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七章 收支

    宇文温被一本弄得心情突变,历史的重任瞬间上肩,使得他几乎要变身,变成“航海王”,开启大航海时代,思维极度发散之际,神情有些恍惚,有人进来了都不知道。

    看着面前的一碗冰糖银耳汤,看着面前笑盈盈的尉迟炽繁,宇文温回过神来,随后看见尉迟炽繁身后的尉迟明月。

    尉迟明月见着他看着自己,眼眶忽然一红,随后别过头去,看样子是在怄气。

    从来都是对夫君/姊夫浓情蜜意的尉迟四娘,如今却性情大变,这下场面就有些尴尬,宇文温见着尉迟炽繁那有些哀求的目光,干咳一声,伸手去拉尉迟明月。

    手是抓住了,人却拉不动。

    宇文温无奈,只能放低姿态:“呃,好吧,是为夫错怪四娘,让四娘受委屈了。”

    听得宇文温这么说,尉迟明月忽然用手捂着嘴哭起来,哭得稀里哗啦,尉迟炽繁见宇文温把妹妹楼在怀里安慰,终于松了口气。

    之前,尉迟炽繁让妹妹帮对账,帮自己把住后院大权,而妹妹确实很认真的在做这件事,忙里忙外忙了许久,终于有了成果。

    但结果和产业掌柜们报上来的帐一对,发现有明显出入:少了将近二十万贯。

    这是不得了的数字,后果也很严重,要么意味着掌柜们贪了王府的钱财,要么意味着尉迟明月能力有限,连账都算不好。

    宇文温看了账本,当即就把主管对账事宜的尉迟明月和“副手”萧九娘叫去开会,会上就要求两人再核对一次。

    尉迟明月坚定的认为自己没有算错账,不让萧九娘帮忙,自己监督账房们重新核算,又忙了一段时间,得出的结果和第一次相同。

    面对这样的结果,宇文温要求尉迟明月再对一次,尉迟明月梗着脖子不服,不仅如此,还怀疑是姊夫把那等价二十万贯的收入私下挪用了。

    挪去哪里了肯定是偷偷购置别院,养狐狸精去了!!

    尉迟明月如是想,为姊姊觉得委屈,为自己觉得委屈,于是和宇文温争论起来,还向“苦主”、姊姊尉迟炽繁告状,闻讯赶来的尉迟炽繁一听,就知道祸事了。

    王府的收支,一直有明、暗两本账,而王府的收支,实际上有一部分是不会在明面上的账簿出现,尉迟炽繁一直知道这一点,只是不吭声。

    因为宇文温一直暗中养私兵,这私兵却不是虎林军,而是一支神秘的队伍。

    与此同时,还有神秘的作坊,似乎在鼓搞什么东西。

    尉迟炽繁知道利害关系,不敢过问,也不打算过问,一直装作不知道,对账时,也巧妙避开了这一点,所以每年对账都能风平浪静。

    历年都协助对账的萧九娘和杨丽华也隐约察觉到这一点,识相的装聋作哑。

    然而今年尉迟炽繁让妹妹来担当重任,却因为常年习以为常,疏忽了这点,没有对妹妹交代,而尉迟明月接了重任,事事过问,萧九娘想遮掩也遮掩不了,又不好说。

    杨丽华因为分管其他事务,而女儿女婿到府做客,于是今年没有协助对账,自然也不会想到提醒尉迟明月。

    所以,暗账露出马脚,被尉迟明月察觉,揪住不放,死死咬住这去向不明的“二十万贯”,尉迟炽繁这段时间心思放在别处,也没关注。

    “做贼心虚”的宇文温,几次暗示都没得效果,他不知道尉迟炽繁早就察觉不对,故而没有让做姊姊的去提示一下妹妹,只是一个劲表示尉迟明月算错账,希望对方“机灵”些。

    这样的“污蔑”,让尉迟明月觉得深受委屈,她不服,更不会想到宇文温背后的用意,于是乎闹起了别扭。

    尉迟炽繁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已经木已成舟,所以只能从中撮合,如今见着妹妹被夫君哄得破涕为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如花似玉的姊妹二人,“唾手可得”,不过宇文温现在可没有这心思,喝完银耳汤,和姊妹俩说了一会儿话,便表示自己还要想事情。

