在山中,躲了数年,顶不住官军的围剿,不久前西逃入周国洪州总管府地界。

    官家对这两名逆贼恨之入骨,故而派他出使周国,索要陈伯固、陈方泰。

    这要求合情合理,按理说周国应该交出两人,但实际情况却很复杂,对方若是不给,陈国也没办法,许善心在想自己若届时空手而回,官家面前就不好交代了。

    他收起思绪,看向前方,前方江面左侧(南侧),江岸边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山丘,山脚下江边,停泊着大量船只,看样子是一处要津,故而聚集这么多的船只。

    这座山,许善心知道,就是江防要地西塞山,当年官军在此据守,布下重兵,却没能挡住顺流而下的周军。

    而现在,周国占据了江州,江州以西的西塞山,不再是前线,如今却聚集了这么多船只,许善心觉得有些奇怪,待得船只渐渐接近西塞山,他发现西塞山下的船只,似乎都是民船。

    陪同陈国使臣西进的周国江州刺史许绍,见着许善心关注西塞山码头,便开口解惑:“贵使,此为西塞山码头,从大冶而来的铁制品,就是在这里装船,经江州驶入彭蠡湖,售往沿岸各地。”

    “原来如此。”

    许善心点点头,和远亲许绍交谈起来。

    许善心祖籍高阳,而许绍,同样祖籍高阳,他们的祖宗同出高阳许氏,后来陆续南下,在江南开枝散叶。

    将近三百年时光流逝,高阳许氏,已经在江南有了许多分支,许善心祖上这支,是在永嘉之乱时就定居建康,之后世代在南朝为官。

    许绍祖上,是在萧梁时定居安陆,所以如今又称安陆许氏。

    作为江州刺史的许绍,依礼亲自到两国边界迎接陈国使节许善心一行,然后陪同许善心前往上游黄州地界,而现在,过了西塞山,就是黄州总管府的官员,来迎接许善心一行。

    许善心如今将近三十六岁,而许绍如今二十八岁,两人年纪差距不算大,一见如故,故而一路过来,交谈甚多,许善心不太好跟其他周国官吏问的事情,却愿意向许绍开口。

    当然,这不涉及军国机密,而若真的涉及,许善心不会问,许绍自然不会说。

    西塞山码头,如今已是民港,所以没什么好掩盖的,许善心正听着许绍解说,忽然发现前方情况不对,不由得开口问道:“许使君,前方怎么浓烟大作?”

    许绍闻言看去,视线越过西塞山,确见远方山中浓烟大作,看其架势,似乎是一场大规模山火,他却不以为意,答道:

    “贵使莫要见怪,这不是山火。”

    许善心闻言觉得有些奇怪:“不是山火?那是?”

    许绍微微一笑,答道:“那是大冶监。。。不,大冶制铁所高炉冒出来的浓烟,昼夜不息,白日里那一股股浓烟十分醒目,以至于西塞山处都可望见,到了夜里那边火光闪烁,同样在此可以看见。”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