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三章 蕞尔小邦(续)

    屋檐下,水流成珠帘,周国市舶司提督王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有些后怕,他刚乘船抵达耽罗,暴风雨就来了,若是半路耽搁些许,恐怕此时他和同行人员就已经葬身鱼腹。

    房内,周国耽罗租界领事严桦正在交代吏员一些事情,见着王頍转回来,严桦赶紧将手中资料奉上:“提督,这是刚汇总的情报,请过目。”

    提督,即提调监督之意,为市舶司的武职官,前所未有的一个官职,市舶司对外开展贸易时,提督掌军事,调拨兵马、水师战船,实际上和司马类似。

    提督的主要职责,主要是保护贸易据点和商队、船队,在国内负责剿匪,保证市舶司商队的安全,在外洋,负责清剿海寇。

    必要时,也负责指挥作战,教训一下蕞尔小邦。

    虽然这是个有些奇怪的武职,但对于王頍来说,倒也不错,他知道豳王对市舶司的规划非同小可,所以受此重任,干劲十足。

    虽然指挥水师不是他的长项,但打仗的道理都差不多,故而“王提督”决心在海东(东海)有一番作为。

    此时,严桦交上来的资料,上面是关于百济国内的情报,数百年来,中原历代朝廷对于海东各国的情况不是很了解,也不屑于了解,因为大家都认为,百济、新罗等国,不过蕞尔小邦。

    但豳王不这么认为,所以市舶司在海东开展海贸的同时,还肩负着收集海东各国国情的任务,譬如绘制舆图、调查风土人情等,以便为朝廷将来进行决策时给出可靠的参考。

    所谓参考,要搞清楚各国大概的官制、行政区划,以及各国国内的政治态势,如此,朝廷和对方打交道时,才不会两眼一抹黑。

    以百济为例,王頍翻阅了许多古籍,大概知道晋时,百济就遣使入中原,后来陆续和元魏以及南朝有过联系,但百济国内的情况,中原不甚明了。

    只能通过使者的自述,大概了解一些百济国内的风土人情。

    到了现在,周国国内大概知道百济的王族姓氏为“扶余”或“夫余”,其国内有几个豪族大姓,且百济和倭国关系颇为密切。

    而为了对付北方强敌高句丽,百济曾经和东面毗邻的新罗联盟,但大概在中原陈国初建时期,新罗和百济决裂。

    这都是前几年入中原的百济使者所说,有司记录在案,所以后人可以查到,但周国从没想过主动打听百济的国内情况如何,因为没必要。

    对于许多人来说,百济不过是汉四郡故地上的蕞尔小邦,其国内所谓君臣,不过茹毛饮血的土人,哪里值得天朝上国关注?

    但现在不同了,市舶司要和这些蕞尔小邦做买卖,正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打仗是这个道理,做买卖同样是这个道理。

    市舶司以耽罗为据点,开始收集百济、新罗、倭国的情报,现在,王頍通过资料,就对百济国内的情况有了大概了解。

    百济王族姓“扶余”,国内还有八大氏族:沙氏、燕氏、劦氏、解氏、真氏、国氏、木氏、苩氏,其主要城池,除了国都居拔(或者固麻)城,除此之外还有五方(五个别都)。

    位于中部(中方)的叫古沙城,东面(东方)的叫得安城,南面(南方)的叫久知下城,西面(西方)的叫刀先城,北面(北方)的叫熊津城。

    五方各有方领一人,似乎称为达率,有方佐为副官。

    方有十郡,郡有将三到四人,似乎称为德率,郡将的直属兵力在千人左右。

    国都内居民分为五部,曰:上部、前部、中部、下部、后部,每部首领统兵数百人。

    因为条件所限,市舶司收集来的百济情报目前仅限于此,但能有如此结果已经殊为不易,王頍对此很满意,因为如今市舶司是要和对方做买卖而不是用兵,所以来日方长。

    然而在豳王的规划中,市舶司不是单纯的一个管理、经营海贸的机构,王頍知道,日后的市舶司,还承担着更多的重任,那就是在海东(东海)展开外交和征伐。

    本来,这是朝廷的事情,不该由市舶司管,但问题在于,“思维正常”的京城官员们,没有谁会愿意常驻东海之上的耽罗岛,当什么“租界领事”,和蕞尔小邦的使者谈笑风生。

    如果有得选,绝大部分官员都不想远离中枢、远离京城,如果外放当官,也会希望去上州等膏腴之地就任,绝不会有人主动要求去穷乡僻壤当父母官。

    洪州总管府、潭州总管府各州郡,已经被许多官员视作凶险之地,更别说让他们到桂州总管府、广州总管府、交州总管府当官。

    广州、交州在汉时就归入中原朝廷治下,尚且被人认为是烟瘴之地,去了形同被流放,而耽罗岛,许多官员之前甚至都没听说过,又有谁愿意去?

    可想而知,若是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官员当了耽罗租界领事,只会认为自己被变相流放,又如何认真履行收集情报,勾连海东各国的重任?

    若不提前做准备,将来,又如何能够协助朝廷收复汉四郡?!

    豳王宇文温,为市舶司定下的远大目标之一,就是为将来朝廷收复汉四郡做准备,王頍和一众主要官员得知这一规划后,颇为期待。

    而朝廷要想收复汉四郡,就得先解决高句丽。

    市舶司经过一年多的刺探,搜集了一些高句丽国内的情报,王頍由此知道,高句丽已经不是蕞尔小邦,是块极其难啃的硬骨头,若将来真有辽东之役,他若能参与其中,肯定是建功立业的绝好机会。

    所以王頍等市舶司官员的干劲十足,其积极态度不是那些视外洋为不归之地的官员能够具备的,也只有市舶司的官员,才愿意冒险浮海,以耽罗为据点,往来百济、倭国、新罗之间。

    也就是说,市舶司的官员,实际上承担着朝廷对海东诸国的外交事务。

    百济和新罗,本来结盟一起对抗北面的高句丽,结果如今反目成仇,王頍觉得,若将来朝廷要对高句丽动兵,事前能让这两国冰释前嫌,一致对北,再好不过。

    若做不到也没关系,毕竟至少尽过力了。

    王頍对于市舶司的未来充满信心,谁能想到,本来只负责海贸事宜的市舶司,竟然会有如此野心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