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六章 中流砥柱(续)

    翌日,陕州弘农,城内官署,将作大监宇文恺和几名同僚继续就如何解决砥柱之险、疏通黄河漕运进行讨论,这个问题无论最后采取什么措施,都必须解决,因为丞相已经下了命令。

    关中物资输入关中,低下的运输能力是个大问题,必须尽快解决,不然随着时间推移,京城所需粮食越来越多,迟早有一天,原本富饶的关中地区其产出养不活愈发庞大的人口规模。

    这不是开玩笑,虽然关中富饶,但因为长安为都城,所以聚集长安城及周边地区的人口有数十万之多,仅凭关中之地的粮食要养活这么多人已经很勉强了。

    丰年尚可,一旦年景不好,关中爆发饥荒不是不可能。

    故而每年来自关东各地上缴的租粮,就是维持长安百姓生活的必需之物,而关东输入关中的粮食,其数量连年递增。

    前年,关东输入关中的粟麦大概是十八万斛,去年输入关中的粟麦有二十万斛,至于今年,种种迹象表明,关东输入关中的粟麦,将近二十三万斛。

    这样的数量,看上去不算太多,问题在于无论漕运、陆运,以两京道目前的运输能力想要完成日渐增多的输送量,已经是捉襟见肘。

    再过几年,随着天下太平、长安人口继续增加,恐怕每年输入关中的粟麦不低于四十万斛,如果不提前做准备,到时候很容易爆发饥荒。

    所以,丞相对于这个问题很重视,也正是因为如此,宇文恺提出炸掉砥柱山、疏浚三门峡漕运航道的方案,让丞相颇为动心。

    然而宇文恺这几日在现场再度勘察地形后,对于自己的方案能否圆满解决问题有些信心动摇,但摆在他面前的现实,就是无论怎么做,都不理想。

    漕运不好疏通,而陆运同样比较麻烦,因为两京道并不是平坦大道,对于满载货物的马车来说,官道上许多地方崎岖难行,极大阻碍了陆路的运输能力。

    连接长安和洛阳的官道,古来有之,战国时名为“崤函道”,汉时因为连接长安、洛阳两京,故而名为“两京道”。

    自从始皇帝统一天下、建都关中,到两汉之际,关东粮食、物资输送关中,受限于崤函道/两京道的艰险难行,黄河漕运就成了最合适的运输方式。

    但由于三门峡一带黄河水急,漕船逆流航行困难,特别是砥柱天险的阻碍,给黄河漕运带来难以克服的障碍,导致运输成本居高不下。

    从洛州孟津启程的漕船,逆流而上经过三门峡入关中、抵达长安,每运一斛粮食(一斛十斗),其成本就超过七斗。

    而陆路运输,每运两斛粮食,成本大概四斗,相对来说比较便宜,但问题是陆运的运输能力比不上漕运,两京道某些路段的通行能力较差,一旦货运量剧增,很容易遇到“瓶颈”。

    这样的瓶颈太多,以至于要解决这瓶颈所需投入的人力物力有些不划算,故而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漕运。