    佳人离去,宇文温压下那股邪火,继续盘算。

    豢养私兵,在这个时代是很正常的事情,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强宗著姓,不养部曲私兵都不好意思出门见人。

    这是庄园经济为主的时代,所以有部曲私兵存在的经济基础,而门阀政治大行其道,有部曲私兵存在的政治基础,宇文温自己若不养部曲私兵,那就是自寻死路。

    因为若如此,别人很容易就能对付他。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早晨,靠着数百私兵的一个突袭,对方就能血洗豳王府,最后作为胜利者,分享他的女人,搜刮他的财物。

    所以,私兵是要有的,但关键是要怎么用。

    部曲私兵的“常规”用法,就是跟着郎主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或者居家时看家护院,出行时担任保镖,宇文温不缺这样的队伍。

    征战沙场有虎林军,看家护院有王府侍卫,日常出行,有王府卫队,而且侍卫和卫队是有正经编制的,朝廷发俸禄,不需要宇文温花钱粮。

    但宇文温有特殊要求,这种要求需要有一支“特殊部队”,某种时候要派上用场。

    这样的特殊部队见不得光,用的装备也很特殊,养起来费钱,开支不小,需要走黑账以掩人耳目,虽然正常情况下不会有人来查他的账,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为此,宇文温连王妃都瞒着,就是要尽可能减少特殊队伍暴露的概率。

    黑账的事,被他遮掩过去了,但开支的问题,依旧是个大问题,宇文温赚得多,花得也多,过了两年时间,他才把先前打仗时的亏空补上。

    那些什么“决战兵器”用起来爽,但都是用钱堆起来的,用起来就是在烧钱,事后造成巨大的金钱损失,得想办法弥补。

    而宇文温的权力道路还没走到头,当然不能懈怠,如今随着开支大幅增加,他要想尽一切办法赚钱,不说养特殊部队,光是养虎林军的费用,就是一个巨大的开支。

    宇文温如今已不缺马,虎林军已经大规模换马,正在慢慢转型为骑马机动、下马作战的“骑马步兵,战马、驮马、挽马多了许多,这开支可是蹭蹭蹭往上涨,让宇文温都觉得有些吃力。

    所以钱不够用,还得想办法赚。

    贩毒最赚钱,但不能做;高利贷也赚钱,同样不能做,所以只能做买卖。

    卖玻璃镜,营业总额太低,一般的买卖,盈利比不上暴利的海贸,所以问题又转到海贸上来,宇文温为了赚钱,当然要靠海贸。

    大航海时代那大名鼎鼎的“三角贸易”,让许多欧洲海商暴富,宇文温觉得如果能“借鉴一下”,对于刺激海贸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

    所谓“三角贸易”,就是欧洲奴隶贩子从本国驾船出发,船上装载盐、布匹、朗姆酒等,在非洲换成奴隶,沿着所谓的“中央航路“横跨大西洋。

    在美洲换成糖、烟草和稻米等种植园产品以及金银和工业原料返航回欧洲,整条航线在欧洲西部、非洲西部、美洲西印度群岛之间,航线大致构成三角形状,由于被贩运的是黑色人种,故又称“黑三角贸易”。

    这样的航线,在东亚、东南亚海域不能照搬,因为条件不同。

    不过宇文温绞尽脑汁,用了将近两年多的时间,经过多方调查和收集资料,好歹想出了一个替代方案。

    中原的手工业制品,丝绸、瓷器,享誉世界上千年,这个没问题;朗姆酒,就是甘蔗酒,这个可以有;非洲奴隶没有,但岛夷土人可以有;

    美洲种植园没有,但交州种植园可以有,一样有蔗糖和稻米。

    美洲金银没有,倭国白银、吕宋金银多少都是有一些,更别说南洋海域还有出产香药的群岛,这玩意的利润可比价黄金。

    宇文温觉得,东亚、东南亚的情况有别于欧洲、非洲以及美洲,但黄金级的三角贸易没有,山寨版、黄铜级的三角贸易总是可以有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