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九章 门路(续)

    豳王府,芳兰院内,萧九娘正在看信,信是她母亲张氏写的,在信中,张氏诉说了在长安的生活情况,以及子女们的近况,随后问起她如今的生活如何。

    今年年初,萧九娘的兄长、梁国国主萧琮,奉诏入朝,与两百余名文武官员抵达宗主国周国国都长安,从此滞留长安,没有回江陵。

    到了夏初,萧琮和文武官员接受了一个残酷而无奈的事实江陵为周国的江陵总管完全接管,梁国灭亡,尘埃落定。

    四十多年前,侯景之乱爆发,萧梁国势一蹶不振,而侯景之乱刚结束,萧梁宗室自己又内讧,兄弟阋墙,以至于江山分崩离析。

    定都江陵的梁元帝萧绎,和坐镇益州的弟弟萧纪水火不容,兄弟火并,萧绎请魏国西魏攻蜀,丢了蜀地。

    萧绎又攻灭坐镇巴湘的萧誉,坐镇襄阳的萧詧萧誉亲弟走投无路,向魏国西魏称藩,而萧詧为了复仇,带着魏军南下,最后攻陷江陵。

    城破之日,心如死灰的萧绎将十余万卷古今典籍付之一炬,是为一场文学浩劫,萧梁的文治武功,至此消亡殆尽。

    萧绎父子遇害,近九成的江陵居民,包括梁国官员及家人,被魏兵押往长安。

    时至凛冽寒冬,过半百姓冻死在前往长安的血泪之路上,而萧詧被魏国扶为梁帝,定都残破的江陵,实为傀儡。

    江陵陷落的消息传到建康,镇守建康的梁国重臣王僧辩、陈霸先,拥立萧绎之子萧方智为帝,而高氏的齐国趁火打劫,王僧辩迫于压力,改立宗室萧渊明为帝,却因此为陈霸先袭杀。

    陈霸先复立萧方智为帝没多久,取而代之建立陈国,至此,萧梁的江山,只剩下都江陵的萧詧梁国这一弹丸之地。

    从那以后,萧氏的梁国苟延残喘,传了三代帝王,如今终于走到尽头,宛若卧榻多年、饱受病痛折磨的老人,终于咽气。

    对于家人来说,老人走了,虽然大家心中悲痛却不由得松了口气,因为终于有了结果,否则再这样熬下去,大家都难受。

    对于萧九娘来说,梁国没了倒无所谓,她最关心的是母亲张氏以及兄弟们的境遇如何。

    她的兄长萧琮,如今得授上柱国,封爵莒国公,在长安做官,待遇不错。

    她的母亲张氏,自然不再是太后,而是莒国太夫人,同样在长安居住。

    萧九娘的叔伯、兄弟们,作为梁国宗室,此时同样定居长安,各有任用,或者赋闲在家,而萧九娘的弟弟萧瑀,因为年纪尚未到二十岁,故而得以“例外”,继续在黄州西阳求学。

    萧九娘为了母亲能在长安过得好些,主动承担了母亲日常生活的大半开支,其实她没必要这么做,因为朝廷给张氏的待遇还是不错的,但作为女儿,萧九娘希望能尽孝。

    她作为豳王的侧室,负责打理王府的部分产业,不仅有“工资”,甚至还有“分红”,以及宇文温给她的“打赏”,所以腰缠万贯的萧九娘财大气粗,每月都把自己的收入“匀”一些给母亲,补贴家用。

    不仅如此,还时不时送一些名贵药材或者山珍海味给母亲,其中既有白砂糖、精制海盐,也有昆布、咸鱼、海参等名贵海产。

    萧九娘因为出生于二月,按江南习俗被视为不详,故而自幼就在宫外生活,为舅舅张轲抚养长大,未得父母关爱,甚至空有公主身份,却如同平民女子一般生活,但她从未因此怨恨父母。

    父亲去世多年,如今只剩母亲一人,在长安居住,母女难得见面,只能靠书信联系,萧九娘便想以补贴家用的方式来尽孝。

    看完信,萧九娘感慨良久,随后提笔写回信。

    她如今一切安好,又为宇文温生下一个儿子,如今小家伙一岁有余,健康活泼,已经学会走路,开始咿呀学语。

    宇文温对她依旧如往日般好,子女们都健康,所以萧九娘没什么忧虑,只盼母亲在长安平平安安生活,亲人都平平安安。

    将信放入信封,刚转交给侍女,萧九娘便得前院来报,说大王刚回府,看了账簿之后好像有些不高兴,说过十五分钟就要“开会”,请她赶紧准备一下。

    开会,当然是字面意思,而且宇文温在会上要讲很严肃的事情,搞不好为了对账的事情要发火,萧九娘不敢怠慢,让侍女准备好一提篮资料,匆匆梳洗一番,便到后院书房去了。

    豳王府前院会客厅,王妃尉迟炽繁正在见客,她作为王妃,有堂堂正正在王府前院接待客人的权力,而来客是女宾,也是堂堂正正登门拜访,免得被人嚼舌。

    千金公主对外称太平公主的使者、波斯胡姬阿涅斯,从长安而来,为豳王妃尉迟炽繁带来了千金公主的亲笔信,以及对豳王夫妇的问候。

    阿涅斯因为面颊有伤疤的缘故,戴着面纱,虽然如此拜见王妃有些无礼,但尉迟炽繁不以为意,她和千金公主共过患难,故而对阿涅斯也十分熟悉,两人见面,有很多话要说。

    而尉迟炽繁最关心的事情,是千金公主近况如何,虽然她时常和对方通信,但若有第三者从旁说明情况,会比较客观一些。

    尉迟炽繁倒不是怕千金公主骗她,反倒是怕对方报喜不报忧,强颜欢笑、故作轻松,被人欺负却忍着不说。

    自从去年年初先帝崩,新君继位后,千金公主大病了一场,随后便搬出皇宫,在长安城中公主府邸居住,至此,淡出了大部分人的视线。

    先帝在时,千金公主作为长公主,为先帝敬重,故而颇受礼遇,成为许多人阿谀奉承的目标。

    而先帝崩,千金公主的地位一落千丈,虽然朝廷给予的待遇和礼遇也不错,但对于很多人来说,千金公主不再有“利用价值”,于是千金公主府邸门庭冷落成了必然。

    虽然千金公主时常入宫,陪伴年幼的天子以及年轻的太后,但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位曾经炙手可热的长公主,如今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外命妇罢了。

    如今的朝廷,是丞相说了算,而千金公主没有丝毫权力,加上已经搬离皇宫,不再是讨好天子的最佳门路,而当今天子年纪之小,甚至连话都说不利索。

    势利的人们,已经将千金公主淡忘,但有两个人例外,那就是豳王夫妇。

    先帝在时,大家都知道豳王不断给千金公主送礼,还是堂堂正正的送;先帝不在了,豳王依旧不断给千金公主送礼,丝毫没有半点势利的表现。

    千金公主和豳王夫妇的缘分非比寻常,知情人倒不会对此有太多质疑,而豳王事务繁忙,所以和千金公主的往来,都是豳王妃效劳。

    阿涅斯此来,是光明正大离开长安,正大光明登门,一切按礼制进行,行得正坐得直,就连一向古板的王府长史李纲都没什么意见。

    而阿涅斯不仅代表千金公主,与豳王妃礼节性往来,还带来了千金公主的问候,以及一个请求。

    也就是说,千金公主希望走豳王妃的门路,拜托豳王帮一个忙。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