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六十章 他山之石

    “大长公主派出的信使,抵达洛阳后,登门拜访豳王妃,至于她们说了些什么,卑职不得而知,也无法探知。”

    “知道了,你且回去休息。”

    “是,卑职告退。”

    关门声起,书房内剩下杞王宇文明一人,回想着刚收到的消息,有些入神。

    方才谈话间所称“大长公主”,指的是千金公主(对外称太平公主)宇文氏,因为宇文氏为先帝姊姊、当今天子姑姑,所以称为“大长公主”。

    千金公主自从去年元日先帝遇害之后,大病一场,随后搬出皇宫,在长安城内公主府居住,渐渐淡出了朝野视线,许多人都已经慢慢忘了这个曾经炙手可热的公主,但宇文明可没有忘。

    去年元日,他的父亲宇文亮遇刺身负重伤,而天子随后也毒发身亡,毒杀天子的幕后主使是宇文明,而宇文明如此做,就是因为父亲遇刺,随后果断采取措施反击。

    这件事的真相,不可能泄露出去,但宇文明却一直在关注千金公主,提防对方搞小动作。

    千金公主是先帝亲姊,姊弟俩可以说是相依为命,所以千金公主可能会察觉到些许蛛丝马迹后,有复仇的念头。

    宇文明虽然不认为毫无权力的千金公主还能搞什么小动作,但他不会掉以轻心。

    对方没了天子作为倚仗,不过是个普通的公主,宇文明允许千金公主时不时入宫,陪伴天子和太后,而对方也很“老实”,看不出有何不良居心。

    但对方和豳王联系密切,让宇文明有所警觉。

    他不是不相信弟弟,而是不相信豳王妃尉迟氏。

    尉迟氏的娘家已经覆灭,但此人身为尉迟家的女子,宇文明不相信对方心里真就一点想法也没有,就怕弟媳撺掇弟弟做出什么事来。

    如果尉迟氏只是宇文温的妾,宇文明才懒得管那么多,但尉迟氏是王妃,是嫡妻,其子是豳王世子,这就让宇文明有些头痛。

    宇文亮在弥留之际,就曾经交代过宇文明,让其千万盯着弟弟,不要让弟弟做出糊涂事情,以至于让尉迟氏死灰复燃。

    宇文明知道利害关系,自然把父亲的交代记在心里,他不认为弟弟会糊涂到那种地步,但防不住枕边风成日里吹,所以,身为兄长,有必要多个心眼。

    本来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宇文温休妻另娶,一劳永逸,但宇文明知道这事情连父亲都做不到,更别说自己去推动,万一弟弟那驴脾气犯了,大家面上都不好看。

    故而宇文明只能自己多个心眼,提防尉迟氏和千金公主酝酿什么事情,也好早做防范。

    千金公主如今在朝廷里毫无根基,宇文明没必要怕这一个弱女子,但女人是不可理喻的,如果千金公主察觉到了什么,一心一意要为先帝报仇,那么对方会有什么疯狂举动,宇文明可说不准。

    去年元日,刺杀他父亲的那个歌伎,不就是一个弱女子?

    弱女子本身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要提防有人幕后算计,宇文明知道自己如今潜在的敌人不少,所以必要的戒备心得有。

    若不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宇文明真想让千金公主“染病身亡”,不过对方好好活着也也能彰显他的“问心无愧”,利大于弊。

    不过只要千金公主敢有什么不该有的动作,他还是有很多办法让这个女人“闭嘴”。

    收起思绪,宇文明看看座钟,眼见着时间差不多了,起身离开书房,转到议事厅。

    议事厅内聚集了很多官员,而厅的正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沙盘,其上起起伏伏,代表着三门峡一带的地形。

    众人见丞相进来,纷纷行礼,宇文明直接切入主题,问讨论的结果如何。

    将作大监宇文恺,有些失落的答道:“启禀丞相,下官等经过议论,觉得豳王所献方案确实可行,也确实最合适。”

    宇文明闻言点点头:“是么?那宇文将作说说?”

    “是,下官遵命。”

    宇文恺开始分析起豳王宇文温所献解决三门峡漕运问题的方案来。

    而本来,为了解决砥柱之险的问题,宇文恺是极力主张炸掉砥柱山的。

    但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辩论,宇文恺渐渐被豳王派来的人说服,放弃了炸山的方案,而开凿运河绕过砥柱之险的方案又不太理想,就在这时,豳王给出了新的方案。

    那就是在三门峡东西两端设大仓,然后修建一条长约二十里的“铁路”,连接东西两仓,以水陆交替的方式,绕过砥柱之险。

    实际上这个方案和开凿运河类似,只是用铁路取代了运河,宇文恺之前已经知道了山南鄂州有铁路,而连接黄州西阳和光州光城的铁路正在修筑,但他因为对铁路不是很熟悉,故而没有往这方面想。

    如今,豳王所献方案,准备好的相关资料汗牛充栋,宇文恺和同僚仔细研究了数日,最后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可行性很高、预期效果不错的解决方案。

    今日,丞相召集相关官员到相府议事,就是要把事情定下来,如今,连最擅长工程营造的宇文恺都放弃了自己的主张,认为豳王所献方案可行,别人自然就没有异议。

    宇文明听了宇文恺以沙盘为辅助进行的讲解,愈发觉得豳王的方案可行性很高,当场拍板,马上“定稿”,然后付诸实施。

    他之所以这么急,是因为形势有些紧迫,如果不早点解决三门峡砥柱之险影响漕运的问题,增强两京道的运输能力,到明年,可能会出大事。

    今年,关中降水不足,影响到了秋收,虽然不至于引发饥荒,但粮食歉收已成定局。

    宇文明派出许多官员到关中各地巡察,根据收集来的消息,以及按照往年情况判断,若今年冬天降雪量不足的话,明年关中极有可能大旱。

    若真如此,关中必然爆发大规模饥荒。

    届时文武百官及长安百姓若不想东出洛阳“就食”,就只能期盼两京道的运粮能力大增,让朝廷能把关中的粮食大量运入关中,解决因为大旱歉收而导致的粮食短缺问题。

    作为执政的丞相,如果出现天灾,很容易被人诟病,宇文明不想授人以柄,故而急着解决这个问题,也正是因为如此,宇文恺先前的主张,让宇文明颇为动心。

    只要轰天雷管够,炸掉砥柱山,就能让黄河漕运能力大幅增加,而所需时间很短,宇文明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一点,才倾向于采纳宇文恺的方案。

    但现在,不久前还说要亲自说服豳王的宇文恺,此时承认豳王的方案切实可行,对此,宇文明不由得好奇起来:“宇文将作,那西阳测绘术真的如此神奇?”

    “丞相,西阳测绘术,确实精妙,然则只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罢了!”

    说到学术,宇文恺就来了精神,他不能容忍别人质疑将作监的实力,西阳测绘术确实有意思,为工程建设提供了有趣的思路,但不代表就能取而代之。

    宇文恺出身武勋家族,父兄皆以弓马显名,他自己却是个异类,不善弓马却喜读书,又是读书人中的异类,擅长工艺,尤善建筑。

    宇文恺精心研究历朝历代营造法式,如今造诣不敢说天下第一,但跻身一流绝无问题。

    所以,他绝对不会承认,兴起于西阳的光学测绘术,能够取代千百年经验积累所得营造工艺!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