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漫漫荆棘路 第五十三章 后事

    剧烈的疼痛,让宇文亮备受煎熬,身上火辣辣的疼,烧伤的脖子也疼,不说开口讲话,就是咽口水都会觉得喉咙扯着疼,而这只是开始。

    宇文亮身上的伤势开始恶化,御医所敷草药实际上作用不大,不是对方不用心,是因为烧伤严重,汤药已不可挽回。

    他开始发烧,意识渐渐模糊,几次高烧昏迷失去知觉,随后迷迷糊糊醒来。

    虽然时刻都有人在一旁伺候着,服侍他喝水、喝粥,出恭,还帮他擦汗、换药,御医也几乎寸步不离卧榻,但宇文亮知道,自己好不了了,时日无多。

    人终有一死,他到了知天命的年纪才死,已经赚到了。

    太祖去世时,四十九岁,而宇文亮的父亲宇文导,去世时四十三岁,他的兄长宇文广,去世时二十九岁,而他的三弟宇文翼,去世时更年轻。

    想到已故的亲人,宇文亮有些失神,很快就想到了身后事。

    他死了就死了,但后事一定要安排好,不然死不瞑目。

    宇文亮知道自己这一去,留下的是一座看上去完好但实际上四处漏风的房子,没错,大周皇朝,没有面上看去那么风光。

    持续十年的内战,消耗了国力的同时,也消耗了宇文氏的声望,而宇文宗室人丁凋零,天子暴毙,让宇文氏的声望进一步受损。

    对于各地世家门阀以及强宗著姓来说,宇文天子,没什么大不了的,御座谁来做,都无所谓,如果有机会,拥立新主收益还会大很多。

    而皇权,实际上在许多权贵眼里,威慑力已经大不如前。

    武帝平齐时,宇文氏的威望达到巅峰,而皇权的威慑力,可以让文武百官瑟瑟发抖,以至于继位的天元皇帝肆意妄为时,权贵们都不敢吭声。

    现在呢

    天子在邺城时,不过是个傀儡,到了长安,实际上还是傀儡,宇文亮知道自己也有责任,但这是无可奈何的现实。

    他不可能献祭自己和儿孙,让天子亲政、建立威信。

    如果,他还能活几年,便可以从长计议,慢慢巩固自己和儿子的威望,待得时机成熟,取而代之,届时,大周的天子不再被人当做傀儡,皇权的威慑力,自然就能恢复武帝时的水准。

    但这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宇文亮没几天好活,他知道自己一走,留下的只是烂摊子,儿子能不能收拾好,很难说。

    宇文明如今三十出头,虽然有了收复邺城的大功,但实际上根基尚浅,若是多几年时间培养班底,这不是问题,然而现在,硬着头皮也要上了。

    宇文亮知道,忠于他的那些文武官员,未必忠于宇文明,而当他阖然离世,那些权贵、世家门阀,必然会蠢蠢欲动。

    届时,宇文明能压得住局面么

    宇文亮从十七八岁开始就踏入仕途,待得大象二年变乱时,已经沉浮宦海将近二十年,有资历,有历练,带过兵,做过父母官,和权贵们打了多年交道。

    虽然政绩不是很突出,总体表现尚可,但有了这将近二十年的磨练,总归有些门生故吏,有些人脉。

    但即便如此,他依旧需要出让利益以拉拢各方势力,做不到随心所欲,时不时要妥协。

    以他的实力尚且需要妥协、以退为进,更别说即将承担重任的宇文明,要向那些权贵们出让多少利益,做出多少妥协,才能够镇住局面

    如今的长安朝廷,草创不过一年有余,宇文亮为了尽可能聚集力量和尉迟对抗,在重建朝廷时做出了许多让步,可以说长安朝廷就是一甑夹生饭。

    宇文亮的胃口好,这夹生饭吃下去还行,但儿子宇文明如今胃口还差火候,吃下去会不会拉肚子,是宇文亮最担心的问题。

    当年他的叔叔宇文护执政时,面对赵贵、独孤信等意图执政的权贵,根本就镇不住场子,多亏了元老于谨的鼎力支持,才初步站稳脚跟。

    宇文护执政时四十多岁,已经跟着父辈征战将近三十年,但想主持大局尚且需要靠人支持,而现在,宇文明三十出头,要如何独力主持大局

    天子崩,皇子还不满一岁,宇文明可以牢牢控制新君,但要如何镇住一群权贵,是很严峻的问题,宇文亮知道儿子一旦应对不当,就完了。

    本来,再有个几年,宇文亮就能让宇文明完全成长起来,到时候即便他去世,宇文明一样能牢牢控制朝野内外,但现在时间仓促,只能

    阵阵剧痛让宇文亮疼得直冒冷汗,过了好一会才缓过来。

    他觉得头昏脑胀很难受,思绪有些错乱,但事态紧急,若不能安排好身后事,宇文亮死不瞑目。

    他有两个儿子,次子宇文温虽然已出继给弟弟宇文翼为嗣子,但私下里,宇文亮可没把次子当外人。

    宇文温表现出色,真的很出色,宇文亮知道次子不但会经营,还会练兵、打仗,甚至各方面的表现,比长子宇文明还要出色。

    以军功而言,宇文温的威望比宇文明还要高,因为若不是宇文温接二连三的打胜仗,如今笑到最后的,恐怕是尉迟氏而不是宇文氏。

    十年来战场上号称不败的宇文温,要比宇文明更能震慑那帮注重军功的权贵,而且宇文温对付豪强有一套,杀得淮西豪强人头滚滚,威慑力自然是不低的。

    如果如果家业让二郎来

    想到这里,宇文亮有些失神,随后想到了孙子宇文理。

    如果有那一天,宇文明成了天子,百年之后,继位的宇文理必然会是一个好皇帝。

    宇文亮对嫡长孙宇文理的表现很满意,他不讳言自家总有一天取天子代之,那么,日后宇文理当皇帝,总比宇文维城当皇帝要好。

    因为宇文维城的身上,流着尉迟氏的血。

    若说到做皇帝,宇文亮觉得宇文温要比宇文明合适,但到了孙子辈,他无法容忍身上有尉迟氏血脉的孙子,成为大周天子。

    他,辛辛苦苦和尉迟斗,不是为了让尉迟的侄外孙当天子!

    不要说宇文亮不乐意,那些靠着和尉迟氏作战而立功、升迁的武勋,同样不乐意。

    宇文亮知道,即便自己让次子宇文温执政,那些武勋哪里会安心,必然会暗地里反抗,因为这些人会担心豳王妃尉迟氏算账,为娘家人报仇。

    甚至怕未来的天子宇文维城给母族招魂!

    更别说从去年到现在,尉迟顺下落不明,宇文亮怀疑次子把岳父藏起来了,万一宇文温日后当了皇帝,又让尉迟顺出现,成了外戚,那怎么办

    又出一个杨坚

    那怎么行!

    一想到尉迟姊妹极受宇文温宠爱,宇文亮就愈发担心尉迟氏死灰复燃,宇文维城可以做藩王世子,但绝不能做太子,甚至成为未来的天子。

    这种事情宇文亮绝不能容忍。

    绝不。

    更别说宇文明作为嫡长子,表现同样不错,宇文亮没道理废了长子,让出继的次子挑大梁,这样会导致兄弟阋墙,平白让外人渔翁得利。

    想到这里,宇文亮否决了冒出来的念头,但随后有了更明确的想法。

    忍着剧痛,闭着眼睛想了许久,他终于想清楚该怎么做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