    历代朝廷都倾向于依靠黄河漕运,为保证漕运的正常运行,想了很多办法对黄河三门峡河道疏治。

    采取的主要措施,就是疏凿航道,或在岸边悬崖上开凿供纤夫行走的栈道,但实际上效果不理想。

    航道再怎么疏浚,砥柱山就在那里,黄河水流依旧湍急,逆水而上的漕船,十有七八都要倾覆,损失惨重。

    而在悬崖上开凿栈道,看上去不错,实际上纤夫们拉着沉重的漕船逆流而上十分吃力,栈道的损坏速度很快,纤夫经常失足坠落悬崖,尸骨无存。

    黄河漕运,拉纤是最凄凉的活计,不少纤夫意外身亡,以至于妻离子散。

    所以,砥柱之险,对于黄河漕运来说是顽疾,宇文恺不是没想过别的办法,譬如在三门峡地区开凿一条运河,绕过砥柱山,一了百了。

    然而经过实地勘察,宇文恺发现这样做的效果不好,因为三门峡一带陆上地势复杂,地质坚硬,要想开凿一条足够深的运河,耗费的人力物力惊人,而且收效也不一定如预期那样好。

    这条运河若是挖得浅了,黄河水大时运河水流同样湍急,当黄河水小时,运河又容易干涸。

    所以思来想去,宇文恺还是觉得把砥柱山炸掉是治标治本的最佳方案。

    但豳王宇文温的质疑,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道理的:砥柱山十分坚硬,不是土堆而是巨大的石块,如果从根基处被炸断,砥柱落入黄河后未必会被大水冲走,而是沦为一堵巨大的堰坝,硬生生把黄河水位抬高。

    那样的话,砥柱所处位置上游数十里,两岸许多地方都会被大水淹没,这种情况不一定是暂时的,很可能会长期存在。

    而砥柱倒塌入河后,就像一块巨大的暗礁,其附近水面极有可能依旧凶险万分,万一到时候真是这样,该怎么办?

    宇文恺无法做出保证,说被炸塌的砥柱山必然碎裂、被黄河水冲走,所以,他的方案现在看来已无法让丞相下决心采纳。

    但问题必须解决,宇文恺此时和同僚一起,看着根据“西阳测绘术”建起来的三门峡地区“沙盘”,陷入沉思。

    。。。。。。

    洛阳,总管府署,洛州总管、豳王宇文温正在一座沙盘前,和佐官们各自拿着厚厚一沓资料,讨论黄河漕运的问题。

    一年多的光阴,宇文温已经从生父去世的悲痛中缓过来,一如既往精力充沛,看着沙盘上三门峡地区的地形,对即将上报朝廷的方案进行再次核对。

    长安和洛阳之间的运输能力能否明显提升,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无论水运还是陆运,都必须想办法解决。

    水运(漕运),涉及到三门峡砥柱之险,这是陕州总管要头痛的事,实际上和洛州总管宇文温无关,但跟市舶使、河南道织造使宇文温有关。

    虽然还没到秋天,但河南道织造司今年的“业绩”大概可以估出来,织造司今年纺织出来的麻布,必然超过九十万匹,其中一部分要输入关中,充实国库。

    而市舶司组织船队在东海开展贸易,海商们好不容易运回来的大量海外特产,就等着再运到长安倾销、赚大钱,一旦运输成本居高不下,那怎么办?

    长安,是天下第一大都市,权贵云集,这些人及其家人,“消费观点”都是“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消费能力惊人,是豪商贩卖海外货物最重要的“倾销地”。

    所以宇文温极其希望大幅提升两京道的运输能力、降低运输成本,这就意味着长距离贩卖货物的利润明显增加,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长途贸易中来。

    而现在,辛辛苦苦搞海贸,赚来的利润却要被运输成本分去一大部分,宇文温心痛得不行,却无法彻底解决。

    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就那样,陆运靠马车,水运靠帆船,运输成本摆在那里,只能想办法这里省一点、这里抠一点,把运输成本尽量省下来。

    而两京道的瓶颈之处,就在于三门峡地区,宇文温知道自己若是能够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不敢说名垂青史,至少是一个了不起的政绩。

    这对于提升自己的声望,是很有好处的。

    所以他才质疑将作大监宇文恺的治理方案,但单纯质疑而不提出解决办法,会让别人认为他是会说不会做,坐着说话不腰痛。

    那么,宇文温要拿出自己的解决方案,还得切实可行,不会太过劳民伤财、维护成本不能太高。

    如此,才能彰显他“中流砥柱”的宗室藩屏本色。

    而现在,经过数月的研究、讨论、反复修改,宇文温的“技术团队”终于定下一个方案,那就是水陆转运、分段漕运。

    如果该方案一期工程能成功实施并顺利进行的话,就能实现年输送六十万斛粟麦入关中的运输能力,这会是一个了不起的政绩。

    更别说每年省下来的运费(粮食为主),能养许多战马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