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五章 猎场

    凌晨,鸡笼寨,火光冲天、浓烟大作,围攻鸡笼的土人,已经点燃营栅和一些箭楼,驻守营寨寨的市舶司官员,指挥士兵奋力反击,却收效甚微。

    这座年初才建立的营寨,如今在土人猛烈的进攻下摇摇欲坠。

    驻守营寨的士兵,原本有八百人,但因为水土不服,陆续有人病倒,数量还不少。

    患病的人都被转移到琉球,所以如今驻守营寨的将士只有三百人,加上市舶司的吏员,以及一些工匠、平民,人数勉强过五百。

    与此相对的是,围攻鸡笼寨的土人势大,看上去人数至少过千,虽然对方着甲率低,但胜在人多,鸡笼寨内的弓箭手,被土人弓箭手压制,无法阻止对方接近营栅。

    土人容貌与中原相异,身材大多矮小,以羽毛为饰,身着土布、兽皮,头戴藤编斗笠,手持藤牌及各式各样武器,虽有铁刀,但刀身较薄,想来是缺铁的缘故。

    所用弓箭夹杂大量骨箭头,但箭头上沾有毒液,见血封喉,加上人多,鸡笼寨守军招架不住。

    对于土人们来说,这里,就是他们的猎场,即将狩猎到大量人头,神灵对此会很高兴的。

    鸡笼寨,是市舶司在夷洲设立的贸易据点,驻鸡笼寨的吏员,本着和气生财的宗旨,和当地土人部落接触,试图和对方做买卖。

    因为语言不通,所以市舶司吏员和海商特意带了“通事”,那是琉球岛上的土人,和这里的土人有过接触。

    然而作为外来者,市舶司占据了河流入海口附近地区立寨,引得当地土人部落十分警惕,敌意不小,接触事宜进展缓慢。

    更别说这些土人部落喜欢猎头,把敌人的头颅砍下挂在树上用箭射,以此祭拜神灵,所以对外来者很不友好,稍有不慎,很容易被对方割头。

    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尝试了数月之后,双方终于得以进行接触和初步沟通。

    市舶司的海商为土人们带来了漂亮的丝绸、精致的瓷器、精美的玻璃器皿,还有物美价廉的布匹,而对方拿出来的是各种皮货以及金银。

    金银当然是好东西,皮货却不怎么样,这买卖总体而言有些亏,但对于海商来说,亏本事小,结下交情才是最重要的,故而随船带来的货物,很快便交易出去。

    万事开头难,走出了第一步,接下来的路会越走越好走,海商们如是想,但事情不是如他们想象的那样。

    夏天时,几个部落相继爆发疫病,市舶司的吏员以及海商们想到了之前百试百灵的办法,那就是派医生去给土人们看病,借着这个机会,博取对方更多的好感。

    然而祸事随后就来了。

    土人们认为忽然爆发的疫病,都是外来者带来的灾难,迁怒那些医生并将其杀害,随后开始零星袭击鸡笼寨。

    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于是鸡笼寨方面试图挽回局面,但派出去沟通的吏员连同担任通事的土人都遇害了,头被割下,如今就被土人用长矛挑着,在火光中若隐若现。

    呼喊声起,土人们撞破木栅,挥舞着各种武器,从破口处冲入鸡笼寨,要将带来灾难的外来者杀个精光,然后割下人头祭拜神灵,以便请神灵降下神力将疫病消除。

    然而神灵降下的却是天雷。

    鸡笼寨守军接连投掷出轰天雷,炸得土人昏头转向,攻势瞬间崩溃,土人们争相逃命之际自相践踏,伤亡无数。

    而事先在外迂回的奇兵,将围攻鸡笼寨的土人后路截断,一阵箭羽过后,土人们彻底崩溃了。

    当猎人变成猎物,面对具有“神力”的敌人,土人们吓得纷纷跪地求饶。

    领兵包抄的熊吉,看着这些不住磕头的土人,没有任何怜悯之色:“想投降?呵呵,杀掉二百七十人再说!”

