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一章 他山之石(续)

    咯吱咯吱的声音中,三门峡地区的沙盘被吏员用小车推走,随之而来的,是另一个大型沙盘,此沙盘所模拟的情景,是岭表浈阳峡栈道的全景。

    浈阳峡栈道,历时三年有余,终于在今年春天完工,广州总管杨济随后遣使入长安,以“西阳沙盘术”制作沙盘,将浈阳峡栈道的全景,向朝堂诸公展示。

    当然,这沙盘是使者抵达长安后,按照带来的草图和大量资料所制造的,虽然只是一个“全景微缩沙盘”,但众人看了之后,无一不为这一宏伟的工程惊叹不已。

    而让他们更加惊叹的是,浈阳峡栈道是广州总管府自筹自建,而且是在朝廷平定岭表不久、次年又爆发战乱的情况下,由广州总管府独力完成的一项重大工程。

    广州总管杨济的出色能力,由此展现得淋漓尽致,而对方在筹建浈阳峡栈道时采取的“开中法”,也让包括丞相、杞王宇文明在内的人们十分感兴趣。

    所谓“开中法”,简单来说,就是许以盐利,让商人们运送官府指定的物资抵达指定地点,然后凭着当地官府发放的盐票、盐引,去盐场支盐。

    广州总管府下辖有海边盐场,采用“晒盐法”,使得海盐产量暴增,而巨大的盐利,使得广州总管府的“开中”吸引力极强。

    许多商贾筹措物资,运抵浈阳峡口建筑工地交接,然后换得盐票、盐引,南下番禹去支盐,顺便在番禹购入大量到岸的海外香药,以及岭表出产的白砂糖。

    他们原路返回之后,即使在洪州、潭州将海盐等货物出售,其获利依旧可以用“暴利”来形容。

    正是因为如此,广州总管府凭借“开中法”,独力完成了浈阳峡栈道的修建工程,根据总管杨济所述,此栈道一成,从南往北的货物运输能力,翻了几倍。

    与此同时,扩建了的大庾岭道,也让往来岭南的商队数量大增。

    那就意味着,今年会有更多的岭表特产及海外香药运抵中原,而市舶司广州市舶署的设立,也为朝廷带来了巨额税收(实物税)。

    与此同时,洪州总管府今年的税收,增长幅度不会低于三成。

    好消息不止这些,因为市舶司牵头组织的“北冰南售”项目顺利进行,使得交州和中原的联系得到加强。

    大量冰块的供应,使得交州驻军中的中原士兵,好歹能熬过炎炎夏日,军心稳了许多,而大量当地豪强,终于感受到中原朝廷给他们的切实好处了。

    看着浈阳峡栈道沙盘,又看着广州总管、洪州总管的奏章,宇文明十分高兴,因为这意味着朝廷对于岭表的控制力在加强。

    岭表交广,距离中原有千里之遥,还是人人闻之变色的烟瘴之地,原本朝廷平定岭表之后,就没奢望岭表各地能给朝廷带来太多正面收益。

    没想到现在,除了海外香药外,有大量白砂糖(蔗糖)出产,而岭表广州等地的海盐,成了洪州总管府、潭州总管府必不可缺的物资。

    连接中原和广州的水道——溱水,如今有了浈阳峡栈道,自南北上的运输能力加强,可以预见往来大庾岭的物资会明显增多。

    而靠着收取商税,以及商队带来的日用品,溱水沿岸诸如曲江等要地的驻军,就能养活自己,并且维持一定的规模。

    一旦岭表有事,广州总管府的军队就能平叛,不需要朝廷从中原千里迢迢调兵,极大减轻了朝廷的负担。

    宇文明琢磨着广州总管府试行的“开中法”,是否能在中原试行,来个“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而一旁的官员们,看着这浈阳峡栈道沙盘,暗暗下了决心:绝不能让丞相联想到自己。

    去岭表当官,干出一番政绩来?那是绝对不行的!

    从长安去番禹,据说单程要两个月,如果去广州当官,即便是当总管,也意味着从此远离权力中枢,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来,等到回来,台辅之位都和自己无关了。

    更别说在岭表烟瘴之地当官,和被流放有什么区别?

    所以,大家都做出了取舍:即便在广州当官容易发财,也绝不能去,更别说去交州了!

    交州总管慕容三藏,身为北人,在交州炙热之地待了数年,好不容易熬到头,得朝廷派遣的新任交州总管替换,今年在夏天到来之前,离开岭表返回中原。

    而广州总管杨济,已经连续两年上陈情表,自陈能力有限,又娶了冼氏女为妻,不合适久任广州总管一职,请求朝廷另派贤能赴任。

    对此,朝堂诸公意见出奇的一致:

    杨总管是最适合的人选,还是不要更换了,岭表百废待兴,正需要杨总管这种能臣主持大局,要是换了别人去,坏了岭表好不容易打开的大好局面,那可不妙。

    一众官员都识相的沉默,生怕让丞相“灵光一闪”,派自己去岭表接替杨济主持大局,而宇文恺看着浈阳峡栈道沙盘,有些激动。

    他天生对大型工程感兴趣,浈阳峡栈道的规模虽然不能说天下第一,但难度不小,光是修建坚固耐用并且能够确保单向通行马车的栈道,其建筑施工难度就不小。

    而宇文恺由此联想到蜀道,如果能按照浈阳峡栈道的建筑经验,来个“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将蜀道拓宽,那么蜀地输入关中的粮食,数量增加的同时,成本也会下降。

    长期来看,这对于缓解关中粮食紧张的局面是很有帮助的。

    而更让宇文恺关注的是另一项大型工程,那就是翻越大别山的光黄铁路,这是前所未有的交通工程,宇文恺却无法参与其中,因为他还没有掌握“西阳工程术”。

    现在,看着沙盘旁边堆积如山的“工程资料”,宇文恺只觉斗志满满。

    不知过了多久,浈阳峡栈道沙盘撤下,被推进来的却是一座岛屿的沙盘,又有几座建筑的木制模型,放在旁边。

    宇文恺仔细一看,原来这是市舶司所献沙盘和模型,这座岛屿,就是东海之上的耽罗岛,而模型,则是市舶司为耽罗国修建的新王宫,以及在岛上“租界”的建筑模型。

    新王宫为中原样式,不过虽然名为王宫,其规模实际上和中原普通州署的规模差不多。

    市舶司之所以做了这些沙盘和建筑模型,是为了向丞相汇报市舶司在耽罗岛的“业绩”,单纯的文字不如沙盘和模型来得直观。

    宇文恺看着这所谓的“耽罗王宫”,不由得面露鄙夷之色:什么耽罗国,其实力连中原的坞堡豪强都不如,不过是海外岛夷,区区蕞尔小邦!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