    一名部下有些心痛:“提督,两百多个人,能卖不少钱呢!”

    “卖钱?他们杀了我们二十七个人,一比十偿命,杀够二百七十人,其他的才有资格做生口!”

    熊吉做了个手势,随后惨叫声起,寒光之中,鲜血四溅,被围土人很快被杀了三百余人,剩下的吓得颤抖,不敢反抗,被士兵们逐一捆起来。

    部分士兵留下来打扫战场,另一部分士兵则分成几股,以几个俘虏为向导,向对方的村寨前进。

    出来打猎的男人们完蛋了,留在村寨里的老弱妇孺,就是胜利者的战利品,土人的女子,再丑再难看也是女人不是?

    市舶司的宗旨是和气生财,但另一个宗旨是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土人们给脸不要脸的后果,就是全家倒霉。

    市舶司有贸易船队,也有杀人的军队,对于无法沟通并且碍事的土人部落,没有必要为了开展贸易而一味的“以德服人”。

    市舶司的提督们,就是要用兵威,教教不讲道理的岛夷们该怎么做人。

    鸡笼寨守军确实只有三百人,但这不代表市舶司任由鸡笼据点自生自灭,得知土人部落对鸡笼寨敌意大增,市舶司后自然要立刻增兵以策万全。

    提督熊吉,奉命带着三千虎狼蛮兵从琅琊港乘船出发,走新开辟的航线,在长江口附近海域直接浮海南下,抵达夷洲鸡笼,然后开始行动。

    随着豳王平定河南的大别山蛮兵,在战争结束后一部分人返回大山,一部分人被亳州总管府编入民户,成了良民。

    而一部分人依旧追随豳王,听从豳王的号令,毫不犹豫扑向敌人,为市舶司扫清一切障碍。

    出身江州大族的熊吉,当年随着豳王南征岭表,如今成了市舶司提督,为家族和市舶司的利益,磨刀霍霍向岛夷。

    旭日东升,阳光照耀大地,熊吉回首看向北面鸡笼寨,看见旗杆上的黑底白蔷薇旗帜迎风招展,如同一只手在向南面大山挥舞,对生活在大山中的土人部落,致以亲切的问候。

    熊吉收刀入鞘,向鸡笼寨走去,此次出征前,豳王说了,既然夷洲岛夷敌意大,正经买卖不好做,那么市舶司原先的“规划”要变动,那就是在夷洲开始捕奴(抓生口)。

    岭表地区,捕捉生口出售的营生流行了数百年,诸如泷州陈氏、高凉冼氏,其族中就有许多人从事这一门“很有前途”的买卖。

    熊吉觉得,这夷洲的气候和岭表一带有些相似,同样山高林密,同样瘴气弥漫,那么在岭表安然无恙的俚僚兵,在这夷洲,应该不会水土不服。

    孤悬海外的夷洲,朝廷懒得正眼看一下,在朝堂诸公看来,不过是不毛之地,上面的岛夷,没有任何打交道的意义,所以让市舶司自己看着办。

    而市舶司已经特许,让岭表那些当年协助官府平叛的酋帅们,将夷洲当做捕猎奴隶(生口)的新猎场,乘坐市舶司的大海船,到夷洲发财。

    这破地方没什么值钱的山珍海味,土人,就是最好的特产,这里的土人和琉球土人不同,大多不会航海,所以唯一的价值就是当奴隶。

    而腾出来的土人村寨、田地,就由胜利者们接手,他们的子弟族人,会在新天地有自己的村寨,开枝散叶。

    熊吉作为提督,现在开始就要协助鸡笼寨扫荡附近山头,建立“前进据点”,为纷至沓来的捕奴队在夷洲开展奴隶(生口)贸易做准备。

    想想,一艘艘大海船,满载着大量奴隶从鸡笼出发,抵达目的地之后,那要能赚多少钱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